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十四)

現代蘇蘇篇(十四)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2-23 17:59  字數:3633

第1028章現代蘇蘇篇

萬上回來的時候蘇蘇看他的眼神都不對了。

「人呢?」

「去賽車了。」

蘇蘇:「……」

「現在報警是不是來不及?」她問。

萬上搖頭:「那雷先生也跑不了。」

有一瞬間蘇蘇是想報警的,反正那個男人不記得自己,就讓警察叔叔把他抓起來吧……然後就有一個長著翅膀的小小蘇跳了出來。

「不行哦!好女孩不能這樣報復別人噠,萬一他要坐牢,你以後可怎麼辦啊,不嫁人了嗎?

蘇蘇一拳打飛她,前面說的挺好,後面不嫁人是什麼鬼??

「小姐,我們等著吧!」萬上關好車門,以防那邊的富二代抽風跑過來,「我看,雷先生挺有把握的。」

他沒說的是,雷玄身上有種味道,那是常年遊走在黑暗中,殺過人見過血的味道,比如他們這種殺手……

「他好好跟這些人賽車幹什麼?」蘇蘇不解的是這一點,而且……他那兩個秘書一向形影不離的跟著他,這會怎麼也不見了。

萬上不知道,試探了問了句:「要不,讓咱們的人去查查?」

「還是算了。」蘇蘇撇嘴,「又不關我的事。」

那副口是心非的模樣喲……萬上悄悄發了簡訊。

車外面傳來發動機的轟鳴聲,蘇蘇搖下車窗,看到車燈一閃一閃的越來越近。

「是誰的車?」

萬上眯著眼睛:「是雷先生。」

「竟然還會賽車……」蘇蘇嘀咕,臉上卻露出掩飾不住的輕鬆。

雷玄贏了,那個富二代比他慢一個車頭。

「希望你說話算數。」他把鑰匙丟過去,「明天我去簽合同。」

富二代把外套摔在地上「媽的!再來一場,不然老子不認。」

雷玄都已經轉身了,聽到這話慢慢扭頭盯著他。

「你……你想幹什麼?」富二代被他的眼神嚇到了,後退了一步,他身後一幫狐朋狗友都圍過來。

「郭大少,你父親出國前讓你暫時管理公司,我和你們的提案是你父親之前同意合作的。」雷玄突然一把拉住他的衣領,壓低聲音在他耳邊道。

「我答應和你的賭注,是因為我不想讓你難堪,如果你拒絕我的這事讓你父親知道,你說……你還有機會再管理公司嗎?」

郭怒臉一變:「你威脅我?」

「我是在邀請你。」雷玄繼續小聲說,「你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想必也對自家生意很感興趣吧……」

郭怒的身體明顯一僵,幾秒鐘後慢慢抬起頭:「好,明天我們就簽約!」

「郭大少是聰明人,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出路,合作愉快。」雷玄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轉身離開了。

「雷總。」萬上早在他走過來的時候就站在車旁邊,蘇蘇也特地換到了副駕駛上。

雷玄接過外套,不客氣的上了車:「麻煩你送我一段。」

等他坐上去才發現不對勁。

「……抱歉,我不知道只有你,是不是不方便?」雷玄發現車上只有蘇蘇,而且她還一臉如臨大敵的看著自己。

蘇蘇用特別公式化的語氣說:「沒什麼,贏修哥有事讓我先回去。正好順路,就捎雷總一段。」

「……」雷玄不知怎麼著特別想笑,這小姑娘知不知道自己不管用什麼表情說話,心裡活動都寫在臉上了?

比如現在她臉上寫的字是:快點謝謝我!我要送你回家了。

「那真是不好意思。」雷玄之前心裡的那點煩躁莫名就沒了,輕鬆的靠在椅背上,「麻煩你們了。」

萬上發動車子,有雷玄在,他不敢多和蘇蘇說話,怕露餡。蘇蘇呢!目不斜視的看著前面的玻璃,其實是從倒車鏡里偷偷看雷玄。

重點是她還以為人家沒發現。

「咳咳……」萬上覺得應該提醒一下小姐。

蘇蘇看他一眼:「你感冒了?」

「……」

萬上拿起礦泉水喝了一口:「不,我只是口渴。」

小姐我只能幫你到這了……

「工作怎麼樣?」雷玄突然開口,嚇了蘇蘇一跳,人整個朝前彈了一下。

萬上抽了抽嘴角,已經不忍心看了……

「挺……挺好的!」蘇蘇大聲說,「贏修哥一點架子都沒有,我犯錯誤他也不會吵我。」

雷玄忍著笑:「這麼說,上一個明星總吵你?」

「啊?」蘇蘇剛剛綳直了身子說話,並沒有轉頭。

這會發現不對勁側著身子看向後排:「你是說簡一嗎?」

「你不是只跟過她嗎。」雷玄微微往前傾了傾身體,一股淡淡的清香撲入鼻息。

那是夜風夾帶著少女頭髮的香味,他以前總在女人身上聞到刺鼻噁心的香水味,這還是頭一次,讓他覺得好聞,在心頭徘徊好久的香氣。

明明很淡,卻好像縈繞心頭。

「我才不是那個意思,簡一也沒有欺負我,雖然她……」蘇蘇眼睛眨了眨,本來想說她那麼傻。可想到正是眼前這個人簽了簡一。

「她就是有點任性。」臨時改了評價。

雷玄回過神,並沒有聽到前面蘇蘇的話,他皺了皺眉:「任性?」

「額……」蘇蘇搖搖頭,「你當我沒說。」她偷偷噘著嘴,轉身坐好。

一看就是不想在說話了。

雷玄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這是……又生氣了?自己又說錯話了?

o ̄ヘ ̄o哼!蘇蘇斜眼:我都撿好聽的說了,你簽的女明星本來就傻,還不願意讓人說。

「我的意思是,她不是任性吧?」雷玄試探的說,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