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七章)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七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7-06 11:31  字數:3706

現代贏楚篇

薄如蟬翼的面具,萬家小島最高科技的產品,小小一張的造價高達幾百萬美元。

「怎麼樣?」沈千金拿起來對著鏡子在臉上扣扣索索一陣,再轉過來時是完全陌生的一張臉。

贏楚盯著看了幾秒鐘:「可以。」

如果不說,就是他在街上遇到了,也認不出是沈千金。

「會不會太丑了點?」沈千金又問。

贏楚眼神瞟了瞟:「不醜。」

何止不醜,雖然沒有她本身漂亮,可也算得上是美女了。

「你這種情況,越低調越好。」

沈千金翻了個白眼:「那也不能丑。」

贏楚:「……」

晚上這邊的員工來接他們去吃飯時,驚恐的發現老闆身邊的女人又變了……

「特助……」他們偷偷求助助理。

助理一副沒什麼大事的模樣:「唔,老闆的表妹很多,你們沒有表妹嗎?」

眾人:「⊙o⊙哦。」

沈千金吃完飯就去浪了,留下贏楚和手下談公事。第二天贏楚去公司,妃妃和他手拉手。

幾個員工又驚悚了。

「表妹……表妹嘛!」助理淡定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

讓幾位經理欣慰的是,這次的表妹很喜歡他們準備的東西,辦公室里的毛絨玩具和小點心。妃妃很開心的留在裡面玩玩玩吃吃吃,負責看護的秘書偷偷給開會的經理髮簡訊。

秘書:經理,我總覺這個表妹好奇怪哦!

經理:哪裡奇怪了?不要看人家長的漂亮就妒忌。

秘書:不不不,真的挺奇怪。一個成年人了,說話行為和小孩子似的。

經理:人家喜歡裝小孩子不行嗎?好好看著不許發表意見!

秘書:是……

「贏總,您真的親自和他們談嗎?」散會後幾個經理跟在贏楚身後,「太危險了吧,那些人……」

贏楚看了他一眼:「不然你們接著去談?」

「……」經理收聲了。

這次贏楚之所以來是因為他們在沙漠里蓋了間酒店,而如今施工已經到尾聲了,卻冒出了幾個人,說酒店佔用了他們村子的地方,必須要拆除。

當地的員工和他們談判過幾次,有兩次還動了手。用他們的話說,那些人就是一幫窮凶極惡的土匪,說不定本身就是什麼組織。

「都安排好了嗎?」贏楚問助理。

「安排好了,明天晚上八點在綠洲飯店。」

巴姆罕帶著幾個人從吉普車上下來,緊跟著他的一個光頭大漢張嘴就是一口大金牙:「如果一會談不妥我們就直接動手!」

「不是說贏家和道上有些關係嗎?」巴姆罕有些緊張,「萬一是什麼厲害的角色,那我們……」

「你怕個毛?」右邊突然伸出了一隻手拍了他一巴掌,一個金髮白種人呸了一口,「再認識誰又怎麼樣,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把人殺了毀屍滅跡誰知道是我們乾的。」

他不懷好意的嘿嘿兩聲:「就算真有本事查出來,我們也是你的手下,到時候自然有你背鍋哈哈哈哈!」

巴姆罕握了握拳,他本來不過是村子裡普通的青年,上個月這個叫巴頓的光頭還有這個叫希爾的白種人帶著一隊人闖進他家。

他們用父母和妹妹的威脅他替他們辦事,一開始他還以為是要做什麼違法的勾搭,後來才知道是要他代表村子裡去和一個公司談判。

「記著,如果他不肯賠償一個億,酒店就必須停工。」巴頓拍了他一下,「拿出點精神來,你全家可還指望你呢!」

說完一伙人哈哈哈大笑。

巴姆罕咬牙進了飯店,他覺得這些人根本就不想讓酒店繼續建造,因為只要對方不是傻子,就不會出這麼多錢……

「這位就是村裡的代表巴姆罕先生。」

「這是我們老闆贏楚。」

巴姆罕看著坐在圓桌後面的贏楚,有些詫異他竟然這麼年輕,還……長的這麼好看。

「請坐。」贏楚抬手,「巴姆罕先生,希望今晚我們有個愉快的晚餐。」

巴姆罕忐忑不安,坐下後眼神不停的往後看站在門口的巴頓和希爾。兩人目不斜視,就跟不認識他一樣。

「你的保鏢要不要下去吃點東西?」贏楚見狀問道。

巴姆罕馬上搖頭:「不……不用了。」

他可不能一個人待在這裡。

「不知道巴姆罕先生是做什麼工作的呢?」贏楚看著他,面無表情。

巴姆罕又開始緊張,總覺得的這個東方人話裡有話。

「種莊稼。」他咳嗽了兩聲,「我們家有一大片玉米地,還有土豆和甜瓜。」

贏楚慢條斯理的吃了口菜,瞟了他一眼:「巴姆罕先生不吃嗎?還是不合口味。」

「我來的時候吃過……」巴姆罕本來想說吃過了,可那樣好像不太對。於是又改口說,「我不餓,最近晚上減肥。」

贏楚擦了擦嘴:「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談談公事吧。」

服務生把菜都撤下去,一排文件擺上桌。

「關於之前的價格問題,我們希望巴姆罕先生在考慮考慮。」贏楚還是面無表情,眼底的笑意讓巴姆罕發抖。

「我們很有誠意,而且酒店蓋好後對你們村子的發展也有幫助。」贏楚敲了敲桌上一份文件,馬上有人把文件送到巴姆罕跟前。

「你看看,我們酒店可以收購你們村的農作物,以及釀造的美酒。甚至還可以提供工作崗位給你們,合同上寫的很清楚。」

巴姆罕已經在看合同了,他的眼睛越來越亮,如果真像合同里說的那樣,他們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