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楚篇(一百五十一章)

現代贏楚篇(一百五十一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7-31 11:31  字數:3618

現代贏楚篇一百五十一章

她知道向南不喜歡她,可她等不了了。只要今天向南來救她

「別怪我,等我們結了婚,你會慢慢喜歡我的,我不信你永遠不動心。」蔣倪咬著嘴唇,看了看洞外面。

怎麼還不來

人影一閃,蔣倪心中一喜,正要叫,卻看見兩個高個外國人走進來,他們身上還背著槍。

「這裡有個女人?」

「哈哈哈!」

兩人看到蔣倪先是一愣,然後不懷好意的靠近她。

「啊!你們是什麼人?」蔣倪一開始還以為他們是去圍場打獵的,等走近了發現那槍根本不是獵場的。

她害怕了,大聲尖叫:「別過來,別過來!」

「你忍一忍吧!找那臭丫頭要緊。」其中一個都要解褲帶了,被另一個攔住,「這裡是華國,被人發現會很麻煩的。」

解褲帶的那個罵罵咧咧了幾句,看了看錶:「我們都追了三天三夜,老子在不幹一炮腿都要軟了,你去門口,我十分鐘就完事。」

「十分鐘?」另一個男人露出嘲諷的笑容。

「滾滾滾!老子是節省時間,速戰速決。」

蔣倪一臉驚恐,終於想到逃跑,可惜沒跑出洞口就被抓了回去。

「東方女人!你乖乖的,讓老人干一炮,不然」男人把槍對著她,「就殺了你。」

蔣倪打著哆嗦,一邊哭一邊喊:「我爸是市長,你們敢我爸不會放過你們的」

「你快點!」一個男人走到洞口。

留下的那個開始脫褲子:「女人,你爸是什麼我們管不了,你一個人在這裡幹什麼?等有人找到你我們早走了哈哈哈哈!」

「不不要!不要,我求求你放了我啊」蔣倪哭喊起來,男人已經壓住她開始扒她的褲子。

她奮力反抗,可那是老外的對手,當她露出內褲的時候,發出凄厲的叫聲。

「喂,把她嘴堵上。」洞口傳來聲音。

男人壓在她身上,隨手把自己的圍巾塞進蔣倪嘴裡,蔣倪翻著白眼,滿臉淚水的搖頭。

正當男人要撕爛她內褲,她已經絕望的時候,突然看到人影一閃,下一秒,身上的男人就重重趴到一邊。

那是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一身黑衣,高高的馬尾辮扎在腦後,看上去頂多十七八歲。她踢了老外一腳,又蹲下甚至摸了摸他的脈搏。

蔣倪手腳並用爬到一邊,把汗巾吐出來放聲大哭。

「真熱鬧!」沈千金笑嘻嘻的走進來,看到馬尾辮女孩的臉時眼睛都直了,「小小紫??」

女孩抬手打招呼:「妃妃,好久不見。」

「卧槽你從哪冒出來的?」沈千金跳到她跟前,仔細打量了半天,「七年了,你去哪了?知不知道小司馬找你找的都快瘋了!」

贏楚把門口那個處理好,進來就看見沈千金拉著一個女孩。女孩長的很精緻,白凈的皮膚小巧的五官,非常漂亮。

不過好像有些面熟?

「贏楚,你記得小紫嗎?」沈千金特別激動,比劃道,「你沒見過真人,但是看過照片,還記得嗎?」

贏楚想起來了,小司馬小時候經常說他有一個自己的娃娃叫小紫,後來大一點了還給他們看過照片,就是現在這個女孩。

他記得好像是小司馬十六歲那年,這個女孩全家去旅遊然後失蹤了。

「千金。」贏楚把沈千金拉回懷裡,「你嚇到她了。」

沈千金白了他一眼,別逗了,小紫哪裡是被嚇到的模樣。

「我要先把他們處理好。」小紫一手提住昏迷的老外,走到門口又提起另一個,然後拖到山崖邊上,毫不猶豫的丟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蔣倪尖叫起來。

沈千金冷冷瞟她:「再叫就把你也丟下去。」

蔣倪猛地捂住嘴,嗚嗚嗚搖頭。

「小紫。」女孩又走進來,沈千金迎上去,「你電話多少?現在住哪?」

小紫看了她一會,搖了搖頭:「我和小司馬不可能了,你不用再操心。」

額沈千金沒想到她會這麼說。

「怎麼就不可能了?你嫁人了?」沈千金說完又自己否定,「不可能,你還沒十八歲吧!」

「其實,倆年前我和小司馬見過。」小紫說,「不過,他沒告訴你們。」

沈千金一愣:「見過?」

小司馬沒說過,而且兩年前不是他好好的突然退伍那年嗎?

「我走了。」

沈千金攔住她:「是我要你的電話號碼,我總能和你聯繫吧?」

「」小紫看著她,明明還是個小姑娘,卻好像大人包容沈千金的任性似的,「好。」

終於還是答應了她。

小紫的身影在山中閃了幾下就不見了,沈千金想說什麼,瞟見旁邊還有個妝都哭花了的女人,抿了抿嘴把話咽了回去。

「找到了少爺!」洞口又冒出來一個人,看見他們後驚喜的跑了出去。

幾秒鐘後,向南冒出一個腦袋:「大小姐?贏總?」

「向南!」蔣倪撲過來又哭又笑,「有人,要我,女人,殺了人丟下去」

她語無倫次,還指這著沈千金和贏楚。

「好了好了沒事了!」向南以為她嚇壞了,拍了拍表示安慰。

對上沈千金一副看好戲的表情,頭疼的說:「大小姐,我們先回去再說?」

「不要,我們還要去挖竹筍呢!」沈千金拉著贏楚走了。

路過向南身邊時丟下句:「你看看她口袋裡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向南一臉懵逼。

蔣倪也聽到了,本來就慘白的臉色更是一白。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