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四十三)

現代蘇蘇篇(四十三)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3-23 05:42  字數:3739

第1057章現代蘇蘇篇

「蘇蘇!」

雷玄的聲音有些急,他已經打了好幾次了,一直沒人接。

「你等一下。」蘇蘇扭頭盯著攝像師。

攝像師:你無視我不行嗎……

「我要換衣服午睡了。」蘇蘇拉開外套拉鏈。

攝像師默默的退了出去,反正屋子裡還架了四個呢!

蘇蘇躲進洗手間:「好了,說吧!」

「有人欺負你了?」雷玄批頭就問。

「你怎麼知道?」蘇蘇驚訝完了又噘著嘴說,「那算什麼欺負,充其量就是噁心到了我了。」

雷玄笑了:「我忘了蘇蘇很厲害,但是身為男朋友,我有義務幫你噁心回去。」

「用不著。」蘇蘇嘿嘿道,「我又不是娛樂圈的人,再說了她們也就是為了節目效果,若是真惹到我,不用你說我也會打回去的。」

雷玄嗯了一聲,蘇蘇心裡酥麻麻的:「你……你在幹什麼呢?」

「我在想你。」

撩人的技能什麼時候又升級了……

「嘿嘿嘿嘿……」蘇蘇傻笑。

雷玄聽到她的笑聲,這兩天鬱悶的心情瞬間就好了,想起什麼道:「小綠很好,它也想你了。」

「……」蘇蘇反應了一下,才想起小綠是她新進的寵物。

「晚上就回去啦!」蘇蘇算了算時間,「你……你去接我嗎?」

雷玄當然會去,他也準備了個驚喜給蘇蘇。

「boss,那兩個女人要不要……」ju見他掛了電話,把古月和董甜的資料遞過去,「古月是東野娛樂明年力捧的新人,董甜則是浩明專門培養來和東野打擂台的。」

一個性感嫵媚,一個清新脫俗。

「我們為什麼沒有新人。」雷玄問。

上宮紅看了他一眼:「有,簡一。」

雷玄皺了皺眉,那個女人最近好像挺安分。

「她一直在劇組拍戲,這次是女二號。」ju接著說,「製作班底不錯,她起步高,所以我們給她接的都是大電影。」

之前三國合拍的仙俠片賀歲檔上映,相信簡一能火一把。明年她的咖位肯定要升一升的,至於能升到什麼位置,就要看公司舍不捨得捧她了。

「boss,你怎麼說,是用她,還是換人?」

上一次簡一的突然改變,雷玄讓人去查,卻沒有任何發現。但他還是不相信一個愚蠢的人能突然變聰明,背後一定有人。

「不用換。」雷玄挑了挑嘴角,「既然她已經用了公司的資源,公司當然要從她身上把錢賺回來。不過……還是讓人盯著點。」

ju點頭:「放心,一直盯著呢!那這兩個女人……」

「蘇蘇說不用理會,至少現在不用管她們。」雷玄彎了彎嘴角,他的小姑娘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這一點他很喜歡。

受了委屈就要打回去,謙讓這種美德他不需要,他的小姑娘更不需要。

蘇蘇沒想到她打回去的機會馬上就來了……

「下午是集體遊戲,只要你們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插秧的任務,就可以獲得豐盛的晚餐,並且還可以開我們的豪華座駕前往機場。」

導演把任務卡遞給他們。

贏修看了一眼問:「沒完成呢?」

「沒完成就沒有晚飯吃,然後自己想辦法去機場。」

王凱小聲說:「我才不信,我們一分錢都沒有怎麼去?這裡離機場200多公里呢!」

「你一定要相信,我們導演說到做到的。」他的攝像師好心提醒,「上一季在國外不是有個前輩沒完成任務,就自己想辦法去的機場嗎?」

大家開始回憶。

「我想起來了!」蘭新一拍手,「姓寧的前輩,她不肯完成任務,覺得導演嚇唬她,結果導演真把她一個人丟下了,最後在馬路上攔車折騰了幾個小時才到機場的。」

大家的神情凝重起來,吳勇倒是樂呵呵的。

「不就是插個秧嗎?我會我會,我教你們!」

大家轉移到一片水稻田,有幾個老鄉挽著褲管已經在裡面幹活了。導演組讓他們換好衣服下去,每個人都認真的看老鄉如何插秧的。

「這麼簡單啊!」王凱看了一會又開始不老實了,「我會了!」

導演問他們:「都會了嗎?」

眾人點頭。

「那就開始,就這一片,2個小時插完,老鄉檢查合格後就算你們完成任務。」

陸成提議:「我們分配一下吧,每個人負責幾道。」

「就從那邊排。」吳勇喊,「一人一道正好。」

大家分配好,一人腰上掛一個竹簍子,裡面放滿了秧苗,學著之前老鄉的模樣開始插秧。

「哎呀,怎麼立不住啊!」古月第一個插下去馬上就倒了,她試了好幾次都不行。

王凱也跟著喊:「我的也立不住!」

「你們勁太大了。」吳勇教他們,「要用巧勁,才能立住。」

贏修和蘇蘇倒是沒倒,不過也立不直。

大家就這麼以不倒為標準,深一腳淺一腳的前進。沒一會,董甜就站起來揉了揉腰。

「唉……農民伯伯真辛苦!為什麼不用機器種呢!我見電視上割麥子的時候都是機器。」

蘭新在她旁邊,隨口說了句:「那是麥子,這是水稻,又不一樣。」

「我知道啊!水稻就是白面嘛。」董甜一臉感慨,「我大學的時候經常下鄉的,不過看見的都是機器作業。」

蘇蘇扭頭看著她:「水稻是白面?」

「當然了!」董甜笑咪咪的,「蘇蘇你不會不知道吧?我們吃的白面就是水稻成熟後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