|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七章向你道歉

第三十七章向你道歉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569

破敗的門躺在地板上,房間里只有男子沉重的喘息聲。

辛晴被綁在床頭,手腕早就被磨破了皮,她嘴裡咬著枕頭,不讓自己哭出聲。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讓自己到頂峰,贏擎蒼的臉色依舊不好,他抬起頭看到辛晴的手,上面的一圈清淤和被磨破的皮膚讓他被觸目驚心。

「你……沒事吧……」他的聲音還帶著事後的沙啞。

辛晴一動不動,任由他解開自己。贏擎蒼看到辛晴的臉,滿臉都是淚水,嘴唇被咬破了皮。他的心一抽一抽的,想碰碰她,手卻停在半空。默默的給辛晴蓋好被子,他走到門口,將已經壞了的門扶起來,一句話都沒說離開了。

辛晴醒來的時候覺得渾身都像散了架一樣,迷迷糊糊的看了眼表,慶幸今天是星期六,然後咒罵了贏擎蒼幾句,又睡了過去。

「少爺,小姐還沒醒。」福伯已經是第五次向贏擎蒼彙報情況了,贏擎蒼擰著眉頭坐在客廳里:「怎麼還沒醒?」他看了看時間,「會不會又生病了?」

「不會的,我悄悄看過,就是睡著了沒醒。」田阿姨同情的看了眼自家少爺。既然這麼在乎人家,昨晚就別吵架啊!

贏擎蒼想了想,站起來往樓上走,走到一半又返回來往屋外走:「她醒了叫人把門修好。

「知道了少爺。」福伯看到他要出門,又說了句:「路上小心。」贏擎蒼原本要縮回來的腳,只好有邁了出去,還不忘記瞪福伯一眼。

整個贏氏大樓今天都籠罩在一股沉重詭異的氣氛中。

「你們聽說了沒?財務部整個都讓給收拾了,每個人扣三個月獎金。」

「何止財務部啊,外宣那邊的頭直接給外調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上面都說,開會的時候贏總的表情恨不得吃了他們。」

「好可怕,幸好我不夠級別開會。」

幾個員工在休息室里嘀嘀咕咕今天的大事件,總結下來就是他們贏總一定是大姨夫來了,心情暴躁,生人勿進。

別人能躲,阿楠躲不了,他正一臉嚴肅的站在贏擎蒼辦公桌前。

「給家裡打電話,看看她醒了沒。」贏擎蒼說著又把一份文件丟到地上。

阿楠迅速的撿起來一邊說:「五分鐘前剛打過,還沒有醒。」

「那是之前,現在已經過了五分鐘了。」贏擎蒼冷聲說。

「我馬上就打。」阿楠迅速離開,在門口撥通電話,問完了又迅速進來:「少爺,小姐醒了。」

贏擎蒼的表情明顯鬆懈了下來,隨手翻開一份文件,想了下又說:「等會在打回去問問吃飯了嗎。」

「是,我五分鐘以後就打。」

「什麼五分鐘?那麼急幹什麼?。」

阿楠好委屈的出了辦公室,迎面碰到正要進來的沈公子。

「什麼情況?」沈公子悄悄問。

阿楠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沈公子瞭然了。

贏擎蒼看到他進來沒好氣的問:「誰讓你進來的?你敲門了嗎。」

「呵呵……」沈公子扯著嘴角笑了笑,贏擎蒼啊贏擎蒼,你去照照鏡子吧,你的臉已經黑的不能看了。

「既然有人不想知道昨天和小晴晴在一起那個男人的事情,我就不打攪了。」沈公子一邊說,一邊準備出去。

「站住。」贏擎蒼叫了聲,沈公子扭頭沖他擠擠眼,給自己倒了杯紅酒才又坐回去:「不是說讓你好好談,不要誤會嘛,你怎麼又搞砸了?」

贏擎蒼才不想和他解釋,直接問:「那個男人是誰?」

「他叫陳銘。」沈公子丟了幾張紙給他,「和小晴晴從小一起長大,後來出國留學。換句話說,這個陳銘就是小晴晴的竹馬!」

什麼狗屁竹馬,贏擎蒼撇嘴,往下看資料時卻皺了下眉:「陳暮生……B省的省委書記?」

「沒錯,陳銘是他最小的兒子。」沈公子指了指資料,「這個陳銘不喜歡政治,他已經在S市註冊了一家電子產品公司,看樣子是要回來發展了。」

「少爺!」阿楠探出腦袋:「福伯說辛小姐已經吃過飯了。」

贏擎蒼點點頭,沈公子突然問:「你知道昨天是什麼日子嗎?」

「月圓夜。」贏擎蒼當然不會忘記這種日子。

沈公子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昨天,是小晴晴的生日。」

……

一陣沉默後,贏擎蒼起身就沖了出去。

辛晴掛了張宓的電話,約好晚上一起吃飯,昨天鬧的太晚,沒有吃生日蛋糕,倆個閨蜜非要給她補上。

「樂樂,好不好吃!」辛晴看著小狗哼哧哼哧的啃著一塊蛋糕樣子的骨頭摸摸它的頭:「以後你就和我一天生日,昨天沒來得及給你過,今天也補上。」

辛晴的笑慢慢淡了下去,她想起去年這個時候媽媽給她煮了長壽麵,還一起去迪斯尼玩了一天。不過才一年而已,那些日子只能埋在回憶里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給她煮長壽麵,在她生日的時候,抱著她說寶貝生日快樂了……

贏擎蒼趕回家就看到坐在窗台上的辛晴,陽光灑在她臉上依舊擋不住紅腫的眼睛,她的手在樂樂身上慢慢撫過,手腕上的痕迹讓贏擎蒼看的一陣慚愧。他悄悄走過去,站在她身後,兩個人的影子投影在地板上,看起來那麼和諧。

辛晴很快發現了他,動了動身子站的遠了點。看到相依偎的影子被拆開,贏擎蒼莫名覺得有些遺憾。

「還疼嗎?」

辛晴看了他一眼,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不疼。」

贏擎蒼剛要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