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八十九)

現代蘇蘇篇(八十九)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5-23 22:15  字數:3798

第1103章現代蘇蘇篇

雷玄出了病房,正要回蘇蘇那邊去,就看見ju急急忙忙跑過來。

「boss,雷策出國了,而且我們跟丟了他。」

「老頭子出手了。」雷玄不意外的說,「不然就他的本事跑不了。」

ju指了指病房:「要不要告訴贏家,他們去查比我們快。」

「不用。」雷玄看了他一眼,「我沒有靠老丈人的習慣。」

ju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心想人家還沒說把女兒嫁給你呢……

「我們的人都撤回來,去找僱傭兵。」雷玄挑了挑嘴角,「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蘇蘇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要不是醫生說她沒事,其他人都以為她又昏迷了。

「喝點粥,我炖了好幾個小時,裡面的雞肉和松茸都炖的爛爛的!」辛容吹了吹勺子,送到蘇蘇嘴邊,「這幾天要吃的清淡一點,你也乖乖配合,爭取早點出院。」

贏望父子三人站在她身後,贏修是個閑不住的,問道:「蘇蘇啊,你之前說做了個夢就醒了,你夢到什麼了?」

「夢到爺爺奶奶了。」蘇蘇把嘴裡的粥咽下去。

辛容想到什麼扭頭問:「你沒告訴爸媽吧?」

「沒有,怕他們要過來。」

兩位老人年紀都不小了,之前蘇蘇情況那麼危險,要是讓他們知道,肯定要飛過來。折騰一下身體再出點問題就麻煩了……

「我夢到爺爺奶奶年輕的時候了。」蘇蘇回憶之前的夢境,非常清晰,「奶奶可漂亮呢!還有,他們穿著古代樣式的衣服。」

贏修一聽來了興趣:「你記得這麼清楚啊!那快講講,夢裡什麼壞境?只有你和爺爺奶奶嗎?」

「很漂亮的一個花園裡……」蘇蘇比划了一下,「還有許多奇怪的小動物,我一開始還以為穿越了呢!」

穿越這個詞在贏家代表著特殊的意義,大家不約而同的看辛容。

「然後呢?他們有和你說什麼嗎?」

蘇蘇想了想,把辛晴的話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然後發現大家的表情很奇怪……

「你們怎麼了?我哪裡說錯了嗎?」

贏修:「媽……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奶奶,蘇蘇才醒過來的……」

其他人:「……」

如果辛晴和贏擎蒼已經不在了,那這真可以說是先人託夢,可他們還活的好好的呢!這事怎麼算也算不清楚了。

「咳!」辛容把碗放下,「行了,總之蘇蘇沒事就是好事。蘇蘇啊,回頭見了你爺爺奶奶,可以給他們講講。」

蘇蘇乖乖點頭,然後結結巴巴的問:「玄……玄哥哥沒來嗎?」

「你還想他呢!」贏修馬上說,「人家忙公司有事,可比你重要多了。」

辛容瞪了他一眼:「別聽你二哥胡說,阿玄早上才走,守了你兩天一夜都沒休息,要不是我趕人,還要留下呢!」

「那我不吵他,讓他好好休息吧!」蘇蘇露出個甜甜的笑容。

看的贏家三個男人心裡都不是滋味。

養的水靈靈的蘿卜就要被豬拱了……o ̄ヘ ̄o#

「阿玄,你之前不知道贏家那丫頭的身份?」雷一恩好不容易等到雷玄回來,有一肚子話想問,「她為什麼要跑去給你當助理?你們是不是就認識?」

雷玄一顆心都在醫院裡,打算洗個澡就回去的。結果被老頭子扣下,臉色就不太好看。

「爺爺,比起這個,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個解釋,雷策去哪了?」

雷一恩抿了抿嘴角:「他已經知道錯了,再說贏家那姑娘不是也沒事了嗎,難道你還要把他怎麼樣不成?」

「你覺得你這樣是幫他?」雷玄突然笑了,「你把他交給我,還能留條命。可你卻讓他跑了……」

雷一恩眉頭皺的老高:」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雷玄看著他,「你最好祈禱贏家人找不到他,不然就等著給他收屍吧!」

「阿玄,你不能看著你弟弟死啊!」雷一恩咳嗽了兩聲,一旁的管家趕忙拿出葯。

雷玄搖頭:「爺爺,你要搞清楚,現在不是我讓他去死,是你送他去死的。贏家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們背後那位萬老闆。」

「爺爺你見過他吧?當年就是他的人送我回來的。」

雷一恩當然見過,不過也只是泛泛之交,但是他很清楚萬老闆的本事。連基地組織,和軍方都顧忌的人……

「你……」雷一恩面帶乞求的看著孫子,「能不能去通融一下……」

雷玄臉一冷:「可以,贏家要個公道,我去把命賠給人家,來救你的寶貝孫子。」

「不行!」雷一恩急了,捂著胸口想站起來。

管家扶住他勸道:「老爺您別急,大少爺你也少說幾句吧!」

「爺爺,別說我沒給他機會,讓他馬上去給贏家道歉,估計還能留條命。要是讓贏家先找到他,那……」

雷玄剩下的話沒說完,雷一恩卻早就明白了。

晚上,蘇蘇剛睡著,就覺得臉上痒痒的。

她睜開眼,對上一張熟悉的臉龐。

「玄哥哥!」

「蘇蘇……」雷玄小心的拉住她的手,「你別動,小心傷口。」

蘇蘇笑了笑,然後突然嘴一撇:「我……我差點就見不著你了。」

「是我不好。」雷玄撫摸她的額頭,「如果我早一點發現你來,就不會出事了。」

蘇蘇吸了吸鼻子,面對家人時她都沒有哭。可現在卻覺得可委屈可委屈,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哪裡疼?」雷玄嚇了一跳,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