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五十一)

現代蘇蘇篇(五十一)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3-29 18:36  字數:3543

第1065章現代蘇蘇篇五十一

「先先生你們的甜點。「服務生結結巴巴的開口,身後的經理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

這傻小子,活該找不到女朋友

蘇蘇清醒過來,注意力被甜點吸引了。雷玄輕飄飄的看了服務生一眼,後面的經理趕緊上前。

「雷總還滿意今天的晚餐嗎?我們廚房最近新研發了一款布丁,我送幾個給這位小姐嘗嘗。」說著他推了一把那傻小子,「快去端出來,不不不!打包,打包的漂亮點!」

贏修回到別墅,一進去二寶就朝他跑過來,喵喵叫著蹭他的褲腿。

「它是不是胖了?」贏修輕輕把毛糰子踢開,什麼樣的物種三天不見就胖一圈,豬嗎?

沈家騰把二寶抱起來,小傢伙瞪著大眼睛蠢萌蠢萌的看著他:「小貓本來就是長身體的時候,很正常。」

「所以它的存在就是吃吃吃睡睡睡,然後長肉。」贏修一臉嫌棄,「和豬有什麼區別?」

「當然有。」沈家騰摸摸二寶的小腦袋,小傢伙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你見過這麼可愛的豬嗎!」

贏修突然眯了眯眼:「沒想到是這樣的沈哥。」

竟然是個隱形毛絨控。

「我如果早知道你是這樣的贏家二少,也不會同意當你的經紀人。」

「切!」贏修扣了扣耳朵,「我去洗澡了,你幫我叫個外賣再走啊。」

沈家騰看著他上樓,涼涼的丟出一句:「你這樣下去不會有妹子喜歡的,到時候蘇蘇都嫁人了,你還是單身狗。」

「呵呵」贏修轉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你不記得你攔過多少女人想讓我的床?我這種不叫單身狗,叫鑽石狗好嗎!」

反正都是狗

沈家騰沒好氣的說:「她們不想嫁的不是你,是你的姓。」

「哎!我投胎好啊,我就姓贏啊!」贏修得瑟道,「你的命就沒我好。」

呵呵好想打死他。

因為贏修的話,沈家騰沒給他叫外賣就走了。他洗澡出來等了半天都沒聽見門鈴響,才意識到估計沒飯吃。

「老沈肯定是更年期了,最近脾氣怎麼這麼大」贏修嘀嘀咕咕的拿起手機自己叫了份外賣,放下手機就看見二寶坐在那看著他。

「你眼睛瞪那麼大幹什麼?」贏修用腳碰了碰小傢伙,「真蠢!」

二寶歪了歪腦袋,萌噠噠的看著他。贏修眼神瞟了瞟,好吧他不得不承認這貨好像是有那麼一點可愛

蘇蘇回來的時候,就看見贏修坐在沙發上吃燒烤,二寶坐趴在他旁邊啃一條小魚乾。看見她回來了,跳下沙發跑過來喵喵叫。

「二寶有沒有想媽媽?」蘇蘇把小傢伙抱起來親了親。

贏修笑話她:「我可沒有這種它是公的還是母的?」

「二寶是弟弟。」蘇蘇抱著貓走進來,「你自己叫的外賣吧?」

沈家騰晚上是不會讓贏修吃這麼油膩的食物的。

「你帶什麼回來了?」贏修看了眼茶几上的盒子。

呵!包的還挺漂亮。

「布丁。」蘇蘇拿過來,「吃嗎?」

贏修打開,裡面放了六個櫻花形狀的布丁。

「賣相不錯!」他拿起一個,還不忘記在二寶臉跟前晃晃,「吃嗎?吃嗎?」

蘇蘇打了他一下:「二寶不能吃,討厭!」

「它明明想吃。」二寶已經開始扒他的腿了。

「那也不行。」蘇蘇把二寶抱回來,「貓不能吃這些。」

想到什麼她警惕的盯著贏修:「你不要趁著我不在胡亂喂它,要是喂出病來,我就告訴大哥你欺負我!」

「你這個沒良心的小白眼狼!」贏修拿起抱枕砸她。

蘇蘇哈哈笑著抱著二寶跑了。

第二天贏修一大早就去了劇組,正好把蘇蘇捎到公司,蘇蘇進電梯的時候,看到門口進來兩個人。

「你這是不是胡鬧嗎?現在人進了醫院,要是公司怪罪下來誰擔責任?」年紀大一點的女人臉色不太好看,一直在說旁邊的年輕姑娘。

「這是意外啊!我妹妹也不是故意的。」姑娘一臉委屈,「馮露都說不介意了」

電梯門關上的瞬間,蘇蘇聽到了馮露兩個字。她急忙想按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打給馮露。

「喂」有氣無力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

蘇蘇一聽馬上問:「馮露?你是不是進醫院了?」

「是啊,別提了。」馮露一提這事就來了精神頭,「蘇蘇,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倒霉!」

世界這麼大,偏偏人和人之前的緣分就是那麼小。馮露本來想去逛超市,可經紀人李姐突然打電話讓她去接張怡,還說張怡家好像出了點事,讓她陪著回去看看。

「你猜怎麼著?」馮露吸了口氣,「我一進她家,就看見了下午警察局的那對母女,原來她是張怡的妹妹!!」

嘶蘇蘇也吸了口冷氣,「這這真是」

「太巧了對不對?」馮露呵呵了一聲,「她們倆看見我表情也跟見鬼似的,可當知道我是張怡的助理後,就開始囂張了。」

張希仗著在自己家,竟然直接就上手,馮露哪能讓她打著啊!躲開就準備還擊,結果張怡好好的突然衝到兩人中間,她只好收回手。

「張希那個不要臉的趁機推了我一把,我腦袋磕桌角上了。」馮露氣憤的說,「縫了三針呢!三針!」

蘇蘇聽完後唏噓道:「不會留疤吧?我等會去看你,你想吃什麼?」

「留不留的吧,反正在頭髮里看不見。」馮露倒是想得開,「隨便,當然要是大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