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八十)

現代蘇蘇篇(八十)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4-26 01:42  字數:3748

第1094章現代蘇蘇篇

蘇蘇今天腦袋沒那麼難受了,只要不劇烈運動就不疼。她不想再躺著,這會和贏修窩在沙發上看劇。

「是你做的?」蘇蘇裝模作樣的問。

贏修吞掉嘴裡的荔枝核:「你真不知道?」

「我怎麼會知道?」蘇蘇低頭繼續看手機,「我以為是二哥給我出氣,那不是你就是大哥。」

「你出事後林凱麗就被雷玄抓走了。」贏修瞟了她一眼,「他沒和你說什麼嗎?」

蘇蘇瞪圓了眼睛:「你又不讓我見他,我去哪聽啊!」

「那你怎麼一點都不奇怪……」贏修打量著她,「這麼鎮定?」

「拜託!」蘇蘇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著他,「我吃了這麼大的虧,你們要是不做點什麼我才吃驚好吧……」

不過,她也沒想到雷玄會讓林凱麗被……畢竟好歹是個名媛。不管是不是因為濫交猝死的,這種死法也挺讓人那個的。

就在蘇蘇覺得這麼對林凱麗是不是有些殘忍的時候,網友又在林凱麗的推特里發現了她以前就有這種嗜好。

「她們那個圈子裡,很多名媛會在十八歲成人禮讓自己真正成人,有一些還以當晚和幾個男人在一起為榮,發到推特上炫耀。」

贏修也翻牆去看林凱麗的推特了,給她看照片。

「這是她十八歲那天發的。」

蘇蘇看了一眼,照片上是林凱麗在一個男人懷裡,旁邊還有兩個男人拉著她的手。三個男人都露著八塊腹肌,而林凱麗則穿著性感的睡衣。

o╯□╰o

「所以,這種事對她來說很平常。」贏修把手機丟掉倒了杯紅酒,「你可不要同情她,雷玄這次乾的不錯。」

蘇蘇一聽眼睛立馬亮了:「那我能見他了嗎?」

「我才不信你沒有打電話。」贏修哼了一聲,「我下午要去劇組,晚上十點回來。」

蘇蘇覺得他二哥越來越像小公主了。

走的時候,贏修還不忘記回頭提醒她:「不許讓那傢伙來,聽見沒?」

「是是是!」蘇蘇把他送出門,笑眯眯的揮了揮手。

等車子開遠了,立馬拿出手機發信息。

雷玄就在路口,和贏修的保姆車擦肩而過。

「剛剛過去的那輛邁巴赫怎麼那麼眼熟?」沈家騰覺得那車牌在哪見過。

贏修沒好氣的說:「廢話,那是雷玄的車。」

「哦!怪不得。」

「然後呢?」見他哦了一聲就低頭看行程表了,贏修不滿的踢了踢腳,「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沈家騰奇怪的看著他:「我有什麼好說的?」

「你到底和誰一國?」

「反正肯定不是你。」沈家騰無語,這麼幼稚,還一國……

贏修雙手抱胸:「我生氣了,明天的廣告不去了!」

「明天的廣告是贏氏的,你不去你自己和大少說。」

贏修:Σ°△°︴

雷玄帶著二寶正大光明的從門口進來。

「你別動!」他把二寶放下小心的抱起蘇蘇。

二寶急的撓他褲腿,使勁叫。

「二寶!」

雷玄直接抱著人坐在沙發上,二寶趕緊跳到蘇蘇腿上,用腦袋頂她手,還想站起來親她臉。

「我懷疑二寶是只假貓……」蘇蘇一本正經的說,「我在貼吧看其他貓都特別冷漠,有的連摸都不讓,還撓人呢!」

二寶瞄了一聲,舔了她臉一下。

被雷玄看到,不動聲色的提溜到地上:「它該吃點心了。」

「這是剛買回來的,快嘗嘗!」蘇蘇掰了一塊牛肉乾給二寶,二寶坐在地上啃去了。

雷玄摸了摸蘇蘇的頭:「還疼嗎?」

「好多了!」蘇蘇輕輕晃了晃腦袋,「只要不太用力就沒事。」

「快別動了。」雷玄把人輕輕放到沙發上,起身去拿門口的籃子。

蘇蘇捧著臉傻笑:「你給我帶好吃的了呀!」

雷玄帶了榴槤千層派和巧克力慕斯給她,裝在漂亮的盤子里,一看就很貴。

「這是什麼?」最後他還拿出一個保溫桶。

「燕窩。」雷玄把保溫桶打開,倒了一碗出來,「乖一點,都喝掉。」

蘇蘇噗呲噗呲偷笑,覺得雷玄很像她爸,每次辛容不舒服的時候,贏望就愛給她喝燕窩。

「怎麼了?」雷玄捏了捏她的小臉,「笑什麼。」

「沒什麼啦……」蘇蘇不好意思的用碗擋住臉。

雷玄端過來喂她:「想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了,和我有關?」

「嗯!覺得你以後一定是個好丈夫。」

雷玄手一頓,喂蘇蘇吃了一口燕窩才若有所思的道:「我們結婚吧!」

「噗!」蘇蘇差點把嘴裡的燕窩吐出來,「結婚?」

雷玄彎了彎嘴角:「你都暗示我了,當然要結婚。」

「我沒有!」蘇蘇馬上喊,結果用力過度,腦袋嗡一下。

她把蛋糕一丟捂住頭,雷玄嚇壞了趕緊抱住她:「我開玩笑的,你別這麼激動。」

「討厭……」蘇蘇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嚇死我了。」

雷玄眼神幽暗:「你就這麼不願意嫁給我?」

「誰說的?」蘇蘇喊完就把嘴唔上了,「我是說……太快了吧!」

其實一點都不快啊……她可想馬上就嫁給雷玄。可是家裡肯定不同意,贏望曾經說過,二十五歲以後才能嫁。

雷玄繼續喂她:「我們可以先訂婚。」

「你還不到26歲吧,是不是太早了?」

「你是在提醒我你的生日快到了嗎……」

蘇蘇一愣,她是年根生的,去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