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八十八)

現代蘇蘇篇(八十八)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5-23 22:15  字數:3633

第1102章現代蘇蘇篇八十八

「容容!」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呼。

幾人扭頭一看,辛容癱倒在贏望身上,臉色蒼白的看著他們。

「你們剛剛說什麼?我的蘇蘇怎麼了?」

「媽」贏修趕忙跑過去,「你先別急啊,手術很成功,現在只要等蘇蘇醒來就好了。」

贏望直接把人抱起來,放到牆邊的凳子上,用餘光看了雷玄一眼。

雷玄沒有躲閃,而是對他點了點頭。

「我說過蘇蘇會沒事,你要是再著急,等會她醒了你又暈倒就不好了。」

辛容紅著眼圈使勁搖贏望的胳膊:「那你讓我看看她,讓我看看她!」

「可以嗎?」贏楚問醫生。

醫生:「我們馬上送大小姐去加護病房,大家可以去那邊探望。」

蘇蘇靠在辛晴懷裡,她覺得這個夢太舒服了,要是永遠不醒該有多好!

「傻丫頭,那你還見不見你的玄哥哥,見不見家裡人了?」辛晴戳了戳她的腦門,「你知道什麼地方是最好的地方嗎?」

蘇蘇搖搖頭:「家?」

「是有愛人的地方。」辛晴看了眼贏擎蒼,後者溫柔的拉住她的手。

「和你愛的人在一起,哪裡都是家。所以不要害怕,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你們還在一起,就沒什麼不能面對的。」

蘇蘇堅定的點點頭:「我知道了奶奶,等我醒了就告訴爸爸我要和玄哥哥在一起!」

「阿晴。」贏擎蒼突然叫了她一聲,「我們該走了,再拖下去,她就回不去了。」

蘇蘇一臉茫然的看了看兩人:「我要回去哪啊?」

「乖!去你該去的地方。」辛晴抱了抱她,「記住奶奶的話,要幸福哦!」

蘇蘇正要說爺爺奶奶和我一起回去,就發現辛晴和贏擎蒼都不見了。接著身邊的小動物也不見了,遠處的花花草草幻化成白色的光圈。

「蘇蘇!」辛晴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過來,「往有光的地方走。」

蘇蘇四下張望:「奶奶?你在哪啊奶奶!」

「乖孩子,聽奶奶的話,朝著有光的地方走,不要回頭,快點走!」

病房。

「怎麼還不醒呢?」贏修圍著病床轉圈。

窗外已經大亮,眼看就到中午了,可蘇蘇一點動靜都沒有。

醫生說如果天黑之前還沒醒,那醒來的幾率就很小了

「你不要轉了。」贏楚看了眼弟弟,又看了眼坐在床邊的雷玄。

贏修忍著怒氣,辛容被贏望勸到旁邊病房休息了,這個傢伙就趁機跑進來。跑進來就跑進來吧,竟然還得寸進尺的拉住蘇蘇的手不放。

要不是贏楚攔著,他又要打人了。

「蘇蘇?」雷玄突然叫了一聲。

贏修正要罵他,就見雷玄騰一下站起來了。

「她眼睛動了!」

「真的?」贏修撲過去,「蘇蘇?」

贏楚快步走到床前,果真!蘇蘇的眼皮一顫一顫的。

「醫生!醫生」雷玄衝到門口喊。

十幾個醫生匆匆跑進來,正要給蘇蘇做檢查,就見病床上的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玄哥哥」她看到雷玄,露出笑容。

贏修在旁邊不是滋味的說:「你就看見他了嗎?」

「二哥大哥」蘇蘇動了動腦袋。

贏修又哎呀:「別動,別動,當心傷口!」

「蘇蘇」雷玄緊緊握著她的手放到嘴邊,「謝謝你醒過來,謝謝」

蘇蘇虛弱的扯了扯嘴角:「玄哥哥,你哭了。」

辛容得知蘇蘇醒了,哭著就跑進病房。

「媽」

「蘇蘇啊」辛容嗚嗚撲到病床上,想抱她又不敢,只好拉著女兒的手哭。

雷玄默默的退到後面,贏望走到病床前摸了摸蘇蘇的臉:「下次還亂跑嗎?」

「你別這麼說。」辛容不幹了,「蘇蘇才剛醒,你幹什麼呀?」

瞪完老公,辛容又問女兒:「哪裡難受嗎?傷口疼不疼?現在還不能吃東西,等你好了想吃什麼讓老二去賣。」

「嗯」蘇蘇扯了個嘴角,眼睛一閉一閉的。

雷玄皺著眉頭想說什麼,可辛容一直在說話,他幾次都沒法開口。

「媽,蘇蘇的身體很虛弱,讓她休息吧!」終於,贏楚說話了,「你看她,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辛容馬上把蘇蘇的手放回被子里:「對對!乖女兒快睡吧,睡醒了就好了。」

蘇蘇想說她沒事,又看著雷玄有好多話想告訴她,可卻抵不過身體的反應,很快就閉上眼睡著了。

「阿玄。」辛容沖雷玄笑了笑,「這次多虧了你。」

雷玄鞠了一個躬:「阿姨,好久不見。」

「是啊,我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孩子呢!」辛容壓低聲音。

贏望拉著她要走:「去旁邊休息。」

走到門口又丟下一句:「你也過來。」

雷玄自然知道這個你說的是他。

「贏總。」他和贏楚道,「麻煩你照顧蘇蘇。」

贏楚看了他一眼:「這是我妹妹。」

看著雷玄出去,贏修也走到門口往隔壁張望。

「你說爸會同意嗎?」

贏楚已經開始處理公司的文件,頭也不抬的說:「會。」

「那太便宜他了!」贏修忍不住喊。

被贏楚瞪了一眼,又馬上把聲音壓低:「這次都是他害的蘇蘇。」

「這次的事,責任在我。」贏楚合上文件,「你知道那個人綁架蘇蘇的動機嗎。」

「我知道啊!」贏修坐到他對面,「但是我不信。」

他家大哥雖然面癱著一張臉,人也冷冰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