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章來取悅我

第三十章來取悅我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86

阿澈幫她按了門鈴,趙佳麗拉開門看到是辛晴,臉上的表情不自然的笑了下,然後很熱情的請她進去。

「小姐,我在車上等你。」阿澈對她點點頭,辛晴沖他笑了笑,她知道阿澈是不放心她一個人。

趙佳麗看到心裡又開始妒忌,這賤丫頭過的比自己還高級。

「你爸爸公司臨時有點事,馬上就回來了,你先做一會。」趙佳麗嘴上還是說的很好聽,畢竟辛鵬飛交代過她今天要對辛晴客氣點。

辛晴想直接上樓去看看母親留下的東西:「不用等他,我拿了東西就走。」

「你媽媽的東西已經不再樓上了。」趙佳麗攔住她。

辛晴看著她,趙佳麗笑了笑:「畢竟那房間現在是我住。」雖然有了辛鵬飛的警告,但是趙佳麗根本控制不住。如果辛晴現在過得凄苦可憐她可能還會得意的施捨點東西給她,可偏偏人家現在過得比她好。

自從那次拍賣會後,趙佳麗在圈子裡就不招人待見了。她聽別人說,辛晴可是正兒八經的豪門少奶奶。這一點她倒是不太相信,別人猜不到辛晴是哪家的太太,她可是知道的。贏擎蒼根本沒對外宣布結婚,辛晴怎麼可能是豪門少奶奶。

哼,不管你現在怎麼樣,早晚也是被男人拋棄的下場。

「你們把我媽的東西扔了?」辛晴瞪著她。

你個賤丫頭,敢瞪我……趙佳麗差點把這句話罵出來,幸好她還記得辛鵬飛的交代,扯了個笑容說:「怎麼可能,在樓下儲藏間呢,我帶你去看看。」

辛晴看到母親的東西被亂七八糟的擱在一個箱子里,有個相框上的玻璃已經碎了,她心中的怒火蹭蹭往外冒,搬起箱子就往外走。

趙佳麗見她要走,趕緊上前攔著她:「辛晴你這是幹什麼,這麼重你一個人怎麼搬的動,等會你爸回來讓她幫你搬。」

「重?」辛晴冷笑了一笑,看著自己抱著的小箱子,裡面實在沒什麼東西,母親的本來就沒留下什麼,這裡面無非是些趙佳麗她們來了以後看不上的東西。就連那碎了的相框,也是她們一家三口的合影。辛晴厭惡的看了眼上面的辛鵬飛,決定等會就把他剪下來。

「不管怎麼樣,你也不能就這麼把東西拿走,總要見見你爸。」趙佳麗見她執意要走,急了,死死拉著就是不讓辛晴動。

辛晴掙脫不開,只能坐到沙發上:「行了,你放開我。」

「這就對了嘛,你這樣對大家都好。」趙佳麗在她對面坐下,眼珠轉了轉試探的問:「辛晴啊,你是怎麼從黃老闆那跑出來的?」

「關你什麼事。」辛晴不想理她,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倆一樣無恥。

趙佳麗不死心,又問她:「那你是怎麼碰到贏總的呢?還有那天的沈公子,你和他什麼關係啊?」

「這麼想知道我的私生活?又想幹什麼。」辛晴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趙佳麗訕訕笑了笑:「我這不是替你爸關心你嘛,怕你吃虧。」

辛晴真想拿尺子量量這女人的臉皮有多厚,關心你這種話也說的出來,當初是誰把她送人的,那個時候怎麼不怕她吃虧……

趙佳麗見辛晴不搭理自己,更坐不住了。原本她想套套話,如果辛晴已經被黃老闆玩過,那麼贏擎蒼一定不知道。她可以把這事捅到贏擎蒼那,到時候沒準語蝶就有機會了!

門口傳來開門聲,辛鵬飛西裝革履的走進來。

「辛晴來了啊!」他笑著打了個招呼,辛晴只是看了一眼,沒吭聲。

辛鵬飛有些不滿,鬆了松領帶在沙發上坐下,語重心長的說:」辛晴啊,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爸,你不能因為現在傍上了贏擎蒼就不認我。」

辛晴故作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不是你先不認我的嗎?不是你說用我換了個樓盤,那麼我已經被你賣了,現在和你還有什麼關係?」

「你……」辛鵬飛臉一沉,喘了口氣看著辛晴說:「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吧。我知道你想參加年底CK的比賽,現在我給你個機會,只要你說服贏擎蒼入股辛氏我就讓語蝶把名額讓給你。」

辛晴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他憑什麼認為自己能說服贏擎蒼?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沒那個本事。」

辛鵬飛不耐煩的揮了揮說:「贏擎蒼不會做虧本的買賣,我只是要你提一提,並且把這份計劃書給他看。」

你以為你是誰?辛鵬飛心裡冷笑了一聲,不過是個玩物,贏擎蒼怎麼會為你花那麼一大筆冤枉錢,不然的話一個參賽名額他拿到很容易,你怎麼還會被語蝶算計。

「這筆生意雙方互利,你只要和他提一提,我相信他不會拒絕。」辛鵬飛很有自信的將文件夾放到辛晴手裡。

辛晴覺得辛鵬飛就像個小丑,辛氏一個小公司,他憑什麼以為贏擎蒼會和他合作?

「我做不到,也不想做。」辛晴站起來抱著箱子就走。

贏擎蒼狠狠的叫住她:「站住,你不想參加比賽了?」

辛晴在門口停下,想了想才轉身問辛鵬飛:「你說話算數嗎?如果我說服了贏擎蒼你就讓辛語蝶把參賽名額讓給我?」

「當然!」辛鵬飛馬上笑咪咪的點頭,「只要你能做到。」

辛晴打開門走出去。

「我回去想想。」

看著辛晴上了大房車,趙佳麗又一臉妒忌的返回房間:「那丫頭會答應嗎?」

辛鵬飛心情很好的在她屁股上捏了兩下:「她不答應就不能參加比賽,我可知道那丫頭有多想去法國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