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三十三)

現代蘇蘇篇(三十三)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3-13 07:56  字數:3673

第1047章現代蘇蘇篇

節目組買到了半夜零點的航班,雖然時間還早,可是大家都不敢出去,連買特產的機會都沒有。就呆在房間里發微博。

國內的粉絲們都很關心他們,看到自己愛豆平安趕緊送上祝福什麼的。

「二哥,回去後節目組會不會改成國內旅行啊……」蘇蘇希望這個節目就這麼結束好了,不過估計不可能。

贏修一邊打遊戲一邊嗯了一聲:「如果是國內游,應該會改成周錄。」

「什麼叫周錄?」

「就是一周選一個地方,錄幾天然後放我們回家。」贏修想了想,「也就是說不用一個月都跟劇組在一起了。」

蘇蘇挺高興:「這樣啊!」

咚咚咚……外面敲門。

「是我們!」跟拍導演的聲音。

蘇蘇開了門。

「導演說讓拍幾個鏡頭。」

贏修抬了抬眼皮:「這一集還能用?」

「能,到時候做個單獨特播!」

還沒拍完了,胖導演就跑來了。

「影帝啊~~~~~」

說話就說話,帶什麼波浪線……

蘇蘇警惕的看著導演。

「咳咳,是這樣!你看,我們地球是一個大家庭對吧?現在這裡的人們遇到了苦難和危險,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是不是可以給他們一些心靈上的安慰和祝福呢?」

贏修斜睨他:「好好說話我們還能是朋友。」

「我們想去現場拍。」

蘇蘇瞪他:「可以去?」

「不用到跟前,周圍拍一拍也好啊!」導演搓著手,「這個可是第一手資料,然後你們在露個臉,表示哀悼祝福什麼的……」

贏修想了一下同意了:「女孩子就不要去了,我們幾個去。」

「行嗎?」蘇蘇不放心。

「沒事,這會街上都是警察。」贏修換了件衣服跟著導演組走了。

蘇蘇和幾個女孩子站在陽台上張望,街上都是警察,還有上下班行色匆匆的行人。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哀傷和無奈。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古月難過的說,「打仗有什麼好,這麼打來打去,有本事去戰場啊,傷害無辜算怎麼回事。」

董甜不知道從哪搞了朵白玫瑰,捧在胸前坐西子捧心狀:「希望這裡的人民早日脫離傷痛,希望那些壞人都早日受到懲罰!」

「有些人總是抱怨國內這不好那不好,可至少我們沒有恐怖襲擊,也沒有這些所謂的基地組織。」蘭新嘆口氣,「東歐一直戰火連天,我以為這邊會好一點,沒想到……」

蘇蘇心裡也沉甸甸的,可她不想說話。雖然她知道這會還在拍攝,她應該說點什麼,可她只是靜靜的看著出事的博物館。

傍晚的時候,贏修他們回來了,還從附近超市買了中餐食材回來,大家吃了一頓火鍋。用導演組的話說,也算畫了個圓滿的句號。

「時間到了,要出發了!」九點鐘,跟拍導演過來敲門。

大家推著行李下樓,去機場的路上這座城市和他們來的時候沒有什麼區別,看上去比白天更美麗。可又有誰知道,它在幾個小時前經歷了那麼殘忍事情。

回程的時候導演組就結束了拍攝,大家情緒不高,起飛後睡覺的睡覺,發獃的發獃。蘇蘇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但是她這次自己醒了。

「你倒是準時!」贏修偷偷拍了拍她的臉,「快落地了。」

蘇蘇伸了個懶腰,發現她算醒的早的,古月和蘭新還沒動。

落地後機場沒有粉絲,大家安安靜靜的離開,z省是半夜2點,沈家騰站在保姆車門口等他們。

「沒事就好,嚇死我了。」他把兩人打量了一通,確定他們沒少胳膊沒少腿。

萬上和萬下也從機場裡面出來,他們全程偷偷跟著,坐的同一趟航班。

「先回去再說。」贏修嫌棄的推開他,「我餓了,給我叫外賣!」

沈家騰才不管他,這貨的心理素質是可以去參加特種部隊的。重點是蘇蘇啊……贏楚那邊……

「小姐,大少也來了。」沈家騰上了車一句話把兩個人差點嚇死。

「我大哥來了?」一口同聲。

沈家騰聳了聳肩膀:「昨天就到了,知道你沒事才沒打電話,現在在別墅等著呢!」

「糟糕糟糕,他一定是來揍我的。」贏修一臉驚恐,他帶蘇蘇去參加真人秀,遇到了恐怖分子襲擊,雖然襲擊的不是他們,但也在那麼近的地方。

贏楚一定還是來收拾他的Σ°△°︴

「大哥不會是來帶我回去的吧?」這是蘇蘇的擔心。

/tot/~~

「二哥!你可千萬不能讓大哥帶我走,不然我就告發你小時候弄壞他模型的事。」

贏修冷笑:「你把這句話收回去我就還是你哥。」

懷著無比忐忑的心情到了別墅,一進去就看見贏楚大刀闊斧的坐在客廳里。

「大哥!」蘇蘇撲過去,小腦袋蹭蹭。

贏修眼睛一亮:「大哥!也蹭。

「滾開!」贏楚一臉嫌棄的推開他的腦袋,「坐一邊去。」

「憑什麼?」贏修不幹,「我也是你弟弟!」

贏楚呵呵兩聲:「你不說經常說我就比你早出生一分鐘,所以才佔了便宜當大哥嗎?」

「……」贏修默默的到對面沙發上。

蘇蘇小眼神瞟著贏楚:「大哥,我們沒事,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你就要跟著他上天了。」贏楚看了看她,「沒嚇到?」

「沒有,又不是沒見過。」蘇蘇說完還是有些難過,「不過親眼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