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七十一)

現代蘇蘇篇(七十一)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4-17 17:06  字數:3885

第1085章現代蘇蘇篇七十一

回去找吳勇的路上,他們看到一個人往半人多高的機器里倒玉米,然後就聽見啪啦啪啦的聲音,無數顆玉米粒就從下面流出來了。

「老鄉,這個機器一天能打多少個玉米啊?」贏修好奇問了一句。

心想這比我們之前用的那個方便多了。

「能打一萬斤!」

蘇蘇嚇了一跳:「一萬斤?」

「對的呀!」老鄉說著又倒進去一麻袋玉米。

贏修和蘇蘇默默的轉身離開,原這才是高科技……

吳勇還在那賣饅頭,助理小凱正被一個大嬸拉著不放。

「後生今年多大啦?有對象了沒?」

小凱:「阿姨我28了,您買饅頭嗎?」

「28啦?那都有媳婦了吧?」

「還沒……阿姨您買五個饅頭吧!」

「阿姨給你介紹個媳婦吧!我們村的麗芳,人長的可招人稀罕,才23歲,和你正好相配。」

「您拿好,五個饅頭兩塊錢。」

「那麗芳……」

「謝謝阿姨,有空我會去你們村的。」

「那好好!阿姨等著你啊,等著你……」

蘇蘇沖小凱抱拳:「厲害!」

「哪裡!」小凱抱拳回禮。

贏修心血來潮也主動叫賣,吳勇在旁邊數錢,蘇蘇看他手裡抓著一把毛票,吐沫橫飛……

眼看就到中午了,饅頭還剩十幾個,贏修和蘇蘇卻不能耽誤時間了,他們要趕回去,蘇蘇要給小朋友準備禮物。

「不要走啊!」吳勇抱著贏修的胳膊不放。

贏修踹他:「我們還有任務呢,勇哥你別鬧!」

「蘇蘇!」吳勇又想抱蘇蘇。

被贏修踢到一邊,小凱拉住他:「哥,趕快,有這個時間都賣掉兩個了。」

「你這個負心漢!」吳勇捂著胸口對贏修指啊指。

換來贏修一個白眼,拉著蘇蘇跑了。

「這個蛋糕真漂亮呀!」還是接他們進村的那個大叔,說這話的時候還看了眼攝像機。「快上來,我送你們回去。」

等蘇蘇和贏修上了拖拉機,大叔小聲問:「我是不是不應該看那個機器?顯得自然一點?」

「……是的。」

蘇蘇在心裡感嘆這位大叔的綜藝感挺強的,回到老奶奶的窯洞,一進去就見老人在裹腳。

「咋就回來了?這麼快?」老奶奶顯然受到了驚嚇,刷一下就把腳塞進被子里了。

蘇蘇贏修攝像師:什麼情況?

「嘿嘿……」老奶奶又把腳拿出來。

蘇蘇這會看清楚了,心裡一驚。

那分明是纏過足的腳,腳掌畸形的窩在腳心處,看上去真是……

「奶奶,怪不得您穿繡花鞋這麼漂亮,原來是因為腳小!」贏修很快反應過來,嘴裡毫不猶豫的誇獎道,「我還是頭一次見呢!」

儘管大家都覺得這種舊社會的惡習是殘害女人的一種殘忍手段,可絕對不能讓老奶奶這麼想。

「我也是頭一次見!」蘇蘇走過去,離近了她看的更清楚。

老奶奶的五個腳趾頭幾乎都已經變成一塊肉了,連指縫都看不大清楚,蘇蘇心裡發顫,還是沒忍住問了句。

「奶奶,纏的時候疼嗎?」

「疼啊!」老奶奶一臉慈祥的看著她,「那會我比你還小,還是個娃娃呢……我爹娘想把我嫁給隔壁村的地主,說人家不要腳大的婆姨……」

窯洞外冬日的陽光照在院子里,投影出一片斑駁和清靜。暖和和的窯洞里,滿頭銀髮的老奶奶回憶過去的事情。

時光彷彿突然變得漫長起來,那些發生在大山深處的故事平凡的如同這個小村莊每天的朝作夕拾。

卻又那麼深刻的交織成一生的回憶。

一個老人的一生,那麼長又那麼短的在窯洞里回蕩,直到老奶奶打了個哈欠:「哎呀,我是不是說的太多了?你們還沒吃午飯吧?」

「我們吃過了!」蘇蘇扶老人下炕,「在集市上吃的。」

贏成一袋袋往出拿:「這是白面饅頭,這是炸小魚,這是鹵雞腿和雞胗,還有……」

他們買了很多東西,大部分都是吃的。

「現在天氣涼,放院里也不會壞,您沒頓飯熱一點吃。」蘇蘇把東西放好,又從背簍里拿出蛋糕,「奶奶,您看看好看嗎?」

老奶奶笑的嘴巴都合不攏:「好看!真好看!」

蘇蘇和贏修回自己住的窯洞,蘇蘇不讓贏修進來,連攝像小哥也不讓。

「我要給二妞準備生日禮物。」啪一聲把門關上了。

贏修摸了摸鼻子,轉身進了隔壁,把攝像小哥攔在外面:「我也要給二妞準備禮物!」說完啪把門關上了。

兩個攝像小哥:我們不信!

二妞是老奶奶家的小孫女,和村長家的孩子在一起上學。紅豆村的學校就在村子東頭,是幾年前一個幾個好心人捐建的。

蘇蘇覺得老奶奶這麼照顧他們,雖然不是二妞的生日,她也想送個禮物給孩子。

「。」走進辦公室,「雷策給我們送請帖了。」

雷玄正在給蘇蘇發簡訊,她那邊沒信號,但是他希望等蘇蘇能用手機的時候,第一時間看到自己的消息。

「你去嗎?」上宮紅把文件收起來問,「想必很快市的人就知道你們的關係了。」

雷玄看了眼請柬:「丟掉。」

「不去啊?」把請柬丟進垃圾桶,「不去的話可就由著他說了。」

如果雷玄不去,到時候雷策在宴會上說出他和雷玄的關係,在添油加醋的引導一下,還不知道那些記者第二天會寫成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