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六章別的男人

第三十六章別的男人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99

男人的聲音很大,正好又有幾個人往洗手間走過來,那兩個醉鬼顯然也不想惹事,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辛晴見剛剛的男人轉身要走,趕緊上前和人家道謝,結果那人一轉身,辛晴瞳孔猛的一縮,脫口而出:「陳銘!!」

陳銘見沒什麼事,原本是要離開的,結果聽那女孩竟然叫了自己的名字,仔細的盯著那張臉看了半天,眼低的驚喜越來越大,驚呼道:「小……小晴!?」

沈公子看著一晚上都心不在焉的贏擎蒼,忍不住戳穿他:「不是說比賽已經完了嗎?小晴晴是第一,你還擔心什麼?」

真是的,這麼擔心為什麼不去現現場看。

「誰說我擔心了?」贏擎蒼瞪了他一眼。

你不擔心,你不擔心你這麼晚不回家讓我在公司陪你。沈公子正想說,他手機響起來。

「說。」

「什麼?不是叫你看著人嗎?」

「現在呢?」

「行了,說地址。」

贏擎蒼一直盯著他,沈公子嘿嘿的兩聲:「我手下說……說……」

「說什麼?」贏擎蒼皺眉。

「說小晴晴在KTV玩,被兩個喝醉的流氓給調戲了。」

贏擎蒼隨時抄起煙灰缸朝沈公子砸過來:「你不是派人保護她了嗎?你就這麼保護的?」

「不是你說,不能讓她發覺有人跟著她嘛,那我的人只能遠遠看著。你放心,沒事,就是嘴上沾了兩句便宜。他們要上去的時候,已經被別人救下來了。」沈公子動作敏捷的將煙灰缸接住,「真沒事,現在又接著玩去了。」

還沒說完,就見贏擎蒼拿起外套往外走。

「你去哪?」

贏擎蒼扭頭:「快點,你開車。」

沈公子一邊開車一邊偷笑,他好像忘記說辛晴和救下她的那個人好像認識……

辛晴這會正拉著陳銘給張宓和施芊芊介紹。

「他是陳銘,我小時候鄰居家的哥哥,很照顧我的。」

張宓歪著腦袋笑:「我知道!青梅竹馬嘛!」

「呵呵!」陳銘笑了笑和她們問好,「我小時候可真說過以後要娶小晴當媳婦來著。」

施芊芊見辛晴只顧笑著不說話,便抿著嘴角說了句:「還是小時候好,什麼話都敢說。」

「陳銘很照顧我的,那會我們住在大院里,有小孩欺負我,陳銘就會幫我揍他!」辛晴拍了拍陳銘的肩膀,「後來都搬家了,一開始還有聯繫,再然後他出國留學,我們已經有五六年沒見了。」

「這次我回來就不走了,我們有大把的時間見!」陳銘笑著扶她做好,施芊芊眯了眯眼沒吭聲。張宓已經喝大了,開始又唱又跳。

辛晴想了想:「不早了,宓宓也不能在喝了,咱們回去吧。」

「我不要回去,我沒醉,我還能喝!」張宓抱著沙發不放手,最後是陳銘將她抱出去的。看到竟然還有車來接辛晴,他皺了皺眉頭,卻沒說什麼,將張宓放進車裡,等到施芊芊也坐進去後,才對辛晴說。

「要不我送你吧,好久沒見了,我們聊聊?」辛晴一想也行,就讓阿澈把張宓和施芊芊送回家,自己等會自己回去。阿澈哭喪著臉,也不敢說什麼,開車前突然想起少爺馬上就過來了,隔著車窗對辛晴說了聲,結果張宓一直大喊大叫,辛晴根本就聽到。

KTV樓下有家環境不錯的咖啡館,陳銘提議進去坐坐,辛晴自然沒有異議。她是真的很開心見到陳銘,這是她童年的記憶,也代表著她那些曾經無憂憂慮的青蔥歲月。

倆個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玻璃窗外是雪後的寒冷,窗內咖啡的香氣裊裊蒸騰,暖意融融。兩個人回憶在往事中,兒時的美好記憶讓辛晴的唇瓣綻放出最美好的笑容。只不過這笑容卻刺瞎了某個人的眼球。

「那個人是誰。」贏擎蒼站在路邊,看著玻璃窗後面笑顏如花的女子,一顆心不停的叫囂著。他從來沒有見辛晴那樣笑過,那是發自內心,放下一切防備的笑臉,在另一個男人面前……

沈公子看見他臉色不善,坐在車裡沒敢下來:「好像是替她解圍的男人,據說兩個人是舊識。」

「舊識?」贏擎蒼冷笑了一聲,「一個舊識就能讓她那麼開心,好像平時受多大委屈似的。」

你的確讓人家受了不少委屈,這會沈公子可不敢現在說出來,贏擎蒼渾身散發的冷氣比地上的積雪還厚。

辛晴和陳銘從咖啡館裡走出來時,因為台階太滑差點摔倒,陳銘手快扶了她一把,辛晴半靠在他懷裡,仰頭笑著和他說謝謝。

這刺眼的畫面讓贏擎蒼最後一點冷靜宣告破裂,他上前兩步冷冷的開口說:「這就是你晚回來的原因?」

辛晴猛的抬頭,看到贏擎蒼一臉怒意的站在台階下,心裡沒來由的一慌。陳銘發現了她的不對勁,仔細打量了贏擎蒼一番,然後客氣的扶著辛晴走過去打招呼。

「你好,你是小晴的朋友嗎?」

小晴……贏擎蒼咬著呀,這個該死的女人。他覺得自己的私有物被人玷污了,看到辛晴的一隻胳膊還在陳銘手上,一使勁將她拽過來。

「你是不是忘記我曾經說過什麼。」

辛晴揉了揉被他拽疼的胳膊,沒好氣的說:「你說過那麼多話,我哪知道你指的哪一句。」

「看來我最近對你太寬容了,才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贏擎蒼冷冷的盯著她。

辛晴臉一白,有些慌亂的看了眼陳銘,如果讓陳銘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她還有什麼臉在面對昔日的朋友。

然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