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十二章好友來訪

第二十二章好友來訪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4-05-26 09:07  字數:3489

「S市最貴的別墅區,有錢都不一定買的到。」施芊芊說,她姐夫一直想買這裡的房子,可惜早就賣光了。

林小羽怯生生的問:「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不可能,就是這裡。」張宓後退了兩步大聲喊道:「辛晴!我們來看你了。」

門馬上被打開,一個老人家對她們點頭客氣的說:「小姐等你們好久了,幾位請進。」

「宓宓!芊芊小羽你們來了!」辛晴從二樓跑下來:「快坐,我剛輸完液,沒來得及去門口接你們。」

張宓打量著足有一百多平米的客廳沖她擠擠眼:「行啊你,小姐,我們怎麼敢讓你迎接呢!」

四個人嘻嘻哈哈的打鬧成一團,林小羽羨慕的說:「辛晴!你又變成上流社會的大小姐了,真好!」

「別這麼說啊!我只是寄住在人家家裡,這又不是我的。」辛晴擺擺手。

施芊芊看了林小羽一眼,沒吭聲。

「我告訴你啊。」張宓憤憤的說:「你不在的這幾天,杜澤凱已經和那個辛語蝶成雙入對了,到處秀恩愛,噁心的要死。」

辛晴淡淡的笑了笑:「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張宓看了她半天,看她的確沒什麼,才放心下來。

「放假前他表白時我就想拒絕,是他自己非要給我時間考慮,這下好了,我沒機會說了。」辛晴聳了聳肩膀。

張宓可惜的說:「可不是,直接拒絕他多有面子。」

「辛晴,這個很貴吧?我只在電視上見過。」林小羽指著辛晴手腕上的表問。

施芊芊掃了一眼:「百達翡麗這一季的新款,全球限量100塊,人民幣的話,200多萬。」

「媽呀,什麼做的這麼貴?」張宓吐了吐舌頭。

「你專業課怎麼學的?鑽石都看不出來?」施芊芊瞪她。

林小羽的眼睛更亮了,可憐兮兮的說:「可不可以讓我帶一下,就帶一下!」

「哎呀,你這是幹什麼,給你帶吧!帶吧!」辛晴趕緊將表摘下來給她,今天早上醒來就看到這塊表在床頭放著,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牌子,但是她看的出來表面那層密密麻麻的都是鑽石,嚇了一跳。福伯說是贏擎蒼送的,如果她不帶,贏擎蒼會不高興。

一想到贏擎蒼那冰冷的臉,她諷刺的將錶帶上,這無非是贏擎蒼對自己這次生病的補償,不要白不要!

「你以後一定會有很多這種奢侈品的!」林小羽摸著手腕上的表,表情有些暗淡。

辛晴沒說話,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施芊芊看了眼林小羽:「你快還給辛晴吧,這麼貴重的東西。」

林小羽沒動,還對著辛晴笑了笑:「辛晴現在是大小姐,不會稀罕這些的對吧!」

「呵呵,這不是我的。」辛晴說的也沒錯,等贏擎蒼看過之後,她就會把表收起來,不然欠他的錢就越多了。

林小羽撇撇嘴哦了一聲,慢吞吞的將表還給辛晴。

十天後,辛晴的病徹底好了,贏擎蒼也同意她中午可以在學校食堂吃飯,晚上司機再接她回來。辛晴恢復了以往正常的上學狀態,她要為年底的比賽做準備。

然而這幾天的好心情都被眼前這兩個人破壞了。

「聽說你病了,現在沒事了吧?」辛語蝶依偎在杜澤凱壞里一臉關心的模樣看著辛晴。

辛晴不吭聲,學校這麼大都能遇上,真是倒霉。

辛語蝶突然驚慌起來往前走了兩步:「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澤楷說他喜歡我,我……我知道你們……」

「你們怎麼了?」辛晴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杜澤凱趕緊說:「語蝶,你不要這樣,我們真心相愛關別人什麼事。

「可是……可是辛晴……」

辛晴嘆了口氣:「他說的對,那是你們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你也用不著在我跟前演戲。」說完繞過他們就要走。

「你不喜歡他嗎?」辛語蝶不死心。

辛晴頭也不回:「不喜歡,你自己留著吧。」

辛語蝶握著拳頭看著辛晴離開,為什麼她不難過,不是都說她之前和杜澤凱關係曖昧,就差表白了嗎?

「語蝶,我都說了我和辛晴沒什麼,你現在相信了吧。」杜澤凱摟著她安慰。

辛語蝶對他笑了笑,卻沒說話。,一扭頭卻看到一個女生正沖著她笑。

林小羽?辛語蝶眼中閃過道光芒。

辛晴沒想到會在家門口看到辛語蝶,福伯說有同學來找她的時候,她還納悶會是誰,看到辛語蝶的時候讓她吃了一驚。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

辛語蝶此刻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心情,她從林小羽那拿到了辛晴的地址,得知她竟然住在這裡時內心就無法平靜了,她一定要來親眼看一看。

「你在這裡做傭人嗎?」辛語蝶打量著辛晴身上的居家服。

「小姐,要請客人進去嗎?」福伯的聲音響起。

辛語蝶捂著胸口,沒法在自欺欺人了,她紅著眼盯著辛晴:「你還真被人包養了,那個黃老闆玩夠了,把你送給誰了?」

「你是誰,在這做什麼?」冷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辛語蝶轉身一看,眼睛就再也移不開。

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身材挺拔修長,俊美的五官帶著不滿的神色正盯著她。辛語蝶的心一陣翻騰,辛晴竟然被這麼帥的男人包養了?不是什麼糟老頭子?

她絕對不能忍受,這房子,這男人都應該是她的。

「我是……辛晴的姐姐。」她咬著嘴唇怯怯的說。

同時辛晴的聲音傳來:「我媽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