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八十二)

現代蘇蘇篇(八十二)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4-27 03:18  字數:3550

第1096章現代蘇蘇篇八十二

雷玄去了一條老街,街角有一家老舊的酒吧,裡面昏昏暗暗,沒幾個客人。

「先生,想喝點什麼?」酒保也是個大叔,叼著煙懶洋洋的問。

雷玄坐在吧台上,看了眼酒櫃:「威士忌。」

「年輕人,我這裡可沒什麼樂子,你應該到另一條街的蘭桂坊去。」大叔把一杯威士忌放到雷玄面前,「是不是走錯門了?」

雷玄喝了一口酒:「我找的是你。」

「找我?」大叔擦了擦他的煙斗,「我可不認識你這麼有錢的人。」

「十三年前,你在雷家做保鏢。」雷玄說了句。

大叔楞了:「你你怎麼知道?」

「還記得當年你去碼頭接回來的孩子嗎?」

「記的,是雷家的」大叔突然瞪大眼睛打量著雷玄,「你是大少爺?」

雷玄笑了笑:「邁爾克,好久不見。」

林恩家族百年前可以和皇室匹敵,可隨著歲月的變遷,早已失去當初的輝煌。後來連祖宗的基業都守不住,只好把家族的女孩嫁給對手聯姻。

人性是貪婪醜陋的,當嘗到這種好處後,林恩家樂此不疲。

「你爺爺都和你說了吧?」一頭捲毛金髮的中年男人一臉悲痛的看著雷玄,「我女兒就這麼沒了,她還那麼年輕,我」

「林先生。」雷玄打斷他,「你女兒的死是她自作自受,是你們林恩家教子無方,我沒時間聽你膩歪,關於你的提議,我拒絕。」

林哈利一愣:「你拒絕?」

「我拒絕。」

「你爺爺知道嗎?」對方火了,「還有,你應該叫我伯父!」

兩個人坐在車裡,外面就是墓園,不遠處牧師正在禱告,林恩家的人站在墓碑前祈禱。雷玄收回目光:「我和你們家不熟,我爺爺知不知道沒所謂,雷家現在做主的是我。」

「你你你」林哈利指著雷玄,「我要給雷老爺子打電話!」

雷玄挑了挑眉:「我要是你,就冷靜下來,我們可以重新談談,畢竟兩家日後還要合作,更何況你們家也不止一個女兒。」

「」林哈利眼神一亮,對啊!他還有兩個女兒呢。

但是一個比雷玄大,一個才15歲。想了想,他像是下了決心似的說,「好,那你說怎麼辦?」

「你們之前的提議我不可能接受,但是林家以後可以做我們北邊工廠的材料供應商。」雷玄看著他,「林先生可以考慮考慮,我後天回華國。」

林哈利自己做不了決定,林恩家現在三個兄弟共同當家。

「好,我們商量一下在答覆你。」

雷玄還沒到家,雷一恩就接到林恩家的電話,不動聲色的聽他們抱怨完之後,嘆了口氣說:「我老了,有些事做不了年輕人的主,唉」

那口氣就跟個被虐待的孤寡老人似的,電話那面的人心裡一堵,卻再也說不出什麼抱怨的話。最後只能商量雷玄的提議,想在價格上抬一抬。

「阿玄這孩子最像年輕時候的我。」雷一恩掛斷電話,一臉滿足的笑了笑,「雷家交給他,一定能再上一個高度!」

「老爺,那您還老讓二少爺去找麻煩。」老管家給他端了杯茶,您明知道大少爺心裡有怨。」

「那是老二家唯一的血脈,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被阿玄弄死。」雷一恩搖了搖頭,「就當我對不起阿玄吧」

雷玄說給林恩家三天時間考慮,可他第二天就打算走。

「你今天就要走?」吃晚飯的時候,他一提出來雷一恩就皺眉頭,「那明天誰去和林恩家談。」

雷玄瞟了眼低頭吃飯的雷策:「你不是還有個孫子嗎。」

「你是說讓阿策去?」雷一恩沉默了一會,「阿策,你行嗎?」

雷策笑了笑:「爺爺要是讓我去的話,我會儘力的。」

「那你去吧!」雷一恩想了想,「如果搞不定,就給我打電話。」

雷策壓下眼底的陰霾點頭:「當然,我會的!」

中午,雷玄準備去機場,車子開出大門時遇到了從外面回來的雷策。

「你這麼急著回去,是為了那個小助理?」

雷玄:「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我趕時間。」

「爺爺不會讓你娶一個助理的。」雷策笑了笑,「你確定不去和林恩家談嗎?」

「你不是一直想聯姻嗎?」雷玄反問他,「既然你不嫌他們家那些女人臟,我非常樂意你娶一個回來。」

雷策收起笑容:「那我也等著看你怎麼把你的小助理娶回來。」

「好啊!」雷玄笑了笑,「你可要睜大眼睛看仔細了。」

雷策冷冷看了他一眼,轉身進了大門,雷玄看著他的背影,想到什麼笑容更大了:「走吧。」

「二哥,我今天晚點回來!」早上贏修出門的時候,蘇蘇從樓上跑下來說。

贏修用膝蓋猜:「難道雷玄這麼快就回來了?」

「是呀!」蘇蘇喂二寶吃了塊肉乾,「我下午去要去接他。」

贏修酸溜溜的說:「怎麼從來不見你接我呢?」

「那你下次回來我去接你?」

「接什麼接!」正好下車的沈家騰喊,「到時候記者又要亂寫了,你快點上車,要遲到了。」

蘇蘇咦了一聲:「你們不是去劇組嗎?」

「去機場,飛s市做訪談。」沈家騰看了看贏修「你的行李呢?」

贏修一臉懵逼:「我以為是明天。」

「」好生氣,好想打死他!

蘇蘇捂著嘴噗嗤噗嗤笑,沈家騰黑著臉一路拎著贏修的領子上樓收拾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