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八十五章 被關進牢房的狸貓

第八十五章 被關進牢房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23 17:44  字數:3625

其他幾個小輩一愣。13579246810

「師父?」白天心小聲叫了一聲。

贏擎蒼點了下頭坐到狸貓旁邊:「這是我在秘境中的模樣,記得不要叫我師父。」

「吱嘎!」狸貓一副我很懂的模樣,「那那要給僕人起個新名字呀!」

大家看著她。

「叫贏貓!」

「」

我們什麼都沒聽見。

贏擎蒼嘆了口氣:「小晴兒,沒有人用貓做名字的。」

「誰說的?」狸貓瞪他,「老祖就叫狸貓。」

四個小輩:

「那是因為你本來就是狸貓。」贏擎蒼揉了揉眉心,「在這裡,我叫辛青。」

他用了辛晴名字的諧音。

「那我們叫辛大哥?」白天心想了想,「比較順口。」

狸貓有些不滿意,明明贏貓更好聽。

「如果我們分開了,就在下一層留下訊號。」贏擎蒼道,「進來的時候掌門師兄告訴你們的標記都還記得?」

四個人點點頭。

「這個帶好,如果遇到危險,捏碎它可以救你們一命。」贏擎蒼遞給他們一人一塊晶石,「遇到飄渺閣的人,能躲就躲。」

白天心和梁皮自知道他的意思,那黃真必是已經變做了普通弟子的模樣進了凌源秘境,他們認不出她,乾脆就躲遠點。

「這個是隱匿符,最壞的辦法是找個地方用符把自己藏起來。」贏擎蒼又給了每人一張符紙。

凌源秘境開啟一次就要到三個月後才關閉,在這期間誰也無法出去。所以每年進來的弟子禍福相伴,你可能會得到珍奇異寶或者修鍊心法。

也可能會死在裡面,被人,或者被妖獸吃掉。

「等一下若是分開了,就按照我剛剛說的辦。」贏擎蒼見狸貓吃飽了,準備走,「掌門師兄的話要牢記,保命第一。」

「是!」

一行人離開酒樓在集市上遊盪,狸貓被路兩旁的商販吸引,很快就忘了他們還在秘境中。直到一輛馬車突然衝過來。

「快讓開!這馬瘋了!」

車夫一輛驚慌的大喊,一邊死死抓住韁繩。可惜那兩匹馬完全控住不住,直直照著狸貓他們撞過來。

「砰!」被梁皮和另一位師弟踹飛了。

馬車也四分五裂的摔在地上,裡面掉出來兩個人。

「小姐!」其中一個顧不上自己就去扶另一個,卻被狠狠推開。

「賤婢,滾開!」那位小姐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頭髮朱釵都亂了,黃色的裙衫也髒兮兮的。

車夫連滾帶爬的跪倒她跟前:「小姐,小姐那馬好好的就驚了,和我沒關係啊!」

「小姐!」丫鬟也噗通一聲跪下求饒。

這時一隊士兵匆匆跑過來,領頭的看到那位小姐沒事,鬆了口氣。

「小姐,我等來遲了!」

「把這兩個奴才拖下去打死!」

丫鬟和車夫哭喊著求饒,但是沒有人理他們,很快就被拖了下去。

「小姐,我們護送您回府!」領頭侍衛一揮手,一輛馬車被牽過來。

「等一下,還沒完。」小姐卻不顧一身狼狽指著狸貓幾人問,「是你們打死了我的馬?」

梁皮:「是,你的馬發狂,我不打死它,它們就會踩死我們。」

「踩死你們又怎麼樣?」那女子張狂的笑了一聲,「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你們打死我的馬,就要償命。」

「醜八怪!」狸貓從未見過如此無恥的人,呸了一口,「你的馬有什麼了不起的吱嘎!」

對面的女子這才注意到這幾個男人背後還有兩個美艷的大美人兒。她看了看白天心,又看了看狸貓。

「是你罵我?」

「醜八怪!」狸貓哼了一聲,「老祖老祖還想打你呀!」

女子眼底浮現一抹妒忌:「看你那副模樣,一看就不是正經人家的姑娘。」她又仔細看了眼梁皮和贏擎蒼。

「枉你們儀錶堂堂,竟然喜歡這種女子。」

狸貓吱嘎了一聲,仰起腦袋問贏擎蒼:「女子是什麼女人?」

「就是伺候男人,天天被人啊」對面的小姐話還沒說完,便慘叫了一聲飛出去了。

贏擎蒼甩了甩袖子:「再多說一句,割了你的舌頭。」

侍衛慌忙去扶他們小姐,領頭的目光冷厲:「幾位敢在天子腳下鬧事,別怪我們不客氣。來人!將他們送進大牢去。」

「吱嘎?」狸貓準備撿一塊石頭砸死他。

被贏擎蒼不動聲色的小爪子。

「小晴兒別動,這些原住民正是機。」

在凌源秘境,每一次意外可能都帶給你驚喜或者驚嚇。所以進來的弟子們要判斷是否聽從原住民的,或者是直接反抗。

顯然,贏擎蒼選擇了順從。

於是他們就被關進了大牢。

「師父,這我們要待多久啊?」梁皮走來走去。

白天心和狸貓在對面牢房,狸貓懶洋洋的趴在那,身下是贏擎蒼給她準備的軟乎乎的毯子。

「你急什麼,這才多一會啊,再等等。」白天心專心照顧狸貓,不敢看那邊,沒見贏擎蒼的臉都黑了嗎。

贏擎蒼算漏了牢房是男女分開的,雖然他能看見狸貓,可兩個人還是隔開了。就在他想要不要越獄走人時,看到兩個牢頭引著個穿著官服的人走過來。

「大人,您看看,這是今天剛關進來的。」

「他們犯了什麼事?」穿著紅色官服的中年男人打量一番,好像很滿意似的還笑了笑。

牢頭嘿嘿到:「當街鬧事,欺辱丞相府的小姐。」

「行了,那我就帶走了,把牢門打開!」中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