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二章閨蜜坦白

第三十二章閨蜜坦白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28

沈公子這回直接送辛晴回了贏家,還在半路上拐到一個據他說很有名的甜品店,給辛晴買了幾塊蛋糕,結果原本無意的小插曲卻在第二天讓全校都知道了。沈公子花名在外,很多明星都和他有染,記者經常跟蹤他,運氣好就能拍到他和哪個女明星約會。辛晴非常不幸的被拍了照片,第二天就出現在報紙的名人頭條上。

報紙上沈公子手裡拎著盒蛋糕溫柔的幫她開車門,雖然辛晴只有一個側臉,可只要比較熟的一看就知道那是她。

「嘖嘖,你快成名人了。」張宓拿著報紙在她臉前晃。

辛晴哭笑不得,她怎麼這麼倒霉……

「這就是和你一起住的那個男人嗎?」施芊芊盯著報紙上的沈公子,不記得S市有這麼號人物。

辛晴差點把剛吃進去的薯片吐出來:「不是,我和他不熟。」

「那你就實話說吧,你到底和誰住在一起。」施芊芊把宿舍門關好,坐到辛晴身邊看著她,「然後把真相告訴我們。」

辛晴把手裡的薯片放到桌子上,低著頭不吭聲。

「你還要瞞我們多久?到底怎麼回事?」施芊芊一直覺得辛晴有什麼事情瞞著她們。以前的辛晴很淡薄,她性格溫柔,對什麼都不爭不搶。可這段時間,她每每和那個辛語蝶交手,竟然從沒退卻過。她變的那麼勇敢,那麼堅強,如果不是經歷了什麼,一個人不可能成長的這麼快。

辛晴抬起頭,看了眼施芊芊和張宓,兩個人都用清澈無比的眼神看著她,她呼了口氣,慢慢開口。

「我媽死去的那晚,辛鵬飛把我賣給了別人……」辛晴平靜的把這四個月的經歷講給兩個好朋友聽,然後有些不安的看著她們。

「你們會不會看不起我?」

張宓哇一聲就哭了,抱著她就不撒手:「辛晴,辛晴你怎麼早不說,你受這麼大罪,我們都不知道。」

「我沒事,你別哭,別哭了。」辛晴眼淚刷的流下來,「都過去了,現在不是也挺好。」

施芊芊瞪著她,抬手想戳她腦門,到了跟前卻嘆了口氣也抱住她:「你這個傻瓜,你當時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我能救下你的,你怎麼不找我?」

辛晴絕對相信施芊芊的話,可是……

「當時根本來不及啊!然後我看到了我媽的遺書,是她把我託付給贏擎蒼的。」辛晴苦笑了一下,打趣到,「你們也看到了,我現在可是正兒八經的豪門小姐。」

「那個什麼贏擎蒼對你好不好?有沒有打你?」張宓覺得那些有錢人都有好多女人,怎麼會對辛晴一個人好。

辛晴不想去回憶她和贏擎蒼之間的事情,有什麼好不好的,不過是場公平交易。

倒是施芊芊想了想說:「如果是贏擎蒼,那麼還好。」

「你也認識?」辛晴沒有太驚訝,施芊芊的姐夫也是那個圈子裡的。

「我不認識,但是我聽我姐夫提過那個人。」

張宓一聽著急的問:「那他有幾個女人?人品怎麼樣?」

「那個贏擎蒼很特別。」施芊芊說,「他身邊從來沒有女人,都謠傳他是同性戀。我姐夫對他的評價很高,說他是個商業奇才,而且心狠手辣。」

「心狠手辣?那辛晴不是很危險……」

「芊芊的意思是他在生意場上心狠手辣。」辛晴說,「這麼說,他是真沒女人。」

「嗯,以前沒有,現在有一個你。」施芊芊笑了笑。

辛晴翻了個白眼:「那他也是變態,禽獸,動不動就黑臉,和神經病一樣。」

「知道我姐夫怎麼評價他嗎?」施芊芊歪著頭想了下:「一雙冷眼看世人,滿腔熱血酬知己。」

辛晴半天沒說出話來,說的是一個人嗎?

此時神經病贏擎蒼正在他辦公室里收拾瀋公子。

「讓你去趟學校,你都能上報,看看,還把她也拍到了。還有,調查也不調查清楚,她根本就沒想過要和辛鵬飛合作。」贏擎蒼把報紙丟到對面男人臉上,沈公子樂呵呵的拿起來評價,「嘖嘖,我這個角度真帥!」然後瞪了贏擎蒼一眼,「我們是黑社會,不是情報局,能知道辛鵬飛想幹什麼已經不錯了,誰讓你自己不問清楚。」

贏擎蒼皺著眉頭問他:「事情都辦好了?」

「當然,小晴晴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校長那裡我也打了招呼,不會再有人為難她。倒是你……」沈公子眨眨眼,「真不告訴她那珠寶公司是你的?」

「不用。」贏擎蒼毫不猶豫,想到辛晴那副倔強的摸樣,他怕他說了會讓她更有壓力。

沈公子點點頭:「小晴晴是個好姑娘。」

贏擎蒼明白他的意思。他發現辛晴是個非常有主見的人,而且骨子裡很堅強,他開始理解辛晴為什麼不願意讓自己干涉她的事情了。在辛晴看來,如今的一切都是她用身體換來的,他給的越多,她就越覺得難受。贏擎蒼可以理解辛晴這種想法,但是他不能認同。

從他的角度來說,一切都是公平的,他和辛晴之前有白紙黑字的協議。而且不是他主動去找的她,她的路是她媽媽安排的。一開始,贏擎蒼巴不得她不出現,所以對辛晴的態度自然不會好。

可現在不一樣,贏擎蒼不討厭和辛晴上床,甚至越來越樂在其中……

「你……」贏擎蒼看了看沈公子,又閉上嘴巴。

沈公子瞟他一眼:「怎麼了?」

「沒什麼。」本來想問問這傢伙和女人上床時,那些女人是不是都很愉快。但是這種問題問出來一定會被這小子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