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十六章渣女示好

第二十六章渣女示好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93

辛晴坐在贏擎蒼的腿上,為了不讓自己摔倒手只好扶在他肩膀兩側。

「太……太快了。」辛晴閉著眼睛不去看他,贏擎蒼呼吸急促的低下頭。辛晴忍不住哼出聲,又急忙捂著自己的嘴,瞪著在她身上啃咬的男人。

卻不知那眼神在贏擎蒼看來就是赤裸裸的勾引,他猛的咬住辛晴的嘴唇,緊緊抱著她。辛晴都不知道過了多久,只到她覺得自己的腰都快扭斷了,兩條腿開始抽筋,贏擎蒼才鬆開她。

軟軟的趴在贏擎蒼身上,兩個人誰也不說話,整個房間都是男人沉重的呼吸聲,卻讓人覺得分外平靜。

「我回去了。」辛晴扶著腰站起來,兩個腿一挨地就打顫,贏擎蒼皺了下眉頭,有些不忍,正想開口說什麼,辛晴扭頭瞪著他,「你是不是自己不能走路,就想讓我腿也斷了?」

「看來你還有力氣,那就去那熱毛巾來給我擦乾淨吧。」贏擎蒼到嘴邊的話臨時變成了這句,他盯著哆哆嗦嗦穿衣服的辛晴,這個該死的丫頭一點都不招人疼。

辛晴怒視他,轉身就拉開門。

「你要是敢走,我就讓你再騎一次。」贏擎蒼丟出一句。

「你真無恥。」辛晴咬著牙踉蹌的衝進衛生間,拿了塊毛巾丟到贏擎蒼身上,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贏擎蒼聽到辛晴摔門的聲音,看了看手裡冰涼的毛巾,皺了皺眉頭扔到地上翻身睡覺了。

第二天辛晴去學校時兩條腿都走不太穩,但她不能請假,她得去圖書館查資料,張宓和施芊芊一左一右拉著她慢慢往圖書館走,張宓一直在嘮叨。

「你說你現在每天車接車送的都能扭了腳,讓我說你什麼好!」

辛晴扯了個笑容出來,只有這個理由能用了,施芊芊突然看了看操場另一邊,皺著眉頭說:「林小羽……」

她們望過去,遠遠的看到林小羽往學校門口走。

「下午沒課,她說有事要出去,怎麼了嗎?」張宓沒在意。

施芊芊搖搖頭:「沒事。」

辛晴一下午都泡在圖書館裡,她想給自己找一些靈感。她自己喜歡素雅簡單的東西,但是依照以往的比賽,那些國際上的評委都喜歡設計複雜又充滿特性的作品。

考慮到這一點辛晴放棄了民族色彩強烈的設計,決定從西方的一些神話故事中找找靈感。她考慮很久,決定用死神的女兒和彩虹之子的故事來當設計理念。

死神的女兒和彩虹之子相愛,但是宙斯規定死神是不可以愛上光明的,那樣便會有詛咒落在死神女兒身上,她會萬箭穿心而死。彩虹之子為了打破詛咒帶著她飛往北極之地,尋找五彩極光。歷經千辛萬苦,他們的愛情感動了歐若拉神。在她的幫助下,彩虹之子化作了彩虹,而死神的女兒化做了天堂鳥,從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剛看完這個故事的時候,辛晴有些嗤之以鼻,如今怎會有這樣的愛情?不是早早放棄,就是會有人背叛。

「所以那都是神話啊!」張宓拿著本雜誌嘖嘖道,「現代愛情就是見面,上床,分手。」

施芊芊看了她們一眼,隔了好久才說了句:「我相信。」讓辛晴和張宓大呼不可思議。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能等到我愛的那個人,也許他早就在我身邊,只是我還沒有發現。」施芊芊自言自語看著窗外,「一定有這麼一個人吧,在你歷經所有的苦難之後,還站在你身邊。」

離開圖書館時,辛晴的草圖已經基本成型,明天是周末,她回了趟宿舍準備拿幾本書回去看。收拾好東西準備走時,林小羽打宿舍電話讓她下樓一躺,辛晴沒多想放下手裡的東西就匆匆跑下樓,結果看見林小羽和辛語蝶站在樓前面。

「辛晴,她說一定要見見你,我……」林小羽為難的說,「校門口碰到的,拉著我不讓走。」

辛晴對她笑了笑:「沒事,你先回去吧!」

林小羽又看了辛語蝶一眼,咬了咬嘴唇跑進宿舍樓里。

「你又想幹什麼?」辛晴現在沒有耐心和辛語蝶糾纏,她要好好準備比賽。至於辛家,她會慢慢把屬於母親的東西都拿回來。而辛語蝶,辛晴現在壓根沒把她看成對手。

辛語蝶絲毫不在意辛晴的態度,她的笑容又恢復了以往的高傲,還帶著些輕視看著辛晴:「我只是好心來提醒你,沒有珠寶公司的支持,你拿什麼做出成品去參賽。」辛語蝶笑的得意洋洋,「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和爸說,讓你用公司的設計室和材料,怎麼樣?」

辛晴的心有一瞬間沉了下去,是啊!她忘記最重要的環節了,就算她設計出來作品,不能做成成品是沒用的,比賽不看設計稿。她手裡倒是有贏擎蒼給的錢,租一個設計室不難。問題是材料怎麼辦……

越值錢的材料設計出來的珠寶就越高級,質地這種東西是永遠無法冒充的。難道要花個幾百萬去買鑽石回來嗎?

辛晴覺得自己之前想的太簡單了,無力感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無精打采。

辛語蝶暗自冷笑:哼,你就算求我,我也不會讓你用辛家一分錢的東西!

「辛晴!」張宓和施芊芊衝過來將她護在身後。

張宓搓了搓手掌瞪著辛語蝶問:「你又怎麼欺負她了?」

「辛晴?沒事吧?」施芊芊發現她不對勁。

嘆了口去,辛晴搖了搖頭。先不想了,回頭再說,大不了把贏擎蒼送的那塊表拆了,上面可有幾十顆鑽石呢。

「我沒事。」她對上辛語蝶的視線,「你有這個時間操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