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八章)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八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7-08 09:49  字數:3670

現代贏楚篇

她忘了時間,眼下……妃妃要出來了。

贏楚顯然也發現了,一個健步上前。然而希爾也不是吃素的,等待的疼痛沒有來,他看到沈千金突然搖搖晃晃的站不穩,抽出匕首就刺過來。

「噗嗤……」刀子入肉的聲音。

而妃妃這時候睜開了眼睛,對上贏楚的一張臉正要笑,卻發現他肩膀上流下紅色的液體。

「楚哥哥?」妃妃一臉茫然的伸手去摸,血腥味瞬間沖入她的鼻子。

下一秒。

「啊啊啊啊啊……」

贏楚肩膀上中了一刀,不過沒傷到骨頭,妃妃醒來時發現在醫院,她躺在床上,贏楚肩膀裹著紗布坐在一旁。

「嚇到了?」見她醒了,贏楚站起來坐到床邊。

妃妃的眼神又恐慌起來,盯著他的肩膀

「沒事,遇到了壞人,現在他們都被警察叔叔抓起來了。」贏楚揉了揉她的腦袋,「妃妃不用害怕,我的傷也不要緊,你看我還能走路。」

妃妃淚眼朦朧:「血……好多血。」

「嗯,因為被刀子割破了,就會流血。」贏楚笑了笑,「你下次還搶著和阿姨切水果嗎?」

妃妃含著泡眼淚搖頭:「不……不搶了,嗚嗚嗚……你疼不疼啊?」

「疼。」贏楚繼續嚇唬她,「我都這麼疼,要是你被刀割了,會疼死的。」

「妃妃不動刀,不動刀!」妃妃用力點頭,然後突然想起什麼,「昨天晚上是楚哥哥帶妃妃去的嗎?」

贏楚嗯了一聲:「我想帶你去吃好吃的,可是你不肯醒,我只好抱你去了。」

這孩子每次醒來都在床上,她並不知道自己有空白的一天記憶。不過……

贏楚有些擔心,妃妃畢竟不是真的小孩子,所以她的學習能力非常強。過不了多久,她就能分得清日期和時間。

那時候,他不知道怎麼瞞住,也希望那個時候沈千金已經好了。

「下次不要帶妃妃去了。」小丫頭突然小心的抱住他的腰。

贏楚正想說沒事,皮膚上滲透一點濕意。

「要不是為了就我,楚哥哥也不會受傷了……」懷裡的人兒小聲抽泣,一下一下的……

不知道怎麼回事,贏楚覺得那每一下都像羽毛,輕輕撩撥在他的心上。忽上忽下,恍若一陣風吹過快到讓他抓不住。

「乖,不哭了。」他乾巴巴的說,連身體都僵直起來。

妃妃沒察覺,繼續抽抽搭搭的道歉。贏楚有些煩躁,扶著小丫頭的肩膀讓她坐好。

「能自己起來洗澡吃飯嗎?」

妃妃嗚嗚點頭。

「那妃妃乖乖自己吃飯,我要去睡一會,有些累了。」贏楚揉了揉眉心,讓自己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妃妃在臉上胡亂抹了幾把:「楚哥哥你去睡,去睡!我會乖乖吃飯,乖乖洗澡的。」

贏楚沒像以前那樣因為不放心留妃妃一個人而猶豫,他快步走到隔壁,正看文件的助理看見他進來正要關心。

「你的房間給我用,你去住酒店。」

助理:……

贏楚本來想沖個冷水冷靜一下,可他不傻,肩膀的傷口那麼深,不能再作死了。

最後只能坐在沙發上盯著地毯發獃。

被趕出去的助理帶著午餐去隔壁找妃妃。

「小姐,你知道大少爺怎麼了嗎?」

妃妃原本正鼓著嘴巴吃糖醋小排骨,一聽他問臉馬上垮了下來。

「哎呀我的小姐!」助理慌了,「您可別哭啊,我就是問問,好好的大少怎麼去隔壁房間了。

按以往慣例,妃妃這個腿部掛件竟然讓贏楚一個人走了,簡直不符合人設。

「楚哥哥說他很累,妃妃乖乖的讓他去休息了。」妃妃眼巴巴的問,「助理叔叔,楚哥哥真的沒事嗎」

助理心好累,每次他都是叔叔,明明和大少爺一樣大的說。

「沒事啊!當然沒事,就是累了,等他睡個午覺就來陪你。」

贏楚這會的確側躺在床上,自小到大什麼事情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就在剛剛他清楚的發現自己對妃妃的感情有些變化。

「沈千金……」贏楚輕念。

他不是贏修那種蠢蛋,連自己喜歡上誰都那麼遲鈍。贏楚知道自己動了心,可到底是對妃妃,還是千金?

喜歡上一個人他沒有多困擾,在他看來這是早晚的事。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在未來等著你。不管你經歷過多少苦難,流過多少淚水,當你遇到她時,你會知道所有的一切,不過是一種愛與勇氣的朝拜。」

只為了你有一天能遇到她。

這是他小時候辛晴經常說的話,

可心動的太突然,贏楚有些不確定了。

「熙姨……」

項小熙正在勸沈王爺吃藥,接到贏楚的電話有些意外。

「小楚?」

贏楚嗯了一聲半天沒開口。

「你是不是有事?」項小熙想到什麼問,「是不是妃妃給你添麻煩了。」

「不是。」他馬上說,「我……我有點事情想問問您。」

贏楚思前想後,才給項小熙打了電話。一是這一圈長輩中,只有項小熙不會笑話他。二……他想探探沈家的口風。

雖然沈王爺說過想把千金嫁給他的話,但是……沈家和他們家一樣,男人說的話不作數的……

「呵呵!怎麼突然這麼客氣了,有什麼就說吧!」項小熙警告似的看了沈王爺一眼。

想搶電話的沈王爺秒慫。

「人會不會突然之間喜歡上另一個人呢?」贏楚問,「一直都認識,一直把對方當親人,可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