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修篇(一百二十章)

現代贏修篇(一百二十章)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6-14 06:23  字數:3716

現代贏修篇

「顏夕?」最中間的男人突然叫了一聲。

顏夕嚇了一跳,扭頭一看。

第一眼不認識,第二眼……哦,明星陸成。

陸成???

蘇蘇察覺到顏夕抓著自己的手突然顫了一下,她看了看顏夕,又看了看陸成。

「嗨!你也來逛商場啊?」

兩個人好歹錄過幾集真人秀,陸成摘下墨鏡沖她笑了笑:「贏小姐,好久不見!」

「嗯嗯,是挺久的。」蘇蘇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陸成的目光投向顏夕:「好久不見……」

顏夕:「我們以前見過嗎?」

陸成一愣,盯著顏夕的臉。

顏夕好慶幸自己帶著墨鏡,看吧看吧,反正啥也看不出來。

「抱歉。」陸成低下頭,又抬起頭,「顏小姐最近很紅,電影我也去看了,你演的很好。」

顏夕呵呵了兩聲:「比不上陸影帝啊!我一個新人,還要多多努力的。」

「到了。」蘇蘇插了一句,電梯已經到了停車場。

顏夕沖陸成點點頭,和蘇蘇先一步離開。看著她們走遠,經紀人忍不住問:「她為什麼裝不認識你?」

「這不是我一開始要求的嗎。」陸成笑了笑,「走吧,如果她真把我們的事忘了,我們也沒必要在糾結。」

小助手弱弱的道:「她現在可紅呢!聽說已經擠上了今年的四小花旦。」

「那是。」經紀人拉開車門,「有演技,又漂亮,缺的不過是機會。」坐上車後又嘖嘖嘴,「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拿到那個角色的,我可不信是什麼運氣好。」

這個圈子裡,漂亮有演技都多了……能紅的有幾個?

「要不我去查查?」

陸成猶豫了一下:「不要驚動別人。」

他也想知道,是誰讓顏夕進入這個圈子,還給她機會走上星途……

「小夕啊……」一上車,蘇蘇就睜著大眼睛問,「你和陸成什麼情況呀?」

「陸成?」贏修正要開車呢,猛的側頭問顏夕,「他看見你了?」

顏夕把眼睛摘下來,贏修這才發現小姑娘臉都白了。

「沒事沒事!有我呢。」他趕緊把人摟住拍了拍,「說話了?」

「嗯,他說好久不見,我說我們以前見過嗎,然後他就沒再說什麼了。」

蘇蘇在後排叫:「喂喂喂,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沒有。」贏修發動車子,「都是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回到別墅,妃妃抓著贏楚的衣角在看電視。真難為贏楚在電視里比卡丘比卡丘的聲音下還能面不改色的開視頻會議。

「哥,東西都送來了?」客廳角落有一堆購物袋。

蘇蘇跑過去把她和顏夕的幾個挑出來:「剩下都是妃妃的,拿上樓吧!」

贏修被徵用,抱著一半和贏楚上樓,還有小尾巴妃妃。

「她自己會換衣服嗎?」進了卧室贏修欠欠的問了句。

贏楚瞟了他一眼:「一開始不會,後來會了。」

「你……你教的?」贏修震驚了。

媽呀,他大哥要是看了沈千金的身體,事後還不被戳瞎?

「護士教的,我閉著眼站在旁邊。」贏楚一腳踹過來,「不是說了不要胡思亂想嗎?」

贏修做了個投降的姿勢跑到門口:「大哥,別說我沒提醒你啊,現在她和你這麼親密,可都是假的。真正的千金什麼樣你知道的吧……」

「不會。」贏楚把門一關。

贏修摸了摸鼻子,撇撇嘴往樓下走。

他覺得就妃妃那黏糊人的勁,是個男人都得出問題。不過又一想,贏楚應該不會吧……畢竟他腦子裡就沒有女人和戀愛這兩個單詞。

第二天。

「夕夕我們今天幹什麼?」贏修精神飽滿的拉著顏夕下樓。

顏夕正要說話,餐廳里走出來一個女人。

「你起晚了,沒有早餐。」沈千金穿著緊身連體西裝,大紅的口紅讓她看上去如同一個女王。

此時女王殿下嫌棄的看了贏修一眼,然後又對顏夕說:「小夕有,我把你那份留下了。」

贏修和顏夕一臉懵逼的看著霸氣側漏的女人,腦子裡有隻小白兔一蹦一跳越來越遠……

「你沒事吧……」顏夕試探著問。

雖然贏楚說她24小時一變,雖然現在的裝扮的確是沈千金,可她還是忍不住問了句。

沈千金甩了甩頭髮:「沒事,昨天謝謝你和蘇蘇。」

「不客氣,我們……」

「你買的衣服還行,蘇蘇的……」

「我的怎麼了?」蘇蘇正好從門口進來,「妃……千金是回來了!」

沈千金接住撲過來的小姑娘,摸摸她的頭:「你買的衣服我是不會穿的。」

「為什麼嚶嚶嚶……」蘇蘇假哭,「明明很可愛!」

「那你自己穿吧。」沈千金不為所動。

誰會穿那些二次元的漫畫衣服……

顏夕在心裡感概,明明沈千金比贏家兄妹還大幾歲,贏楚還好一點。贏修和蘇蘇跟她在一個畫面的時候,好像人家是姐姐似的……

「我今天約了人,晚上回來。」沈千金看向贏楚,「我會儘快處理完手頭的事,然後跟你回S市。」

她也不想回,可是沒辦法,變成小兔子的她只認贏楚。如果換成另外一個人,沈千金都懷疑是不是他給自己下了迷魂藥。

「天亮前要回來。」贏楚提醒她,「不要去泡酒吧。」

沈千金做了個知道的手勢,踩著高跟鞋走了。

贏修和顏夕的特意迴避,讓蘇蘇更好奇了,她一直惦記這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