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七十五章 想幫忙的狸貓

第七十五章 想幫忙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17 00:37  字數:3712

p章節內容,

狸貓在夢裡沉沉浮浮,外面已經天翻地覆。13579246810

「殿下,木家把南面五條晶礦交出來了。」

「殿下,木家在城中心的酒樓和幾間鋪子都了。

「殿下,木家」

一條條木家的消息傳進皇宮,賀老忍不住搖頭笑了笑:「他未免太謹慎了些。」

「這是聰明。」言束把一本奏摺丟下去,「看看,這才幾天,全是彈劾木家的。」

至於那些人是怎麼知道木家這個倒霉蛋失去了老祖宗,再也不是以前那個得罪一下就會被弄死的人家了,就要問問他們的太子殿下。

「梁皮告訴我,木奎一定已經死了,木家完了。」言束覺得特別輕鬆,身上的壓力一點都沒有了。如今木家死的死傷的傷,再也構不成威脅。

「殿下,別忘了還有木錦堂。」賀老提醒他。

言束笑了笑:「他的修為在你之下,咱們是不必忌諱了。不過,震懾那些小宗門夠了。」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木家看似丟了些東西,實際上根基穩穩的,不過是些皮毛罷了。

「只要他不凌駕於皇權之上,對言國來說,木家的存在是有利的。」言束是個天生的王者,知道怎麼樣對國家最好。

賀老想到什麼問:「那位也不知道會留多久,好像要等狸他妻子醒來。」

誰能想到破元大陸的傳奇人物,竟然喜歡一隻妖還是只那麼小的妖。

「不管住多久我們好好招待著便是。」言束倒是希望贏擎蒼能一直留在言國,那就是個保護神啊!

又過了半個多月,狸貓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不過她身上的綠光越來越重了,到了晚上跟個綠燈似的。

這天早上,袁立跑來求見贏擎蒼。

「仙帝大人。」他在屏風後面恭敬的行了個禮,「小獸想求您一件事!」

相對於言束他們對贏擎蒼的懼怕,袁立更多的是尊重,一個仙帝代表著一方勢力,一方天下,甚至一個位面。

贏擎蒼在裡面哼了一聲。

袁立高興的說:「小獸想讓你暫時讓木婉清醒來。」

「你幹嘛要救她?」在旁邊裝背景的白天心和梁皮問。

「你們誤會了,我不是要救她。」袁立露出個勾魂奪魄的笑容,「阿箏小時候總被她欺負,我想讓阿箏去欺負回來。」

你心眼這麼小公主知道嗎?

過了一會,贏擎蒼丟出一句:「你的本事不夠?」

「小獸得聽您的。」袁立恭敬道,「您若是同意,我再去木家。」

「去吧。」

於是袁立去了,言束聽說後馬上派人通知木家,人是他派去的。

「得讓木家知道,欠我們一個人情不是!」

木錦洪是絕對沒有想到言束會讓人來救治木婉清,等袁立看過女兒之後,提出希望他也去看看木森。

「抱歉,復原是不可能的。」袁立去了,因為他知道治不好。

木錦洪悲痛道:「真沒有辦法嗎?」

「有,重鑄丹田,重新修鍊就好。」袁立挑了挑嘴角,「以木家的財力,找到這些丹藥並不費事,接下來只要木公子勤學苦修,早晚會重新結丹。」

話是不假,可木森那個二世祖若是能好好修鍊,就不是如今的下場了。不如給他希望,然後讓他清醒的下去。

「袁立!」一回皇宮,言箏就撲上來,「她醒了嗎?」

「不出意外,今晚就會醒。」袁立抱了抱她,「想必她醒來第一件事就是來找你哥哥。」

言箏冷笑:「我記得小時候,我哥找借口不見她,她就把氣撒在我身上,將我推進湖裡,然後又假迷三道的拉我上來說不是故意的。」

這種事舉不勝舉,木婉清就是腦殘中的智障,想嫁給言束,卻對人家妹妹各種下黑手。

「她是妒忌你比她好看。」袁立捏了捏小姑娘紅撲撲的臉蛋,「再也沒人當她靠山了,回頭你都欺負回去!」

言箏看著美的像個妖孽的男人,喜滋滋的撲進人家懷裡:「你且等著看吧!」

狸貓夢裡。

又是那間小屋,辛晴一個人抱著厚厚的黃皮本子。

「我叫辛晴,我的愛人叫贏擎蒼」

狸貓聽她一遍遍念著,哭著,忍不住想要安慰她。

「吱嘎!別別哭呀。」

可是辛晴聽不到,就這麼獃獃的坐在,一整天。

「老祖老祖去幫你找贏擎蒼!」狸貓向屋外飄去,卻被看不見的屏障攔住。

她出不去。

於是只好陪著辛晴,看著她越來越瘦,偶爾想起什麼還會微笑,可是更多的就是默默流淚。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敲響了房門。

「吱嘎!贏擎蒼來接你了。」狸貓滾到門口,卻看見是個不認識的男人。

她扭頭看辛晴,聽到他問。

「你是誰?」

「阿晴,我是沈公子。」

「沈公子」

狸貓看著那個叫沈公子的男人帶走了辛晴,她想跟上去,眼前卻一黑,場景一下子變了。

「你是我的愛人贏擎蒼,我是榮思曼,你最愛的女人。」

狸貓炸了毛,這個女人她見過的!贏擎蒼之前就是拋下辛晴和她走了!

「等你醒來以後,就會忘了辛晴,並且要拿回公司給我。」女人和贏擎蒼面對面,贏擎蒼坐在那,目光毫無焦距。

旁邊還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的老頭,他看了眼榮思曼對著贏擎蒼拍了下手,然後贏擎蒼慢慢的張開了眼睛。

「吱嘎!」狸貓驚慌急了,她發現贏擎蒼的眼神好陌生,可他看向榮思曼的眼神,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