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三章)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三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7-02 03:24  字數:3575

現代贏楚篇一百三十三章

「不知道。」贏楚裝作思考的模樣道,「公司那麼多員工,我不可能每一個都認識。」

妃妃哦了一聲,乖乖去一邊午睡了。

贏楚皺了皺眉,又把之前嚴白青的資料拿出來。

嚴家在京城也是能算進四九城裡的,根紅苗正的紅三代。他父母排行老二,都是受過國家榮譽的藝術家。

嚴白青從小耳朵目染,十幾歲就出國參加比賽,如今他的一副畫價值少則百萬,多則千萬。去年還被宣傳部認命為藝術交流大使,年紀輕輕就經常出國訪問,人又長的好,在藝術界非常有名。

「除了弱一點,其他條件還行。」贏楚看了看一旁吃的跟小倉鼠似的妃妃,揉了揉眉心,要不要給那小子一個機會?

沈千金覺得贏楚有病。

「你說啥?」

「我說你覺得嚴白青怎麼樣?」贏楚又問了一遍。

「弱雞。」沈千金一臉嫌棄的說,「好好的你問他做什麼?」

贏楚喝了口咖啡:「哦,隨便問問,他不是在找你嗎。」

「他想給我畫畫。」沈千金摸了摸耳朵邊誇張的鑽石耳環,「要是平時倒是可以考慮,現在就算了。」

她也查了嚴白青,的確是個很有名的新銳畫家,貌似很多女明星就想找他畫像。

「聽說他從不畫人。」贏楚瞟了她一眼,「你是第一個。」

沈千金得意道:「我又不是普通人。」

「」

贏楚想到這孩子六歲的時候,他們一起在萬家小島過暑假,沈千金讓贏修給她捶背,贏二少氣呼呼的問她憑什麼。

沈千金怎麼說的?

「我以後是要嫁給龍王的,龍知道嗎?會飛的那種,神獸哦!我以後就是神獸王的夫人,你不聽話到時候讓他把你變成小狗。」

沈千金小時候一度以為龍王令是聘禮,她不是普通人,是遺落人間的神來的。給她灌輸這種白痴理論的沈公子,事後被張宓往死里抽了一頓。

但是沈千金好久都掰不過來,慢慢長大才明白了。當然,和她一樣蠢萌的還有贏二少。那幾年的暑假,他可沒少給沈千金當苦力。

導致兩人的關係直到現在也是見面就吵。

「所以你同意了?贏楚問她。

沈千金一副你是傻子嗎的表情:「當然不,我現在這種情況怎麼好去接觸別人。」

「他應該可以」贏楚頓了一下,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嚴白青這個傻白甜。

總得來說,這個傢伙就是一路順風順水長大,連小時候被政界對手綁架,都因為綁匪走錯路,車子直接進了山裡的軍事基地而被輕鬆救回來。

考大學被同學陷害丟了准考證,結果丟准考證的垃圾車正好壞在學校門口,風吹過准考證就飄到了嚴白青腳邊。

而那個同學卻因為跑錯了教室耽誤時間被取消資格

「這傢伙是福娃吧?」沈千金看完了嚴白青傻白甜的半生,「不然怎麼會運氣這麼好。」

「有些人天生福緣深厚。」贏家經歷過不少奇幻的事情,對這些東西還是相信的。

沈千金撇嘴:「能擋子彈嗎?能打的過我嗎?」

「」贏楚揉了揉眉心,「算了,你隨便吧。」

再沈千金看來,她一點都不覺得嚴白青是個什麼福緣深厚的人,因為每次遇到他就沒什麼好事,尤其是那個瘋女人

但她沒想到,自己這麼滖,大冷天的來蒸個桑拿都能遇見瘋子。

「就是她?」汶桃桃今天和珠寶大亨的千金一起來的,蕭凡早就聽汶桃桃說有個女人老纏著嚴白青。

她用輕蔑的眼神打量著沈千金,然後笑著和汶桃桃說:「你也太大驚小怪了,那女人的臉一看就是小三情婦,難不成你以為嚴白青他們家會讓他娶這種女人?」

聲音不大不剛好讓沈千金聽到。

「嗯,有些人就是想當小三臉也沒那個條件,誰給她三呢?」論嘴賤沈千金就沒輸過,她笑的像個狐狸精,「沒胸沒屁股,剪個短髮還以為是男的呢!」

蕭凡臉一冷:「你再說一遍?」

「為什麼?」沈千金把頭髮放下來,準備去按摩一下,「和你有關係嗎?」

蕭凡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的確,對方並沒有指名道姓,她一開口就落了下成。

「你別囂張!」汶桃桃急忙道,「上次讓你跑了,今天你別想那麼容易跑掉。」

沈千金懶得理她,抬腳就往預約好的房間走。蕭凡攔住她,似笑非笑的問:「你不是s市的人吧?」

「嗯,不是。」沈千金特別配合。

蕭凡和汶桃桃對視了一眼。

她們也覺得沈千金要麼不是本市人,要麼就是暴發戶或者冒充有錢人。因為s市的上流社會並沒有姓沈的,她們在各種名媛舞會上也沒見過她。

「老實說你真不聰明,不管你哪來的,都不應該這麼囂張。」蕭凡仔細打量著沈千金,發現自己比對方低時,不舒服的後退了幾步。

「警告你,別老纏著嚴白青,他是桃桃的未婚夫。」

沈千金故意抿嘴呵呵了兩聲:「嚴白青?誰呀?我不認識。」

「」蕭凡和汶桃桃臉色難看。

沈千金已經很不耐煩了,擱著她以往的性格,能動手絕對不逼逼,鬥嘴這種事情是要和親戚朋友在一塊才好玩。

「你」汶桃桃還不死心,蕭凡一把拉住她,「不是做頭髮嗎?我們走。」

被拉走的汶桃桃氣呼呼的問:「你怎麼回事?就這麼放過那個賤女人?」

「不然你要在公共場所和她打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