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七十六章 變成大美人的狸貓

第七十六章 變成大美人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17 00:37  字數:3645

木婉清被送回木家,路上幾個護送的侍衛還大喊。13579246810

「讓一讓,快讓一讓!馬車裡是木家大小姐,她掉進湖裡了,大家快讓開!」

於是,整個言城都知道木家又出事了,老百姓看熱鬧不嫌事大,特別高興。

「喲!快看啊,木家這段時間怎麼了,天天有人被抬回來哦。」

木家:

「婉清?」木錦洪匆匆趕來,「你這是怎麼了?」

木婉清已經換了衣服,正靠在上喝參湯,見他問話將碗一摔:「言箏那個賤人欺負我,她竟然把我踹到湖裡,爹!這個虧我就這麼吃了?」

「不然呢?」木錦洪沒好氣的道,「你從小到大把人家丟進湖裡多少次,人家現在來和你算賬,你能怎麼樣?」

見木婉清氣的要哭,木錦洪嘆了口氣:「都和你說了,現在情況不同以往,你二叔傷還沒好,你就算想做什麼,也要等到他傷好了啊!」

「對!等二叔傷好了,讓他幫我殺了那個賤人。」

木婉清想到什麼得意起來,就算有賀老又怎麼樣,有本事言箏就別出皇宮。她還沒見過言箏的麒麟,否則就不會這麼樂觀了

「見到太子了嗎?」木錦洪問。

「沒有。」木婉清委屈道,「我等了他一下午,結果他卻出宮去了。」

木錦洪沉思了片刻,看來言家是不想結這門親事了

「你先不要去皇宮了,等你二叔好一點再說。」

木婉清翻身躺下,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

兩個月後的一天中午,狸貓醒了。

「吱嘎?」她瞪著兩隻小豆眼,費了好大的勁也沒從軟乎乎的被子里爬起來。

一雙大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她被贏擎蒼抱進懷裡。

「小晴兒」贏擎蒼念著,在她額頭點了一下,綠光閃過,穿著肚兜的少女躺在男人懷裡。

狸貓眨了眨眼,看了看自己鼓鼓的胸部。

戳!

「呀!」狸貓叫起來,「軟,軟的呀!」

她的身體又有了變化,胸部大大的,一隻手掌都包不住了,腰好像更細了,屁股也更翹,兩條大腿又白又長。

「老祖長高了?」狸貓急吼吼的跳到上,比了比,沒有注意到男人眼神幽暗。

贏擎蒼盯著她,這副身體已經成熟,像盛開的水蜜挑等著他採摘。

「吱嘎!」狸貓扭了扭豐滿的小屁股,「真真的長高呀!」

她扭頭沖贏擎蒼笑,下一秒卻被男人撲倒在上。

「吱嘎?」僕人的眼神好可怕!

狸貓警惕的看著贏擎蒼:「大大膽!你你想吃掉老祖?」

「小晴兒好香」贏擎蒼埋頭在她的肩窩裡深深吸了一口,鼻息噴洒在白皙的皮膚上,一團紅暈印出來像是奶油上面盛開了花瓣,嬌艷欲滴!

「吱嘎?」狸貓本來想聞聞自己的,結果被贏擎蒼弄的打了個哆嗦,本能的就要推開他。

男人卻死死抱著她不鬆手,然後狸貓的嘴巴就被含住了。

「」愚蠢的僕人竟然想吃掉主人!!

狸貓心裡震驚了,覺得睡一覺起來僕人就造反了什麼的簡直太驚悚。

「嗚嗚嗚」她張開嘴想喊救命,結果軟軟的舌頭就進來了。狸貓瞪大了眼睛,覺得這是要從裡到外被吃掉的節奏。

贏擎蒼察覺到她在害怕,於是速度慢下來,也越發的溫柔。

漸漸地,狸貓有種好奇怪的感覺,腦子暈乎乎的,身上一陣陣酥麻。鼓鼓的胸口也漲漲的,她忍不住哼了一聲。

「哪裡難受」男人放開她的嘴巴,聲音像是從很遠又很近的地方傳來,低低沉沉,划過本來就沸騰的水面,澆築在狸貓小小的心上。

她覺得嘴巴疼哼哼了兩聲,摸向自己鼓鼓的胸口。

「揉揉,揉揉就不疼了。」贏擎蒼無恥的說,手已經摸了上去,而且趁機解開了肚兜的帶子。

滑膩的觸感讓他整個人都要爆炸了,只想把這隻小傢伙吞入腹中,狸貓本來正舒服的享受,又看到男人想要吃了她的眼神。

「大膽!」後面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就被男人的行為嚇呆住了。

他他他他真的要吃掉自己了!!

白天心和梁皮進來的時候,發現一個胸大細腰的美人兒坐在窗邊軟塌上。

「師娘?」白天心叫了一聲。

狸貓看了她一眼,撇了下嘴角。

梁皮那個沒出息的傻呵呵的笑:「師娘你變的真好看!」

不過怎麼嘴巴好像腫了?

「是啊!」白天心坐到狸貓對面,眼睛亮晶晶的,「真美!」然後看了看狸貓的胸再看了看自己的,默默咽了咽口水。

梁皮紅著臉給狸貓倒了杯蜜水:「師娘你怎麼了?」

「哼!」狸貓光哼哼,就是不說話。

白天心看了看裡面,發現贏擎蒼不在。

「師傅呢?」她問。

沒想到這一問把狸貓問炸毛了,鼓著臉嗷嗷喊:「愚蠢的僕人,老祖老祖不不要他了!」

5翻2^54雖然變成了大美人兒,可這一開口還是個小孩子模樣啊!

白天心和梁皮對視了一眼,猜想肯定是師傅做了什麼惹狸貓生氣了。

「你們回自己房間,她是在害羞。」贏擎蒼從外面進來,手上端著托盤,上面放著一碟炸小魚。

梁皮還想問害什麼羞,被白天心捂著嘴巴拖出去了。

「吱嘎!你你不要過來!」狸貓小眼神警惕的看著贏擎蒼關門,急忙躲到屏風後面。

贏擎蒼將炸小魚放下,沉沉笑了笑:「我專門給小晴兒做的,不吃嗎?」

房間里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