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楚篇(一百五十二章)

現代贏楚篇(一百五十二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7-31 11:31  字數:3657

現代贏楚篇

沈千金醒來的時候以為被人打了,等記憶慢慢回來,她臉也越來越紅。

「醒了?」背後抱著她的男人很敏銳的發現她動了一下。

沈千金本來想裝睡,可漸漸感覺到腰上有個東西頂著她,她猛的翻身看著贏楚:「說,昨晚給我喝了什麼?」

「紅酒,香檳,你自己倒的。」贏楚一本正經臉。

沈千金怒視:「我不信!」

她怎麼喝紅酒香檳就斷片?她可是號稱千杯不醉的!

「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沈千金氣的坐起來,忘記她此時是在床上。

被單滑下來,露出半個肩膀和胸脯,雪白的肌膚上布滿青色紫色紅色的吻痕,看上去觸目驚心。

男人眼神幽暗,可沈千金關注的重點顯然不對。

「我怎麼可能會喝醉,你在酒里加了什麼東西?」

贏楚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人拉進懷裡:「好了,我加了米酒,你不疼嗎?」

「……」很好,沈千金什麼酒都沒問題,就是米酒聞聞都暈。

幸好她只是當時斷片,現在什麼都想起來了。這一想起來,她也想起自己在哪裡了……

「你放開!」沈千金在贏楚懷裡扭。

贏楚緊緊貼著她:「感受到了嗎?你昨晚一直叫還要,現在我們再來一次吧!」

「我那是喝醉了!」沈千金錘了他幾下,「你這是乘人之危。」

贏楚埋頭在她胸前:「妃妃,你就算喝醉了也不會讓別的男人近你身。因為是我,所以你願意的!」

鼻息的熱氣讓沈千金打了個哆嗦,酥麻麻的感覺從小腹升起,她哼了一聲還想說什麼被贏楚堵住了嘴。

男人在床上的話是不能信的,一次完了又一次,開了葷的男人更不能信。等沈千金洗好澡坐在客廳吃飯的時候,太陽都要落山了。

「都怪你。」她狠狠切了塊牛排,好像那是贏楚的肉,「小司馬的電話我都沒接上。」

「要打過去嗎?」贏楚幫她把剩下的牛排切好。

沈千金沒好氣的哼了一聲:「打不通,他又上飛機了,不過給我留了口訊。」

小司馬說小紫已經不再S市了,他已經追蹤到了她的位置,現在正飛往滇南。

「這下你可以放心了。」贏楚擦擦嘴,「等會我們去泡溫泉吧。」

沈千金瞪著他,贏楚笑:「腰疼更應該多泡泡。」

「我腰疼是誰害的?」沈千金好想拿刀戳死他。

贏楚繼續笑:「下回我輕一點。」

沈千金想說沒有下回了,可不知道怎麼就是說不出口,乾脆把叉子一撂就往小木屋後面的溫泉去了。

不一會,贏楚圍著浴袍進來,看到沈千金趴在一塊大石頭上睡著了。他搖了搖頭,這丫頭也不怕掉進水裡。

慢慢下去把人抱過來,沈千金眯著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後趴在他身上不動了。

「睡吧……」贏楚摸了摸她的小臉。

兩個人一個閉眼養神,一個是真睡著了。他們都是經過長期訓練的人,即使睡著了也不會放鬆警惕,所以當外面有動靜的時候,兩個人同時睜開眼。

「有人進來了。」沈千金用口型說。

贏楚點點頭,抱著她慢慢走到大石頭後面。

沈千金做了個手勢,意思是她先上去,贏楚本來想說他去,但是還是比了個OK的手勢,他女人不是普通人,他要信任她。

沈千金無聲無息的上了岸,還在比基尼外面套上了浴袍,然後像個幽靈一般進了客氣。

砰,啪,嘩啦……燈亮了。

「小紫??」傳來沈千金的驚呼聲。

贏楚上了岸,從另一邊進去直接到二樓換了衣服才下來,就見那個叫小紫的女孩還是一身黑衣,瘦瘦小小的坐在沙發上。

對面,是表情糾結的沈千金。

「你好!」小紫沖他笑笑。

「你好。」贏楚走進廚房,「吃晚飯了嗎?」

小紫倒是不客氣:「沒有,如果方便的話,給我弄點吃的吧!」

贏楚去做飯了,沈千金趁機抱怨:「你怎麼又跑回來了啊!小司馬剛追過去。」

「我知道你會告訴他,所以故意露出行蹤引他去滇南。」小紫喝了口熱乎乎的巧克力,「再給我放兩塊糖。」

沈千金把糖罐遞給她:「你還和小時候一樣那麼愛吃糖。」

「你和贏楚在一起了。」小紫卻說。

「你昨天見到我們時我們就在一起。」

「可昨天你們沒上床,我……」

「夠了!」沈千金打斷她,「喝你的巧克力吧。」

贏楚用晚上剩的食材做了炒飯,小紫把整盤都吃了。

「謝謝!很好吃。」她又喝了一大杯巧克力,加了六塊糖。

贏楚終於開口了。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他問。

沈千金盯著小紫,小紫看著兩人,慢慢的掀開衣服:「能送我去醫院嗎,我中了兩槍。」

╰*°▽°*╯

於是,他們連夜回了S市。

「你中了槍為什麼不早說?」一路上沈千金都在咆哮,「你是機器人嗎?你都不疼嗎?卧槽,你的傷口都不流血,你的血都流光了嗎?」

要不是贏楚冷靜的檢查了小紫的傷口,告訴她沒事,只要去醫院把子彈拿出來就行,沒傷到要害,沈千金都能瘋了。

「小紫……」她想問小紫到底是做什麼的,為什麼又有人追殺她,又是中槍。

最詭異的是中了兩槍還吃了一盤炒飯,還是肉炒的!

「算了。」她突然就冷靜下來,「你休息吧,等你好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