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楚篇(一百四十五章)

現代贏楚篇(一百四十五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7-25 04:49  字數:3546

現代贏楚篇一百四十五章

女人的口音帶著濃濃的港城味道,店員迎上去正想建議她看看其他的,那女人就把電話遞給她。

「老闆?」店員接過來聽了幾句,態度馬上變了。

「賀小姐您就要那一條嗎?」店員殷勤的問,「要是您早來幾分鐘就好了,現在」

剛剛老闆說這位是海港城的貴客,絕對不能得罪的。

「我在港城你們家的店都是送去家裡的,這次來內地臨時過來,那款裙子我之前就看上了,我只要它。」

賀琳說這話的時候,仔細打量了沈千金幾眼,眼神閃爍了幾下笑道:「不過好像有美女比我更適合」

如果她來搶,沈千金還有興趣,可對方貌似智商在線。

「我記得還有一件新款?」賀琳沖沈千金點了點頭,「你穿它很漂亮!」

沈千金也點點頭:「謝謝,我也這麼覺得。」

說完進了試衣間。

「賀小姐,您要試那款嗎?」她問的小心翼翼

賀琳收回視線:「麻煩你了。」

s市的名媛也不過如此此時的賀琳眼神不屑,剛剛的女人氣質長相都是極品,肯定不是普通人。賀家初來乍到,她要負責和這裡的名媛打好關係。

顯然她覺得沈千金有些傲慢。當然,這更好她能輕鬆接近,如果s市的名媛都傲慢又無腦,那她就輕鬆多了。

贏楚去美容院接沈公主時,發現她身上的禮服換了。

「不是條紅裙子嗎?」之前還給他拍了照片,好方便贏楚搭配領帶的顏色。

沈千金挺了挺胸,盪起一片雪白的波浪:「不好看?」

她換了條紫色的抹胸長裙,貼身的剪裁緊緊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材,下擺處依舊點綴著層層碎鑽,沈千金喜歡閃閃發亮的東西。

「很好看。」贏楚咳嗽了兩聲,覺得有些熱

沈千金笑了,顯然對男人的反應很高興。等上了車,她就伸手去解贏楚的領帶,給他換了條紫色的,上面也有幾顆小碎鑽。

「我覺得我領帶打的不錯,你說呢?」沈千金的氣息噴洒在贏楚臉上,他抓住她的手,「你就是打個死結都好看。」

沈千金見鬼似的看著他:「你是假的吧?說真的楚面癱去哪了?」

「呵呵」贏楚低低笑出聲,「我以後盡量多一些表情,不要叫我面癱了。」

沈千金心想你一副萬年殭屍臉都被媒體評為最好看最有價值的單身漢了,現在又解鎖了撩妹技能還不上天啊

「你幹嘛變成這樣?」她忍不住問。

贏楚歪頭看了看她:「贏修說女孩子都喜歡這樣的。」

「那個蠢蛋話你也信。」沈千金嗤之以鼻。

「我不信。」贏楚搖搖頭,「但是我想對你笑。」

沈千金倒吸了口涼氣:「不不用了,你你正常一點就好」

「你還沒說怎麼突然換了衣服。」贏楚見她有些不知所措,馬上換了個話題。

不能太快,否則小丫頭嚇跑了怎麼辦。雖然沈千金不是一般女孩,但是從之前的日記中足可以看出這孩子情商就是負數。

沒錯!沈王爺給贏楚的日記本,就是沈千金的日記。一共三千多篇,從六歲開始的幾句話,到20歲整頁篇幅,字裡行間出現最多的就是贏楚的名字。

沈王爺一開始是不願意把日記本給贏楚看的,可項小熙說。

「一個人從小到大每天寫另一個人的瑣事,這不是喜歡是什麼?」

原本想讓贏楚娶了沈千金照顧她的沈王爺在知道自家女兒原來一直暗戀那小子,心裡就不是滋味了,甚至後悔幹嘛要把女兒送到贏楚身邊去。

不過在項小熙的堅持下,那本日記還是到了贏楚手裡。

4月12號雪

「今天教官帶我們去山裡,下著大雪他就把我們丟下了。贏修和小司馬嚇得哇哇哭,我沒有哭,贏楚也沒有。

贏楚還告訴他們再哭就把狼招來了,贏修和小司馬不敢哭了。於是我們手拉手找下山的路,走到一半我餓的肚子疼,贏楚從雪地里找到了紅薯,他給我們烤紅薯吃。

那是我吃過最甜的紅薯。」

贏楚記得,這是他10歲的時候在萬家訓練,小司馬和千金是第一次參加,當時小丫頭幾歲來著?7歲?還是6歲?

9月8號晴

「今天是我上學第一天,我不喜歡學校。我的同桌是個滿臉雀斑的紅頭髮小孩,看上去很笨。他老是揪我的小辮子,還拽我的小裙子。

贏楚從來都不拽,他總是愛摸我的頭,就像媽媽摸家裡那隻肥貓一樣。我決定,如果那個笨同桌再揪我的辮子,我就打他

贏楚說誰欺負我我就欺負回去,如果我打不過就打電話給他。」

他記得上小學的沈千金有一次去萬家訓練的時候問要是同學欺負她怎麼辦,贏楚當時木著臉說。

「當然是欺負回去,誰欺負你了?」

「我同桌一個紅毛,長的又不好看,還總愛揪我辮子。」

贏楚沉默了一下,雖然他沒有過中二時期,但是他們班大部分男生都有。他知道這是喜歡一個人,想吸引她注意的表現。

於是贏楚說。

「下次他再揪你辮子,你就把他的褲子扒了。」

「好!」

1月20號陰

「今年不能和贏楚一起過年了,我要帶手下去歐國,這是我第一次單獨執行任務,我不能給爸和爺爺丟臉。

贏楚說給我準備了生日禮物,可惜我不能去拿了。不過我讓媽媽把我的那份禮物帶了過去,我還給蘇蘇買了」

贏楚記得那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