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二十一)

現代蘇蘇篇(二十一)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3-03 04:05  字數:3639

第1035章現代蘇蘇篇

聽完雷玄的話,蘇蘇不用他暗示就明白了。

「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指點她了?難道是劉姐……」

雷玄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公司名單,劉姐好像是簡一的經紀人。小姑娘看著傻乎乎的,卻對這些東西門清。

不是經歷過,就是生活的圈子見得多了。

「應該不是她。」雷玄收起心思,「我已經去查了,告訴你這些是不希望你誤會。」

蘇蘇小眼神瞟了瞟:「我為什麼要誤會呀……」

「沒什麼。」雷玄不戳破她的小心思,「等查到什麼我告訴你。」

菜上來了,竟然有一盅燕窩。

「都吃了,對身體好。」

蘇蘇臉一紅:「我又沒生病……」

「臉色不好看。」雷玄給她倒了杯熱牛奶,也不問她怎麼了。

蘇蘇埋頭吃,好像腰都不疼了呢……

「你喜歡吃清淡的菜和海鮮。」雷玄突然說,「不像北方人。」

「我媽媽是南方人。」蘇蘇看了他一眼,「揚州人。」

雷玄知道,資料上有。

「我也喜歡吃辣。」蘇蘇戳著一塊山藥,一臉嫌棄。

「所以是生病了。」雷玄打量著她,「不像感冒,什麼病?」

蘇蘇臉一紅:「沒有……就是沒睡好。」

「那把湯喝了。」雷玄沒追問,知道估計也問不出啥來。

送蘇蘇回去的時候,她磨磨蹭蹭半天不下車。

「有話就說。」雷玄有些想笑,就這丫頭有什麼都寫在臉上的性子,只要不瞎就知道她憋著話。

蘇蘇對了對手指:「我……你……其實……」

「中間的省略號是要我猜嗎?」雷玄嘴角上揚,看的蘇蘇兩隻眼睛都直了。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φ≧w≦

「還是就想看我?」雷玄突然靠近她。

蘇蘇嚇得猛地後退,腦袋撞到了車窗。

「小心點。」雷玄拉住她,可惜來不及了。

蘇蘇抱著頭哎呦一聲。

「我看看。」雷玄把她的手拉開摸了摸,「沒鼓包。」

蘇蘇趕緊推開他:「不……不疼。」

然後就手忙腳亂的開車門。

開不開……

「不是有話想和我說嗎?」雷玄的手放在自動關鎖鍵上。

蘇蘇結結巴巴的:「我……我就是想問問,你為什麼幫我,明明簡一才是公司的藝人。」

「你也是公司的……助理。」雷玄看著她,「而且,你沒有錯不是嗎。」

蘇蘇撓了撓頭髮,她不是這個意思。什麼公司助理,助理比不上藝人一根指頭,何況是馬上要紅的藝人。

「可是……」她可是了半天都沒可是出來,難道要問你是不是對我感興趣所以才幫我?

雷玄把車門打開:「回去吧,要是想感謝我,就給我帶個禮物回來。」

「……什麼?啊,你知道我要去歐國啊?」蘇蘇的心剛要飄起來,就聽見雷玄又說。

「贏修的行程公司也知道。」

贏修坐在一整面牆的電視屏幕前打遊戲,一隻殭屍搖搖擺擺的在屏幕越來越近,他手上帶了個感體器做打槍狀。

砰一聲!一槍爆頭,血濺的滿屏都是,看上去就像整個一面牆都是爆了腦袋的殭屍和腦漿。

「回來啦!」贏修把手對準剛進來的蘇蘇。

蘇蘇耷拉著腦袋坐進沙發里,小小的一隻窩在那看上去特別可憐。

「又怎麼了?雷玄欺負你了?」贏修又打掉一隻殭屍,走到對面坐下,「來!把不開心的事講出來和哥哥分享一下。」

蘇蘇翻了個白眼。

「喲!我家妹妹翻白眼都這麼好看。」贏修弔兒郎當的翹著腿,「說唄!」

蘇蘇慢慢躺倒:「他說簡一背後有人出主意,他已經叫人看著了,讓我不要誤會。」

「這不挺好嗎?」贏修說完覺得不對,「哈,關他什麼事,簡一那邊我們自己就派人搞定了。要他做什麼好人,就這事?」

蘇蘇撇嘴:「我想問問他為什麼要幫我,可是不好意思……」

「我的傻妹妹啊,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好能有什麼原因?」

「可他忘記我了呀,根本不認識我,都不記得我們家救過他。」蘇蘇一直在糾結這個問題。

贏修見她臉色還不是很好,去廚房熱了被牛奶過來:「喝吧!不是都說了,他不是故意的嗎,可能被催眠了,或者……失憶了。」

「那也是我們猜的。」蘇蘇嘴硬,「好吧,就算是這樣,那他現在是想幹什麼?」

「都說了啊,一個男人對女人好,還能幹什麼?」贏修彈了她腦門一下,「想追你唄。」

蘇蘇把牛奶噴了。

「哎呀你激動什麼?」贏修趕緊拿紙巾給她,「追你有什麼奇怪的?以前在學校,你一學期收到的情書都能按噸賣,追你的人能排到太平洋去!」

蘇蘇臉紅紅的,一想到雷玄會喜歡她心裡就跟爬了一窩螞蟻似的。

「不會……不會吧……」她覺得不像,想到美艷成熟的席曼曼,雷玄可能喜歡那種類型的?

贏修一臉鄙視:「你是不是姓贏?自信哪去了?」

蘇蘇看了他一會,覺得自家二哥還是很帥的,特別帥的那種。所以自己肯定也是個小美人,就是這樣!沒錯!

「傻瓜!」贏修決定給妹妹上一課,「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你要忘掉兒時的雷玄,就當你們從來不曾認識過。」

蘇蘇一臉懵逼:「為……為什麼?」

「因為你所記得的過去是他遺忘的曾經?」贏修高深莫測的背了句台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