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十章 老祖回來了的狸貓

第九十章 老祖回來了的狸貓 (1/1)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26 20:26  字數:2754

vp章節內容,

慈念秋也走散了,一個人掉進河裡,剛把衣服弄乾就看見對岸走過來兩個人。13579246810ggggggggggd

「是你們?」

白天心自然也看見了她。

「別過來!」慈念秋警惕的喊,「別以為你們有兩個人就想欺負我。」

梁皮正煩著,他們找了一大圈都沒遇到贏擎蒼和狸貓,卻遇見這個討厭的女人。

「你喊什麼?」他翻了個眼,「想把妖獸招來嗎?」

白天心看了看周圍,失望的說:「走吧,師父他們不在這。」

「你師父?」慈念秋突然跑過來,「你們在找贏前輩?」

梁皮將白天心護在身後:「關你什麼事。」

慈念秋哼了一聲:「我是關心贏前輩,又不是關心你。」

「我師父有師娘關心,用不著你。」白天心推開梁皮,「我們走。」

誰知道慈念秋就這麼跟了上來,一路上都在問贏擎蒼的情況,梁皮快被她煩死了,正要說話,就見白天心一鞭子抽了出去。

「你幹什麼?」慈念秋及時躲開,落在不遠的地方質問她。

白天心暗暗催動長鞭,毒氣開始在鞭子上蔓延,生出一根根倒刺。

「蠢貨,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白天心冷笑道,「原本因為你一個女人我們兩個人不想欺負你,可你偏偏不怕死的要跟上來,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客氣了!」

慈念秋一驚,這才意識到她們是在凌源秘境,不論生死,不論手段,可以隨便殺人。

「你你們不能殺我!」慈念秋開始慢慢後退,「殺了我慈航宗不會放過你們的。」

梁皮嗤了一聲:「果然是個蠢貨,別跟她廢話了,動手吧!」

「去!」白天心一聲大喝,她的長鞭彷彿長了眼睛卷向慈念秋。

慈念秋慌亂之中招出法寶,是一個漂亮的琉璃寶塔。寶塔將她罩在裡面,白天心的長鞭碰不到她。

「想殺我,也要你有那個本事!」慈念秋到底是大宗門的小姐,冷靜下來之後,長劍划過身前刺向白天心。

梁皮要出手,白天心攔住他,一根根藤蔓衝天而去,轟向慈念秋頭頂上的琉璃寶塔。

一次,二次,當無數藤蔓第三次轟過來的時候,慈念秋的嘴角流下一串血跡,她快要堅持不住了。

「破!」白天心渾身靈力暴漲,在一片藤蔓呼嘯中,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

咔咔咔寶塔中央出現一條縫隙,而慈念秋噴出一口血倒在地上。

「快殺了她!」梁皮喊道。

說時遲那時快,白天心的長鞭眼看就要纏住慈念秋的腦袋,卻被突然出現的一道劍氣震開。

「師姐!」梁皮飛到半天接住被震飛的白天心。

「我沒事。」白天心的確沒事,出了有些喘息,並沒有受傷。

一個穿著紫色紗裙的女子緩緩從半空落下,梁皮和白天心一看她的打扮眼神一緊,對視了一眼之後二話不說

逃走了。

「你沒事吧?」黃真皺著眉頭看著已經跑出好遠的兩個人,想追上去,可慈念秋已經死死抓住了她的袖子。

「你是飄渺閣的吧,是黃真姐姐的徒弟嗎?」

白天心和梁皮已經不見了蹤影,黃真只好蹲下來:「閣主是我師叔,慈小姐你還能站起來嗎?」

「你修為不錯,咳咳」慈念秋翻出一枚丹藥吞下去,原地打坐,「你叫什麼,入後我碰到黃真姐姐好提一提。」

黃真眼底划過到厭惡的而目光,不過臉上卻笑嘻嘻的道:「我叫小喬!」

「扶我起來吧。」慈念秋伸出手。

黃真都要忍不住笑了,想他慈念蕭少年英雄,卻有個如此白痴的妹妹。都這種時候了,還不忘記拿大小姐的身份

簡直可笑!

「我們一起走,如果碰到我哥就安全了。」慈念秋說完竟然向白天心和梁皮逃走的方向走。

黃真不動聲色的跟著她,既然都要找贏擎蒼,這個蠢貨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然後她卻不知道,此時贏擎蒼辛晴和費琨已經到了第二層。

「你們遇到了我,打贏我就能過關啊!」紫行得意的說,「看我對你們好吧!」

辛晴看了看手裡的白色晶石:「得到九個我們就是第一了吧?」

「或者拿到第九層的那一枚,也是第一。」

「那就別磨蹭了!」紫龍催他們,「我們趕快找第三層的入口。」

他著急出去讓贏擎蒼幫忙找爺爺,所以比誰都積極。

第三層還是密林,不過這裡的密林漂亮不少,陽光普照,小溪潺潺,如果不說還以為是什麼風景優美的地方。

「休息一晚再走。」贏擎蒼掃了密林深處一眼,「天快黑了。」

紫行噘著嘴,看到辛晴笑眯眯的看過來時,又覺得耽誤一天沒什麼,畢竟這隻狸貓貓太弱了,萬一中途累病了更麻煩。

晚上還是宿在木船里,費琨負責烤肉,他去林子里抓了一隻落單的妖獸,紫龍蹲在一旁正等著吃,突然聽到一聲。

「吱嘎!僕人!」

贏擎蒼看到狸貓的眼神突然變得迷離起來,就知道是小晴兒要出來,果然下一秒就聽見她叫喚。

「你你怎麼才來呀!」狸貓撲進他懷裡。

贏擎蒼無奈的笑了笑,陪她重演了一遍重逢。

「老祖睡了兩天?」狸貓聽完後一臉茫然,「你已經把老祖救出來了呀!」

「嗯!現在很安全。」

狸貓卻激動起來:「你你有沒有殺掉那個小男孩?」

「那是一條紫龍。」

「老祖管它是什麼玩意!他他欺負老祖呀!」狸貓氣的抓住贏擎蒼的頭髮咬掉幾根,「你你竟然沒幫老祖報仇?」

贏擎蒼抱起她按進懷裡:「乖,別急,聽我說」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紫行站在門口。

狸貓正掙扎呢,看見他楞了一下,然後拚命往贏擎蒼懷裡鑽:「吱嘎!救命!」

「小晴兒,紫行的爺爺我認識,他不敢再欺負你了。」贏擎蒼把她的腦袋搬出來,讓她去看紫行。

紫行猛點頭:「是啊是啊!我再也不欺負你了,之前之前其實也不是欺負,我我就是」

他從費琨那裡知道了這狸貓妖有雙重人格,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時,最讓人頭疼

「吱嘎?」狸貓拍著桌子站起來指著贏擎蒼的鼻子就罵,「大膽!因為你認識老祖就白被欺負了呀?你你要失去你的主人了。」

贏擎蒼趕緊把人摟回來,下了個道禁制才開口說:「小晴兒,我給你一條龍當物好不好?」

紫行聽不到了,只能看見狸貓的臉色漸漸好看起來,最後竟然嘎嘎嘎笑出了聲。

「吱嘎!」贏擎蒼收起禁制,狸貓走到紫行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在一號僕人的份上,老祖就原諒你了。」

紫行剛想說謝謝,就聽見那隻狸貓不懷好意的聲音。

「你就是老祖的五號僕人了!」

紫行:Σ/為什麼要寫修仙,自作孽啊啊啊啊,打鬥不會寫啊啊啊啊!要瘋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