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修篇(一百零三)

現代贏修篇(一百零三)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5-23 22:15  字數:3710

第1117章現代贏修篇

白何是李潔的親生女兒。

「二十幾年前李潔的丈夫也就是白何的父親總是家暴,李潔受不了就跑了,那時候白何還小。沒幾年她父親也遭遇車禍去世。」

「白何靠著一大筆賠償金長大,她以為她媽媽早死了。」

贏修一不小心就聽到個過去的故事。

「白何不知道?」

「不知道,李潔從來沒告訴過她。」

沈家騰想了想笑道:「這下佟玉算是踢到鐵板了。」

誰也不敢小看一個母親的力量,李潔為了白何一定會想盡辦法。

「我就說這是場好戲吧!」贏修伸了個懶腰。

白何的戲份被刪掉了,第二天顏夕到了咖啡館,導演臨時改了戲。

「今天先拍你和吳洋,贏修回影視城補拍和神女的戲去了。」

顏夕暗搓搓的幸災樂禍,能想像到贏修那張黑臉。

「小蘇。」休息的時候,她問小助理,「你知道誰接替了白何嗎?」

「好像是張怡。」小蘇想了想說,「也是咱們公司的,現在正熱播的電視劇她演女主角,聽說收視率可高呢!」

顏夕在網上搜了一下,是個挺漂亮的女孩子,長的特別像古代仕女。

「小夕,你準備好了嗎?準備開拍了。」

顏夕忙站起來:「好了!」

今天拍的這場戲,是顏夕扮演的九尾天狐封印了妖力,在繁華都市開了一家妖怪咖妃館,陪在她身邊的,是青梅竹馬的上古凶獸混沌天祁。

「你怎麼了?」顏夕一出就看見吳洋板著臉,好像誰欠他幾百萬似的。

吳洋面無表情的瞟了她一眼:「醞釀情緒,天祁不是個面癱嗎。」

劇里顏夕管天祁叫大天,這隻上古凶獸幻化成人形後就沒有表情,永遠是一副殭屍臉。

「……你慢慢醞釀。」顏夕忍著笑走了。

吳洋還在後面問他經紀人:「我這樣不帥嗎?」

顏夕和吳洋拍了兩天後,贏修才出現在劇組,這時候網上關於視頻泄露事件已經有了結果。

「白何不小心把手機丟在了餐廳,有人撿到然後發現裡面的視頻就賣給了微博的那個大。」顏夕看著網上的報道,不可置信的問伍楠。

「那要是這樣,劇組……劇組為什麼要換人啊?」

贏修斜眼看她:「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

顏夕露出討好的笑容:「我肯定沒有影帝聰明。」

「認知還是很正確的。」贏修得瑟道,被沈家騰往嘴裡塞了個蛋撻。

就算還是影帝也不能鄙視他們家藝人,伍楠冷哼了一聲道:「這事肯定是他故意泄露出去的,不過背後估計有人活動了,對外才會這麼說。」

「所以她一點責任都不用付,啥事沒有?」顏夕突然覺得這個世界也不盡然那麼好了。

要是擱她那邊,能動手就不會動嘴,有仇就把人弄死,沒仇為了搶物資也可以把人弄死。哪像現在,有關係有錢才能把人弄死……

「說了你傻吧……」贏修又斜眼看她,「她不是被劇組趕出去了嗎?而且,圈內人誰不知道怎麼回事,她以後的星途很難走了。」

顏夕有些唏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姑娘總和自己過不去,可如今落得這種下場她也挺同情對方的。

然而很快她就顧不上同情別人了,因為這部戲是單元故事,很快每個單元的主要人物開始進場,第一個就是佟玉。

佟玉演一個器靈,是女主人生前用的眉筆,因為帶著強烈的怨念而死,慢慢的這股怨念就產生了靈念,附著在陪葬的眉筆中。

百年後被人帶到俗世中,器靈化成一個叫柳眉的都市女孩。她的上司,就是原本主人轉世的夫君。

「卡!」導演第八次喊停。「怎麼回事?」

佟玉穿著一身唱青衣的戲服,第一次見到顏夕飾演的九尾天狐,萬妖之首。

「張導,這個袖子纏住了。」佟玉也一臉無奈。

張藝看了她一眼,扭頭沖化妝師吼:「趕快給她弄好。」

第一次喊卡,是聽到佟玉念數字台詞的顏夕,當場就驚呆了。

「佟玉,沒有人告訴你我的劇組不能這麼念台詞嗎?」張藝當時臉就黑了,什麼玩意?

不好好背台詞念數字,當他的劇組是什麼地方?

「抱歉導演!」佟玉趕忙道歉,「我忘記是您的劇組了,台詞我都背過的,我們在試一次吧!」

第二次喊卡,是佟玉踩到一塊小石頭,硌到了腳。

「誰負責打掃的?那麼大塊石頭看不見?」導演吼道,「場務今天的工資都別要了!」

第三次,第四次……每一次佟玉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偏偏這些問題還不是出自她身上。導演氣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可是又罵不著人家,最痛苦的是顏夕。

因為這場戲她是吊在威亞上的……

「張導。」第八次喊卡之後,贏修不知道什麼時候從保姆車上跑過來了,「既然這麼不順,就早點放飯休息,下午晚點開拍,完不成任務就拍夜戲好了。」

張藝已經被氣的沒脾氣了,胡亂擺了擺手:「放飯,放飯!」

佟玉聽到贏修話時臉色變了變,不過沒人注意她,大家的目光都在顏夕身上。

「姐,怎麼樣?」小蘇眼圈都紅了,「我扶你走。」

整整吊了五個小時,男人都受不了,別說一個姑娘了。

顏夕兩條腿都打顫,兩邊肋骨疼的好像斷了似的。她靠在小蘇身上一步一步慢慢往保姆車走,還沒走幾步呢,被佟玉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