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贏修篇(九十五)

現代贏修篇(九十五)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5-23 22:15  字數:3714

第1109章現代贏修篇

三人組成立。

等JU離開了,顏夕單手握拳:「楠哥!小蘇,我們要齊心協力,走上娛樂圈的高峰!」

楠哥和小蘇:o╯□╰o

「咳咳!那個……夕夕啊,你的行李多嗎?要是不多的話,趁著天還沒黑我們去搬家吧?」

顏夕正有此意,於是三個人開著公司給配的保姆車衣錦還鄉似的離開了。

「我們都是占你的光。」路上小蘇開始碎碎念。

原來她已經一年多沒跟過藝人了,之前被藝人欺負,一氣之下跑去學習。剛回來就被公司選中分給了顏夕。

而楠哥就說來話長了,他以前是陸成的經紀人。

「就是那個總在贏影帝後面的陸成?」顏夕之前惡補的時候看過這個人演的電視劇,覺得還好。沒什麼特別厲害的地方,但是也能看的過去。

「夕夕姐你不知道那個陸成有多虛偽。」小蘇巴拉巴拉的開始說,「楠哥一手把他捧紅的,結果他一出名就把楠哥拋棄了。」

那都是三年前的事,陸成和贏修作為少年偶像前後出道,然而陸成無論是臉還是演技都不如贏修,更別說背後的勢力了。

所以贏修可以輕易拿到資源,他卻不行。

「道不同不相為謀。」楠哥笑了笑,「他覺得跟我在一起永遠也到不了巔峰。」

顏夕心想,他不是應該覺得只要贏修活著他就到不了巔峰嗎……

「他這幾年還不是就那樣。」小蘇撇撇嘴,「這種忘恩負義的人一定沒好下場。」

聽完了楠哥那些年的悲催的故事,顏夕家的小區也到了。對面的猥瑣男人看見他們,偷偷溜到門口問。

「你要搬走了?」

「你太太說下個月不租給我了,我當然要搬走。」顏夕往行李箱里塞東西。

宿舍里什麼都是新的,她只要帶自己的衣服就好。

「這位是?」兩個女孩子進卧室去收拾,楠哥堵在門口笑咪咪的問,「房東先生?」

男人打量著楠哥:「你是她男朋友?」

「不是,是同事。」楠哥並沒有說自己的身份。

顯然,這個鄰居也不知道顏夕是個演員。

「是同事啊!」男人往裡面瞅了瞅,「那顏小姐要搬去哪?」

「搬去我們公司的宿舍。」

「宿舍啊……那是不是好幾個人住一起的?」男人一臉可惜,他老婆咚咚咚跑過來揪住他的耳朵,「怎麼?還想記住地址好去找那個小賤人?」

楠哥皺了皺眉,看著兩個人罵罵咧咧的回了對面,轉身問顏夕。

「你有沒有什麼把柄在他們手裡?」

顏夕一臉懵逼:「啥……啥意思?」

「楠哥的意思是等之後電影上映他們一定會到處說認識你。」小蘇一臉慎重的說,「剛剛那男的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楠哥也表情嚴肅:「小夕,我希望你完全信任我,把你住在這裡發生過的事詳詳細細講給我聽。」

「我明白了楠哥。」

在去宿舍的路上,顏夕把之前原主身上發生過的事講給兩人聽。大概就是經常被男房東嘴上佔便宜,女房東罵幾句。

「我到挺感謝她的,要不是她天天看的緊,那男的真說不準會對我做什麼。」

楠哥點點頭:「我知道了,這事我記下,以後看情況安排。」

到了宿舍門口,顏夕一臉激動的看著十八層的高樓,小蘇也激動。

「姐,我還是頭一次來呢!」她之前帶的藝人沒資格住進來。

顏夕突然看著兩人:「你們住哪裡?」

「呵呵!我們另有地方住,你放心。」楠哥拉著行李箱,「走吧,進去!」

電梯門打開,裡面走出兩個人。

「沈哥!贏影帝!」楠哥打招呼,小蘇在一旁星星眼,她頭一次離贏修這麼近。

顏夕則又想到了那個Y字母,到底是不是贏修……

「你傻了?」贏修走到她跟前。

顏夕回過神,馬上彎腰行禮:「影帝好!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請多多關照。」

「呵呵……」贏修嘲諷道,「你想多了,我住頂層,你住一樓。」

啊?顏夕尷尬的看向楠哥。

「越紅的藝人,住的就越高。」沈家騰笑了笑,「不過我相信等魔王那部電影上映後,你一定會再搬一次家。」

果然是個靠實力說話的地方……

贏修帶上墨鏡用走紅毯的氣勢走了出去,直到電梯門關上小蘇和顏夕才收回目光。

「姐,影帝真帥啊!臉長的真好看啊!」小蘇做西子捧心狀。

顏夕點點頭,不得不承認贏修那張臉是好看的一塌糊塗的。

「小夕,你是不是和贏修有什麼過節?」觀察細緻的楠哥問,「我怎麼覺得他和你說話的態度不對勁。」

顏夕嘆了口氣,用一種我是無辜的語氣把之前開了贏修腦勺的事講了一遍。

小蘇一臉驚嘆:「姐,原來上次影帝住院真是被打的啊?」

當時官方和他自己的微博都說是拍戲意外。

「呵呵……」顏夕傻笑。

楠哥卻鬆了口氣:「這沒事,他不會和你計較,而且馬上你們要進同一個劇組了。」想到什麼他又補充了一句。

「小夕,盡量不要得罪贏修,不然公司也保不了你。」

萬惡的資本主義……

顏夕點點頭。

儘管剛剛被贏修嘲笑過,可當顏夕親眼看見自己分到的房間時,簡直要高興瘋了。

「這……就我一個人住?」

小蘇跟狗似的,找到了衣帽間一邊掛衣服一邊說:「我姐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