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七十四章 看見阿堂的狸貓

第七十四章 看見阿堂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14 17:37  字數:3573

vp章節內容,

可那張臉上的眼睛,卻帶著恐怖的威嚴和陰冷。13579246810ggggggggggd

組合在一起讓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怪異

「喂!」白天心揮了揮手裡的鞭子,「這裡是皇宮,你是什麼人竟敢如此張狂?」

賀老在一旁額頭冒冷汗,這丫頭到底知不知道對方有多厲害。不見天上烏雲翻滾,紫色驚雷若隱若現。

分分鐘要飛升的節奏啊!

「死丫頭,不要耽誤時間,在我引來天劫之前,足夠殺了你們。」他說這話時靈光衝天而起,其中巨大的威壓,竟是緩緩向著四周擴散,天空之中傳來一聲悶雷響動。

「回答我的問題,我留你全屍。」木奎一點點釋放著威壓,「之前放出那隻凶獸的是誰?」

白天心正要開口,卻見木奎突然盯上了一旁的袁立。

「麒麟?」他神色微微一變,「呵呵老夫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破元大陸是想來就來的了。」

袁立將言箏護在懷中淡淡一笑:「你不用管我,今日我不會動手。」

「哼!」木奎收回目光。

在仙界他是打不過麒麟的,可眼前這隻顯然是留在破元大陸許久,久到修為也被壓制了,不足為懼。

「我再問一遍,當日那隻凶獸是誰放出來的?」木奎緩緩抬起一隻手,掌心處漸漸凝成一個漩渦,青色的氣緩緩流動。

周圍的靈氣變的混亂起來,天上的雷鳴聲越來越近,木奎見白天心還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瞳孔一縮抬手在半空畫出法訣。

「既然冥頑不靈,那麼就去死吧!」他一掌推出去便用了十成之力,想要逼出那隻凶獸。

眾人只覺得毀天滅地的力量撲面而來,靈氣覆蓋之處房屋和傢具碎成了渣,彷彿整個世界都開始傾塌。

大家心裡都產生一種仰望的心裡,原來這就是仙人的力量。只有袁立還是淡淡的笑著,眼底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師父!」梁皮忍不住大叫起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出現在他們面前。

高高揚起的拳頭之上,寸許的靈芒噴吐不定,之後竟是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嘯聲,絞碎了周圍的靈氣,向著木奎轟擊而去!

「啊!!!!!」一聲慘叫,木奎身上所以的威嚴喝靈氣都散盡,整個飛出幾丈之外,掉進了湖裡。

贏擎蒼並未現身,顯然,根本沒把這老頭放在眼裡。

「天啊!」言箏突然捂住嘴巴,「你你們快看。」

眾人發現那被毀掉的房屋正一點點回復,如同時光倒流,轉眼便跟以前一模一樣。

「這這是什麼秘術?」賀老激動的像個小孩子,想衝進去問,又不敢。

袁立見贏擎蒼沒什麼指示,便笑了笑道:「這是領域,每個人的領域都不同,前輩的想必是時間。」

其他人一臉茫然。

「呵呵,若是哪天你們的修為能到那一步,自然便會明白的。」

梁皮嗖一下竄了出去,幾分鐘後拖著一個殘破的身體回來。

「這傢伙死了?」

整出那麼大陣仗,卻被他師傅一拳轟死了,真是嘖嘖。

「這不過是個容器。」袁立看了一眼,「木奎投影在他身體里,離開後這個人也活不長。」

一個小小元嬰期的修士,怎麼能容下仙人的精神力。木奎每一次下到破元大陸,都要犧牲好幾個族人。

如此殘忍的手段,木家竟然無人反駁,默默的承受著,無論是誰被選上,都只能去送死。

「真是讓人噁心。」白天心聽完袁立的話厭惡的看了眼地上的屍體,「這種人也配當別人祖宗?」

言束咳嗽了一聲,賀老會意,非常恭敬的沖著屏風後面行了個大禮。

「晚輩拜見贏前輩,謝謝您出手相救!」

梁皮笑了:「你們不是早就猜出來我師父的身份嗎?」

「原諒我們不敢認」言束也行了個大禮,「只是怕驚擾了前輩!」

裡面沒動靜。

「殿下,我師傅是不會離開師娘的。」白天心指著地上的屍體,「這個」

言束揮了揮手:「我馬上叫人抬走。」

「既然沒事,那我們也回去了!」袁立拉著還想好奇偷偷往屏風後面使勁瞄的言箏離開了。

賀老又行了個大禮,這才和言束帶著地上的屍體走了。他們還得把屍體送回木家去,順便關心一下他們。

木家,一直守著祠堂的木錦洪突然發現木奎的牌位裂了。

「老祖宗?!」他驚慌失措的抱住牌位。

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黑色牌位在他觸碰的瞬間碎掉了

「為為什麼?」木錦洪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為何好好的牌位會碎。

知道此時他都沒去想木奎戰敗這種他認為不可能的事情。

門外傳來匆匆的腳步聲,和驚恐的喊叫:「家主!家主太子殿下來了,他他還帶回來」

「什麼?」木錦堂衝出祠堂,「他帶了什麼?」

手下的神色非常慌張,結結巴巴的說:「帶回來了木木棋的屍體。」

木錦洪腦子轟一下炸了,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木棋,正是老祖宗投影的那具身體!

「木家主。」言束一臉悲痛的表情,看的賀老抽了抽嘴角,只能低下頭省得被人發現他在偷笑。

木錦洪沒有回應他,他的注意力都在地上的那具屍體上。

「老祖宗」小聲叫出一句後,他馬上意識到不對。這已經不是老祖宗了,不過是他木家一個普通的後輩。

言束一點都不介意他的無視,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