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五十二)

現代蘇蘇篇(五十二)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3-31 09:27  字數:3549

第1066章現代蘇蘇篇五十二

蘇蘇去醫院看馮露,盯著她的腦袋看了半天。

「看什麼呢?」馮露吸溜吸溜喝雞肉粥,把腦袋側過去給她看,「那,這呢!」

頭上禿了一塊,周圍是黃色的碘伏痕迹,中間貼著塊紗布。

「噗!」蘇蘇忍不住笑了。

馮露也不介意:「我自己看不見,不過想來應該挺搞笑的。」

「張怡怎麼說?」蘇蘇看了眼門口,小心的從包里把二寶拿出來。

馮露啊的叫了一聲:「你把二寶帶來了!!!」

「噓……」蘇蘇把門插好,「你想把醫生引過來啊?」

「好可愛!!」馮露兩眼放光想抱抱小傢伙。

二寶警惕的看著周圍,當然它只是弓著腰姿勢看上去比較警惕,一雙大眼睛是還是蠢萌蠢萌的。就像贏修常說,它只有這一種表情……

「它撓人嗎?」馮露見小傢伙毛都豎起來了,一時不敢動它。

蘇蘇抱起二寶放到馮露懷裡:「摸摸它就沒事了。」

果然,摸了兩下二寶就開始呼嚕,過了一會就露出肚皮任由馮露蹂躪了。

「那個張希沒來過嗎?」

馮露被二寶治癒了,這會心情很好,哼了一聲:「她?見我頭破流血就跑回房間了,是張怡和她媽送我來醫院的。」

周濤辦好手續也跑了,昨天晚上還是張怡一直陪著她到半夜。

「放心,她回來跟你道歉的。」蘇蘇想起上宮紅的話,「不然,你就告她蓄意傷人。」

「拉倒吧!」馮露撇撇嘴,「張怡昨天哭的稀里嘩啦的,就是替她妹妹道歉,還求我不要告她。」

蘇蘇隨手剝了個橙子:「又不是她把你弄傷的,她道什麼歉。誰的錯,誰承擔。」

「我也是這麼想的,大不了就是工作不要,一定要和那小賤人死磕到底!」馮露一臉豪氣的揮了下手,「姐的腦袋哪能隨便磕,是吧總裁夫人?」

蘇蘇白了她一眼:「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總裁夫人不會讓我丟掉工作的哦?」馮露抬起二寶的爪子揮了揮,「要是因為這事張怡不用我,就給我換個明星吧!」

說完馮露表情嚴肅的又補了句:「當然,前提是雷總願意,不是你去求他。」

「傻瓜!」蘇蘇知道她是怕連累自己,遞給過去半個橙子笑道,「本來起因就在我嘛!你也是被我連累啦。」

張怡聽完李姐的話一臉為難:「我妹妹真不是故意的,她年紀小臉皮薄,又讓我媽寵壞了,恐怕不會去醫院道歉的。」

「她十八歲,已經成年了。」李姐無語的看著張希。

最開始分給她時覺得這姑娘長得秀秀氣氣,有種古代仕女的婉約氣質。就算不能大紅大紫,在古裝戲裡也能佔個位。

結果……沒想到是個腦子有水的,性格真是讓人頭疼。

「你想清楚,你妹妹現在得罪的是誰。」李姐耐下性子提醒她,「雷總已經知道了她是你妹妹,你覺得他會放過你嗎?」

張怡一臉驚恐:「可……可我妹妹沒怎麼樣啊?他的女朋友不是安安全全的從警局出來了嗎?」

「那又怎麼樣?你們家得罪了雷總女朋友也是鐵板釘釘的事。」

李姐見她還搞不清楚狀況,乾脆直接說:「你要是還想在省的娛樂圈混下去,就讓你妹妹去道歉。不然,你就自己去和雷總道歉。」

後半句是氣話,可李姐顯然低估了張怡的智商,她竟然真的偷偷去找雷玄了。

「雷總!雷總!」

雷玄要去醫院接蘇蘇,剛發動車子,一個女人突然從旁邊衝出來。

「張怡?」後面車上的和上宮紅趕緊下來攔住她。

張怡咬了咬嘴唇,一臉凄苦的看著雷玄:「雷總對不起!我是來替我妹妹道歉的。」

「你妹妹?」雷玄推開車門下來。

估計他已經把這對姐妹忘了,提醒了句:「昨天在警察局的那個……」

「那你搞錯了,應該給你的助理道歉。」雷玄皺了皺眉,「讓開。」

張怡見他要走,急了,竟然想直接撲上來,被死死拉住。

「雷總,我妹妹還小,您就原諒她吧,我會好好補償馮露,好好對她的。」

雷玄發動車子,壓根沒理她。

上宮紅也回到車上,只有嘆了口氣:「給你個忠告,老老實實帶你妹妹去道歉,不然後果你自己承擔。」

張怡臉一白,想起李姐的話,知道這個後果意味著什麼……她一個人在原地發了會呆,然後拿出手機給家裡打電話。

「希希,我們去醫院。」周濤推門進來。

張希正在睡覺,被子一蒙:「我不去!」

「乖,聽媽媽話,去道個歉就好,不然你姐姐的星途就完了。」周濤心裡也不好受,這兩個女兒是她的寶貝疙瘩,哪一個委屈都心疼。

張希掀開被子坐起來:「多大點事啊,哪那麼誇張,就算那個什麼雷總是娛樂公司的老闆,爸不也是電視台的嗎?難道我們就這麼怕人家?」

「你不懂,趕快起來跟我去醫院。」周濤連拉帶拽的把人帶出了門。

蘇蘇和馮露舉著手機看她錄製的那期真人秀,強大的字幕組在後期果然無所不盡其用,贏修被吊在半山上的鏡頭,配了特別凄涼的圖片。

而那些蠶寶寶頭上還冒出我們是無辜的字眼,以及蘇蘇最後爆發自己爬上山時,給了個披著超人披風的特效。

「這女人真討厭!」馮露笑著笑著突然說,「一副白蓮花相,偏偏很多男人就吃這套。

她說的是董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