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四十五)

現代蘇蘇篇(四十五)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3-24 04:07  字數:3736

第1059章現代蘇蘇篇四十五

蘇蘇鼓著臉看他,雷玄忍不住戳了戳她的酒窩,心想我的小姑娘怎麼這麼可愛呢……

「我這是無師自通,男人天生的。」他說著又親了她一下,「蘇蘇也進步了,剛剛沒咬我舌……」

蘇蘇捂著他的嘴:「你不許說啊!多丟人。」

「有什麼丟人的。」雷玄自從喜歡上一個人開始,二十幾年的激情好像一下子都釋放出來了,他無法抑制自己的本能,看不見蘇蘇就想她。

看見了,就想……吃掉她!讓她在自己身下綻放,哭泣,求饒。

當然,這種念頭可不能讓小姑娘知道……

「餓不餓?」雷玄想起她晚上都沒正經吃飯。

蘇蘇摸了摸肚子:「還好,但是想吃好吃的。」

「想吃什麼。」雷玄抱著小姑娘心軟成一片。

「火鍋。」蘇蘇舉手,「那種濃濃的芝麻醬小料的火鍋!」

雷玄敲了敲擋板,上宮紅的聲音傳過來。

「,正在訂飯店。」

蘇蘇瞪大了眼睛:「他……他們聽到了?!」

「……」雷玄忘了這茬。

蘇蘇滿臉通紅,掙扎著想從他身上下來。

「沒事,他們聽到也當沒聽到。」雷玄不肯放手,牢牢抱著她,「乖,別動!」

蘇蘇覺得特別丟人,剛剛他們親成那樣,都讓人聽到了。明明他們家的車每次爸媽在擋板這面做什麼他們都聽不到的……

「你的車質量不好。」蘇蘇覺得是車的問題。

雷玄想了想:「好,回頭就換一輛。」

「你看看這個。」為了轉移小姑娘的注意力,好讓她乖乖坐在自己腿上,雷玄把一旁的盒子拿過來。

盒子上面還扎了粉絲的絲帶,濃濃的浪漫氣息。

「花?」蘇蘇想起贏修的話。

「打開看看。」

絲帶一解開,蓋子就被頂開了,露出一個銀白花紋的小腦袋。

「啊!小貓咪!」蘇蘇叫了一聲。

那個小腦袋繼續往出拱,兩隻耳朵和其他的貓不一樣,是貼在腦袋上的,眼睛特別大,棕色的眼珠一臉無辜的看著蘇蘇。

「從國外的貓舍直接買回來的,他們說這叫貓蘇格蘭折耳貓。」雷玄一開始想送蘇蘇禮物時,並沒有想到小動物,可他無意間在網上看到一隻折耳貓的照片。

那兩隻懵懂無辜的大眼睛和他的小姑娘一模一樣,於是他就從國外的貓舍訂了一隻。

「我知道,這種貓的基因有問題,一定要專業正規的貓舍才能避免遺傳病,但是據說也無法百分之百保證。」

蘇蘇把小貓抱出來,小貓圓圓的腦袋在她懷裡蹭蹭。

「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蘇蘇舉起小貓,聽到它喵叫了一聲。

雷玄並不知道這種貓還有說法,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讓她養了。

「我很喜歡!」蘇蘇啪嘰親了他一口,「給它起給名字吧?」

見小姑娘是真的開心,雷玄在她嘴角回親了一口:「好,你起。」

「二寶!」蘇蘇摸了摸小貓扣在圓圓腦袋上的耳朵,「起個接地氣的名字比較好養活。」

雷玄沒意見,他的目的只是想讓小姑娘開心。

「貓的東西我已經送到別墅去了,辦公室也放了一套,你可以帶它去公司。」這樣他開會的時候,蘇蘇也不至於無聊。

蘇蘇抱著新進寵物二寶看著他,一人一貓莫名同步了,四隻圓溜溜的大眼睛。

「……」雷玄忍不住又親了上去。

贏修等到蘇蘇進門,第一眼看見的卻是她懷裡的小貓。

「所以……那個快遞箱子里是它的東西?」贏修一臉嫌棄的看了眼呆萌的二寶,「這玩意哪有棉花糖好?」

贏家可是有一隻獅虎獸和金毛犬的,不過……都已經仙去了。

「雷玄送的!」蘇蘇把毛茸茸的小傢伙舉起來,「它叫二寶。」

呵呵……贏修自動把二寶歸到了雷玄陣營:「和送它的人一樣傻。」

「二寶才不傻!」蘇蘇瞪了他一眼,「你見過這麼萌的貓嗎?多可愛。」

贏修一點都不覺得二寶可愛,那圓腦袋上兩隻大眼睛,又總是一副呆傻表情。貓不都應該是高冷傲嬌的嗎?

「我覺得他可能送了你一隻假貓。」看著那隻二寶不停蹭妹妹的脖子,贏修鄙視道,「其實是只狗吧?」

蘇蘇不想理他了,把二寶放下去收拾它的東西。

第二天沈家騰來接人的時候,就看見客廳的沙發上一個毛球在滾。

「喲!哪來的小貓啊……」

蘇蘇端著貓碗從廚房出來:「可愛吧?它叫二寶。」

「這貓怎麼沒耳朵?」沈家騰對寵物沒研究,看清楚後驚訝道,「長的倒是可愛,蠢萌蠢萌的。」

「折耳貓。」蘇蘇把碗放到專用的碗架上,掀起二寶的耳朵,「那,這不是耳朵嘛!」

二寶埋頭吃罐頭。

「雷玄送的?」沈家騰猜,贏修是最不喜歡這種小動物的。

蘇蘇捧著臉點頭,笑嘻嘻的給二寶梳毛。

「還真是……」沈家騰摸著下巴,覺著平時冷冰冰的雷玄不像能幹出這種事的人,看來是真的很喜歡蘇蘇了。

不過他能不能過得了贏望那關才是重點,聽說雷家在歐洲的本部很亂,贏望是不會把蘇蘇嫁到那種地方去的。

「怎麼這麼早?」贏修晃晃悠悠的從樓上下來。

二寶吃完了罐頭,看見他撲上去想咬贏修的拖鞋。

「看,果然是只狗。」贏修動了動腿把二寶踢開,「它打預防針了沒?」

二寶栽了跟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