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修篇(一百二十三章)

現代贏修篇(一百二十三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6-16 21:16  字數:3684

現代贏修篇

當台上宣布最佳新人獎是顏夕的時候,顏夕激動的都要哭了。

「恭喜你!」簡一主動和她擁抱。

另一邊的董甜也面帶笑容的祝福她。

不管心裡怎麼不願意,攝像機前,誰也不會失了風度。

當然有些腦殘除外,比如另一個被提名的女星田雅麗。

田雅麗已經25歲了,出道三年拍過不少戲,今年好不容易演了兩個女主角。為了能拿到角色,她終於放棄了原則和自尊,成了一位珠寶富商的情人。

「放心,我已經交代過了,那個獎肯定是你的……」

昨天晚上老男人騎在自己身上信誓旦旦的保證過,可現在上台領獎的卻是別人。

「恭喜。」她板著臉說,連站都沒站起來。

掌聲那麼大,顏夕壓根沒聽見她的聲音,所以徑直往台上去了。

田雅麗冷著臉,攝像機正好照過來,她趕緊擠出笑容,可惜看上去彆扭又勉強。

「我要感謝很多人……」台上顏夕開始背伍楠提前準備好的台本。

官方的說完後,她頓了一下又說:「有一個人我特別想感謝,是他讓我有了自信,讓我相信我可以。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站在這裡的我……」

顏夕對著遠方舉了舉獎盃:「謝謝你!」

下面的記者激動了,多好的素材啊,瞬間就譜寫出了一段愛恨情仇來。

最佳男演員獎如同伍楠預料的一樣,給了陸成。看著他在台上款款而談的模樣,顏夕有些噁心。

「怎麼了?」簡一正好扭頭看見了她的表情。

顏夕搖搖頭:「可能冷氣太大了。」

「快結束了應該。」

顏夕笑了笑:「最佳女主角你也入圍了。」

「我沒戲,就是個陪跑。」簡一一副看的開的模樣,「我估計應該是楊景。」

讓她猜中了,果然是楊景。

頒獎禮結束後,就是宴會了。衣香雲鬢之間大家談笑寒暄,誰也不知道別人心裡想什麼,只看到一張張應酬虛偽的臉。

「我能先走嗎?」顏夕應酬了好幾個過來搭訕的什麼製片投資商之後受不了了。

伍楠看了看錶:「行,我留下,你和小蘇偷偷走。」

「你留下?」顏夕驚呆了,「原來楠哥你喜歡這種場合!」

「我這是為了誰?」伍楠狠狠瞪了她一眼,「這裡面都是機會,機會懂嗎?」

顏夕一邊說是是是一邊和小蘇溜出去了。

到了停車場,好死不死的又碰到了陸成。

「恭喜!」陸成先和她打招呼。

顏夕面無表情的點了下頭就要走。

「顏夕。」陸成叫住她。

顏夕沒回頭,繼續走。

「一分鐘,就說幾句話。」

小蘇看了看陸成,又看了看顏夕。

「姐,萬下在往這邊看呢,要不叫他過來?」

顏夕看了陸成一眼:「不用了,你回車上等我。」

小蘇哦了一聲,慢吞吞的走了。

「你想說什麼。」顏夕看著面前的男人,心裡突然湧出一股傷心絕望的情緒,她知道,那是原主的。

陸成露出一個特別溫柔的笑:「沒想到你能進著圈子,還能紅的這麼快。」

「沒有你快。」顏夕嘲諷道,「我還做了半年的武替。」

陸成皺了皺眉:「你還在怪我?」

顏夕不吭聲,她知道原主並不恨這個男人,這麼善良的姑娘卻被因為某人的貪婪和虛榮被活活逼死。

「顏夕,你進了這個圈子應該有體會。包括你這的角色,包括這次的獲獎,背後肯定有人在幫你吧?」

他查不到顏夕背後的人是誰,但是一定有人。

「這就是你想說的?」顏夕冷笑,「不要用你骯髒的思想去評價別人,不是每個人都想你一樣禽獸不如的。」

陸成的臉也冷了下來:「顏夕,你就不能好好和我說話嗎?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以前?」顏夕轉過身邁步離開,「以前的顏夕……已經死了啊。」

「你說什麼?」陸成沒聽清。

可惜顏夕已經走遠了。

「回去。」顏夕坐上車。

小蘇一路上都在偷看她。

顏夕本來閉目養神,被她看的好笑:「想問什麼就問,憋死你了。」

「呵呵……」小蘇湊過來,「姐,你和陸成以前就認識啊?」

「不認識。」顏夕淡淡道,「他覺得認識吧,可他認識的那個人不是我。」

見她又閉上眼睛,小蘇不要意思問了,心裡自己嘀咕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顏夕來的這個世界最不想見的也最討厭的人就是陸成,原本以為他不會再糾纏了,結果第二天她就和陸成的名字一起上了熱搜。

#陸影帝夜會新進小花旦,兩人在停車場熱聊。#有人發了這麼一個帖子,下面還有九宮格照片。

「抱歉小姐,是我疏忽了。」萬下第一時間道歉。

顏夕搖搖頭:「怎麼是你的錯,你看看這照片一點都不清楚,可見離的有多遠。」

如果不是她和陸成身上的禮服是頒獎典禮的那一套,都不能肯定就是這兩個人。

#吃飽好減肥:真是醉了,我一個路人都看不下去人家兩個人站那麼遠,熱聊個鬼啊!

#成成之家:就是,我們陸成才不可能看上什麼小花旦呢!

#美奶夕小紅花:樓上別逗了,好像我們夕夕看的上陸影帝似的。

#修羅殿我們去開房:講真,如果真要選一個影帝,我修比陸影帝強多了哈哈哈哈!」

樓很快就偏了,三家粉絲開始撕逼,直到突然有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