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蘇蘇篇(七)

現代蘇蘇篇(七)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2-22 22:49  字數:3717

第1021章現代蘇蘇篇

「boss?」戴眼鏡的秘書叫了一聲。

雷玄側頭:「去查查。」

「對,這麼漂亮不應該只做助理啊!」金髮秘書顯然更活潑一點,嘖嘖道,「不過,她好像對boss有意思。」

另一個撇了他一眼,對boss有意思的女人多了……

幾分鐘後,蘇蘇的資料就放到了雷玄桌上。

「二十歲,來自京城,剛畢業的大學生。」黃頭髮的帥哥叫ju,和他一起的戴眼鏡的東方男人才是雷玄最信任的人。

他們曾經被黑暗吞噬,是雷玄救了他們。

「資料看沒什麼問題,不過長這麼漂亮跑來娛樂公司做助理,本身就是問題吧?」ju挑了挑眉,「上官你說呢!」

戴眼鏡的上官紅沒理他:「boss,要不要我去查查背景?」

「不用了。」雷玄有些莫名的煩躁。

不可否認蘇蘇的美貌,即使他見多了美女,也必須承認這個小姑娘的樣貌是上成。可對他來說並沒有不同,雷玄自認為對女人沒什麼感覺。

她們除了麻煩就是麻煩。

可剛剛和那雙小鹿般的眼神對上時,的確有一瞬間不一樣……不然他也不會要蘇蘇的資料。

「不用管她。」雷玄將蘇蘇的資料丟進垃圾桶,不再深究那一瞬間不一樣的地方是什麼。

ju嬉皮笑臉的湊過來:「boss,你說簽那個小姑娘當我們的藝人怎麼樣?」

「可以。」雷玄看了他一眼,「去人事部把你的檔案調到經紀人那邊,隨便你簽誰。」

ju馬上正襟危坐:「我們來看看明天的會議項目吧!」

蘇蘇並不知道她被人議論了,已經開始了新鮮又刺激的學習生活,幾乎每一個見到她的人第一眼都以為她是藝人。

她再三解釋後,還是有些人不相信。

「那個叫蘇蘇的,每天笑嘻嘻一看就不是個安分的主。」休息室里幾個女孩小聲嘀咕。

她們都是剛來助理,跟蘇蘇一起參加培訓的。

「那你說她為什麼不直接去參加海選呢?」

「害怕選不上唄?你以為海選真的是選出來的啊!都是後台,聽說她是從北方來的,人生地不熟哪來的後台。」

「難道她想通過當助理認識那些……」

「嘻嘻嘻,那些個土豪老闆唄!」

「哈哈哈,我聽說最近姓王的小花旦就是被咱們樓上一個製片人包養的。」

「啊真的?誰啊誰啊……」

蘇蘇推開門,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們。

幾個姑娘臉色難看,一時間氣氛尷尬的讓人想找個地縫。

「說完了?」蘇蘇問。

接觸了幾天她每天都樂呵呵的,猛地這麼嚴肅,看上去有些冷厲,其他人都打了個哆嗦。

「有意思嗎?」蘇蘇笑了笑,「如果這樣做你們能舒服點,那我沒意見。不過下次別讓我聽到,不然……我會揍人的哦!」

她端了杯果汁出去了。

「……」

一片安靜。

直到有人突然大喘氣:「媽呀嚇死我了!」

其中兩個反應了過來,惱羞成怒的跺了跺腳:「呸,她什麼玩意,敢威脅我們。」

「我……我覺得她不是在威脅。」一個圓臉的姑娘心有餘悸的說,「她剛剛那樣好可怕,但是……」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好威風!

蘇蘇一出休息室就破功了,忍著眼淚一直到停車場才哭出聲。

「什麼啊……什麼啊……都是什麼啊……」她反反覆復的念叨,不知道該如何發泄自己的情緒。

從小到大她可沒被這麼說過,誰敢說她?如今卻被人說的如此不堪。贏家大小姐的脾氣自然毫不遮掩的展現出來。

那股讓人膽顫的氣質,是遺傳了贏家男人。

「職場果然如同戰場。」蘇蘇嘆了口氣,怎麼安慰都覺得憋屈。

自己又沒惹她們,而且昨天還給她們買蛋糕吃了,早知道喂狗還會搖搖尾巴,再也不給她們了!

第二天再來聽課時,蘇蘇故意買了盒馬卡龍,死貴的那種。然後當著那幾個姑娘的面慢悠悠的都吃掉了,看的她們想挑釁又不敢挑釁的樣子連中午都多吃了一碗飯!

「對不起……」休息的時候,一個圓臉的姑娘跑過來一臉的不好意思,「昨天我不應該跟她們說你閑話,其實我沒說,真的!我就是聽了一下。」

蘇蘇瞅她:「馬卡龍已經沒了。」

「我不是為了吃!」那姑娘臉更紅了,瞪著眼睛,「我……我就是來道歉的,我走了。」說完不等蘇蘇反應就噠噠噠跑了。

晚上下班的時候,蘇蘇在馬路邊上把人攔住。

「你……你想幹什麼?」

蘇蘇一抬手:「那,吃吧!」

「什麼啊?」那姑娘不敢接。

「馬卡龍。」蘇蘇往她手裡一塞,攔了輛車就跑。

姑娘愣了半天才打開,然後笑嘻嘻的吃掉了。

之後,蘇蘇和這個叫馮露的姑娘成了好朋友!

「明天我們就要分配給藝人了,希望能跟一個脾氣好的。」馮露有氣無力的爬在桌子上,「然後趕快漲工資,我等著交房租呢!」

她的家在隔壁省,在z省上的大學,現在自己租房子住。

「蘇蘇?」見蘇蘇沒理她,馮露湊過去,「你看什麼呢?」

蘇蘇把手機關掉:「沒什麼。」

「你都要哭了還沒什麼?」馮露嚇一跳,「怎麼了?家裡出事了?」

「不是。」蘇蘇揉了揉眼睛,「看小說來著,沒事了。」

她剛剛看到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