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七十一章 要睡覺的狸貓

第七十一章 要睡覺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10 21:33  字數:3699

vp章節內容,

「不必,是誰讓你保管這妖魂的。13579246810ggggggggggd」贏擎蒼輕輕拍著狸貓,瞟了面前的男子一眼。

男子苦笑:「我不知道」

他是真不知道,袁立本來是仙界的一隻麒麟,他的母親當年受傷無意中進入了破元大陸,生下他後就死掉了,他一隻獸生活在綠光森林裡。

「我剛出生沒幾年,有一次差點被妖獸吃掉,有人救了我,在我昏迷的時候,聽到他說替他保管一些東西,百年之後有人會來拿走。」

袁立醒來發現自己身體里多了一道妖氣,但他不知道是什麼妖的妖氣竟然如此霸道,在幫助他提高修為的同時竟然漸漸生出了靈智。

「我成年的某一天救了偷跑進森林的言笙,後來後來我們就相愛了。」頂著一張不遜於贏擎蒼妖孽般的臉,袁立竟然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還看了言束那邊一眼。

白天心聽的津津有味:「那你之前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非說你是妖獸?」

「下面能否讓我來講?」就跟不甘寂寞似的,言束跑過來刷存在感。

袁立趁機把言笙抱進自己懷裡。

「半年前,我發現言笙好像和一個男人有來往,就偷偷跟著她出城,卻看見她被一隻怪墨麒麟咬傷了。」

當時那隻墨麒麟好像狀態有點問題,言笙卻攔住所有人放跑了那隻麒麟。

「又過了半個多月,那隻墨麒麟突然出現在皇宮裡帶走了言笙。」

白天心突然想到什麼:「公主是自願跟人家走的吧?」

「」言束不太情願的點了點頭,「當時好多人都看見了,我們只能說她是被修士的靈帶走的,並且發出懸賞。」

總不能讓別人都以為他們言國的公主和一隻妖獸那啥那啥了吧

「你們真敢啊!」梁皮鄙視道,「那來找公主的人不是白死了嗎?」

言束卻說:「他們只要願意進來,我們就有30塊靈石送,萬一僥倖殺了還有00靈石。」

梁皮不吭聲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都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抱歉,是我不好。」袁立苦笑了一聲,「我低估了那妖氣,趁著我不注意竟然想要奪舍,對持之下我差點喪失理智,後來就算壓制下去卻無法化形了」

這就是事情的經過,大家一陣唏噓。

「各位,非常感謝!」言束打著官腔,「希望你們一起去言國做客,這位小」他不知道該叫狸貓還是小姑娘。

「也需要個安靜的地方,請跟我回皇宮吧!」

白天心和梁皮都看贏擎蒼,後者點了點頭。

言束的笑容在轉向袁立時全無,板著臉道:「你也跟我回去,抱好我妹妹。」

「謝謝!」袁立笑了笑,「我會的。」

他們沒走多久,就遇到趕過來的那群散修。

「殿下,我們聽到動靜,是否遇到了厲害的妖獸?」

言束鎮靜的掃了他們一眼:「是的,要不是遇到了這位,我們差點就死了,公主也是他救的,現在我們要返回言城。」

眾人看了眼袁立,一時間都被他的樣貌吸引了,這是哪來的妖孽

「哦!公主沒事那太好了!」回神後幾個散修擠出個笑容。

他們一直很矛盾,之前的動靜那麼大,他們猶豫了好久才過來。卻發現事情已經解決了。眼下心裡又有有些不平衡

不過在看到並不是狸貓那伙人可以拿到賞金,心裡又覺得安慰。

白天心一眼就看出他們的心思,冷哼了一聲。

大家繼續趕路,十天後到了綠光森林邊,又遇到趕過來的木家。

「殿下!」木錦堂看見他們先是一愣,然後快步迎上來。

言束擺出那副不疏離也不熱情的標準笑容來:「木長老,木小姐醒了嗎?」

「唉還沒有,皇上已經幫我們發懸賞了。」木錦堂說完看了看他後面,「我們還想去幫忙的,沒想到殿下這麼快就回來了,公主呢?」

「在馬車上休息。」言束有意跳過這個話題,「我們先回去吧,改日我去府上看望!」

木錦堂其實想看看公主,好回去和家主稟告,但是看人家這個樣子怕是不方便了,只好點了點頭帶著人離開了。

「我們也走吧!」言束沖贏擎蒼笑了笑,也不介意他冷著臉。

言國佔地很大,是破元大陸西面最大的國家,再往西走,就是封印魔主的地方。當然,也是離的很遠。

贏擎蒼百年前曾來過一次,甚至見過當時還是小孩子的國王,而如今已經是老人的國王卻認不出贏擎蒼來,只是聽兒子說是位很厲害的大能。

「師傅,這言國太子想幹什麼?」

他們被安排在皇宮很偏僻但是環境很好的院子里,前面是一個很大的觀賞湖,湖面上開滿了言國特有的藕花,一片連天的粉色非常漂亮。

梁皮覺得那太子要不就是知道了師傅的身份,要不就是有求於他們。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白天心在檢查屋子,這個院子太大,她需要仔仔細細的查一遍:「我看啊!他無非是想找個機會讓我們對付木家,對吧師傅?」

「他們還真膽大!」梁皮嘖嘖嘴,覺得言束離死不遠了。

贏擎蒼把狸貓放到裡面寢室里,蓋上被子然後就坐在旁邊看著,聽到他們的話懶洋洋的道:「他很聰明,因為木家根本不需要他利用,自己就會來送死。」

「說到木家,剛剛綠光森林外面站在那老頭身後的男人,看師姐的目光特別噁心,要不是師姐攔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