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十)

現代蘇蘇篇(十)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2-22 22:49  字數:3628

第1024章現代蘇蘇篇

蘇蘇沒想到來吃個飯也能遇到雷玄。

前提是他身邊不要有個女人……

「小姐?小姐?」服務生抽了抽嘴角,明明剛剛走進來的時候還是個美女,可現在看著怎麼跟個神經病似的。

蘇蘇用餐牌擋著臉,眼睛卻一個勁往雷玄那邊瞟。

「小姐……您吃點什麼?」服務生忍不住提高了聲音。

這裡是個高檔餐廳,他這一嗓子很多客人都往這邊看,蘇蘇嚇了一跳,一把拉過服務生擋在自己前面。

服務生:我就是個餐廳服務員……

「小姐,你到底點不點餐啊?」他撇著腦袋問。

蘇蘇偷偷看雷玄那邊,發現他沒有看自己,放下心來:「點,要你們今天的主廚推薦!」

「那邊的小姐一直在偷看你。」坐在雷玄對面的女孩笑了,「長的很漂亮。」

雷玄早就發現蘇蘇了,從她進來的時候。

「我剛剛提到她,你眼中沒有厭惡。」女孩繼續說,真的就是個女孩,看上去頂多十五六歲。

「公司員工。」雷玄把餐盤推過去,「快吃,吃完我送你回去。」

女孩撇撇嘴:「你就不能找些高難度的交易嗎?每次都完成的那麼快。」

「你不是要退休嗎?」雷玄笑了笑,他很少對女人笑。

大概是因為對方還是個孩子,所以態度也沒那麼冰冷。

「我已經退休了,現在只接你的活。」女孩捧著小臉,「既然退出了組織,總要賺錢的吧!你可是大客戶。」

雷玄搖了搖頭:「你打算去哪,我的私人飛機借你。」

「不用那麼麻煩,我要去米國。」女孩伸了個懶腰,「有機會再見!」

說完拍拍雷玄的頭走了。

蘇蘇好憂傷,盤子里的龍蝦都無法治癒她,雷玄竟然讓那個女人摸頭!摸頭!他們什麼關係?

「勺子好吃嗎?」

一道人影投下來,蘇蘇嘴裡的勺子嘎一聲掉到了地上。

「小姐,我給你換一個!」服務員再次登場了。

蘇蘇一把拉住他:「你別走!」

服務員:我真的只是個服務員……

雷玄讓服務員離開,也不坐下來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蘇蘇。

「你……」蘇蘇小心翼翼的抬起頭,「雷總?」

「怕我?」雷玄第一次離這張小臉這麼近。

原來比他之前認為的更漂亮,尤其是眼睛……

「我不怕你。」蘇蘇這會冷靜下來了,送上門的機會啊!她故意晃了晃手腕上的紅色手釧,「雷總覺得這個好看嗎?」

那應該是一串珊瑚手釧,但是做工真不怎麼樣,上面甚至還有模模糊糊的刮痕。雷玄對這種東西沒有研究,也沒興趣。

「不好看。」

他實話實說,明亮美麗的眼睛驟然失去了神采。雷玄皺眉,他竟然覺得自己說錯了話。

「可是我覺得很好看呢!」蘇蘇的目光看向手釧,雷玄卻覺得她看到的是別的。

「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送給我的,是他親手做的哦!」蘇蘇笑了,「上面有我們倆的名字呢!」

雷玄的目光變冷,他不覺得這和他有關係。自己剛剛一定是魔障了,否則怎麼會搭理這個小姑娘……

「我記得,你是簡一的助理。」他換了個話題。

蘇蘇低著頭嗯了一聲,掩住心中的失望和難過,從雷玄的角度看,那兩扇蝴蝶般濃密的睫毛上好像掛上了水珠,搖搖欲墜。

「哭了?」他又皺起眉,好好的哭什麼?他弄哭的?

蘇蘇用力吸了吸鼻子,然後仰起腦袋:「沒有,沙子進眼睛裡了。」

「……」

雷玄看著小姑娘,他很久沒有見過人這麼正經的胡說八道了。

片場各位:那是您不知道寶寶明天就要生病的梗o╯□╰o

「雷總,我還沒吃飯,我要吃飯了。」蘇蘇一手拿著叉子,另一隻手拿著刀,利落的切下一大塊龍蝦肉,然後微笑的放進嘴裡。

嚼啊嚼……

「……」雷玄覺得疼,這姑娘的架勢跟咬他肉似的。

蘇蘇把嘴裡的肉吞下去:「雷總也想吃嗎?」

「你慢慢吃。」雷玄轉身離開。

等他走出餐廳,蘇蘇手裡的刀叉才砰一聲又掉了。

服務生這回沒說話,默默的給她換了一副。

「不記得……他真的完全不記得了……」蘇蘇趴在桌上,眼淚一滴滴掉進深藍色的桌布里,暈成漂亮又絕唱的一團團,在燈光的反射下又變得亮晶晶。

蘇蘇覺得那些閃著光的眼淚都是自己過往蒼白的追憶,自己珍惜的,喜歡的,那麼輕易的被拋棄,被遺忘……

她突然有些恨雷玄,她覺得他背叛了自己。

「大少,小姐一個人在餐廳里哭。」暗處的保鏢撥通了贏楚的電話。

贏楚剛洗澡出來,原本放鬆的肌肉突然繃緊了,他家蘇蘇很少哭,因為從不曾受委屈。

「雷玄對她做了什麼?」

蘇蘇的電話響了好久,她沒接,等響到第三次,她就知道是誰了。

「大哥……」

「怎麼不接電話?」贏楚通過保鏢的連線,可以從視頻里看到蘇蘇。

小丫頭正忙著擦眼淚。

「啊!沒事,去樓下買東西忘記帶電話了。」蘇蘇吸了吸鼻子,「好像要下雨,外面好冷。」

贏楚心疼了,差一點就想讓保鏢過去把人帶回來。

「哥,雷玄真的忘記我了,我覺得他甚至都不記得在咱們家的那兩個月。」蘇蘇哭的時候,還是有思考的。

她覺得很奇怪,就算雷玄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