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六十八章 不能得罪的狸貓

第六十八章 不能得罪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10 21:33  字數:3650

早上突然出現的那個小姑娘肩膀上還站了只特別艷麗的鳥,比她的腦袋還大,明顯已經站不下了,可還一副死也不下去的架勢。最新

「殿下,那是大明雀!」賀老驚訝道,「他們從哪弄來的?」

言束微微一笑:「不是自己抓的,就是買的,有什麼奇怪的。」

贏擎蒼看著蠢蠢的小兒子:「下來,不知道自己很重嗎?」

這鳥前幾天一直在睡覺,剛剛醒來又長大了一圈。

「噗噗!」大明雀蹭了蹭狸貓的臉,毫不掩飾對她的依戀。

但最終還是在大魔頭眼神的威脅下跳到了一旁的草地上,緊緊挨著小主人。

「吱嘎,好了呀?」狸貓專註的盯著鍋,這裡面不止有魚,還有路上樑皮打下來的一頭妖獸。贏擎蒼說那傢伙口感特別好,就扒皮吃了。

白天心掃了一眼:「言國太子來了。」

「各位真早!」言束帶著他的人慢慢朝湖邊走,路過狸貓他們時停下腳步,「嗯,真香啊!」

話音一落,就見那小姑娘一臉警惕的看過來。

「老老祖的呀!」

他一愣,隱約覺得這小姑娘的神態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小姑娘,我們也有。」賀老有意套話,一揮手草地上出現一頭大妖獸。

狸貓哼了一聲:「吱嘎!我們的我們的比較好。」

言束笑了,目光落在那張漂亮的小臉蛋上,儘管年紀尚小但已經能看出日後會是個美人兒了。

「嗯,你的比較好,我那邊有言國特產,等會送給你們嘗嘗!」說著,就點點頭離開了,帶著他的人走到另一邊紮營。

賀老壓低聲音:「殿下應該多說幾句話的。」

「還說?你沒看到那位眼睛都含冰了嗎。」言束笑道,「他很寶貝那小姑娘呢!就跟昨天的狸貓」

他突然臉一變,眼中有什麼划過,然後露出瞭然的表情。

「怎麼了?」賀老見他若有所思的朝那邊看了一眼。

言束笑了:「呵呵!沒什麼,讓他們趕緊做飯吧。」

他好像發現了有意思的事情呢

「吱嘎,好了?」狸貓轉臉又將注意力放到鍋里去了,贏擎蒼盛了滿滿一碗喂她。

狸貓是不會用筷子的,勺子還勉強可以,最喜歡的就是直接上爪。

言束遠遠看了一眼,更確定了剛剛的想法,想到什麼叫了個手下來。

「您好!」一個衛兵端著個盒子過來,「我們殿下送給您嘗嘗。」

他恭敬的把黑色的看上去就很高級的盒子放到贏擎蒼跟前,贏擎蒼看了他一眼沒吭聲。倒是狸貓好奇的探了探腦袋,甚至想伸爪子去開。

「謝謝你們殿下!」白天心笑著站起來遞了個布袋過去,「這是我們路上摘的果子,讓你們殿下嘗嘗。」

衛兵趕忙接了,然後顛顛跑回去復命。

「吱嘎?」狸貓盯著食盒。

贏擎蒼打開,裡面有兩層,都是做工精美的點心。

梁皮還沒來得及說會不會有毒呢!狸貓已經拿起一塊吃下去了。把他嚇了一跳,見贏擎蒼沒有

阻止,想必是沒問題的。

「吱嘎!」狸貓眯著眼睛,笑的心花怒放,「好好吃呀!」

她把盒子抱進懷裡數了數,挑了兩個樣子放進白天心和梁皮手裡,小眼神提溜轉:「夠夠了嗎?」

「謝謝師娘!」白天心摸摸她的頭。

梁皮一臉感動的接過來,想放到儲物袋裡藏起來。師娘心裡果然是有自己的,給分食什麼的必須是真愛才行。

狸貓捧著盒子到贏擎蒼臉前:「老祖的都是你的呀!」

「嗯!」贏擎蒼滿意的捏起一塊,餵給她,「小晴兒吃。」

狸貓眯著眼睛吃下去,張著嘴等著投喂。

木婉清過來的時候就看見這副畫面,頓時又氣又妒忌的說了句:「大白天就這樣,也不嫌害臊!」

「吱嘎?」狸貓扭頭看是她,馬上回了句,「你你沒有人喂,醜八怪!」

「你說什麼?」木婉清正在找那隻該死的肥貓,聽見這話走過來發現是個沒見過的小姑娘。

小姑娘一臉不削的看著她:「說你沒有人喂,也沒有人理呀!」

「你算什麼東西?」木婉清氣的面紗一抖一抖的,又想抬手。

白天心冷冷看著她:「看來,昨天的教訓不夠,是不是眼睛也不想要了?」

一根藤蔓不知道從哪鑽出來在腳邊晃動,還時不時往白天心身上纏,像撒嬌似的。可等到對著木婉清時,渾身的倒刺都立了起來!

「婉清!」木錦堂將她護在身後,掃了白天心一眼,「抱歉,我們馬上離開。」

木婉清被拉走的時候還在抱怨,木錦堂將她帶到言束那邊,她才調整了聲調嬌滴滴的問。

「殿下!你們沒事吧?」

他們在路上遇到妖獸襲擊,言束主動帶著人引開了那些妖獸,所以比他們快一步到這裡。木婉清非常自然的認為言束這麼做是為了她,想要保護她。

「沒事,木姑娘還好?」言束淡淡笑著不動聲色的往另一邊移了移。

木婉清正臆想著,哪裡看的到人家的動作呢!還在旁邊坐下往言束身上靠:「我沒事,謝謝你關心我!」

「呵呵,那快吃點東西吧。」言束站起來,「我先去休息一會。」

木婉清想跟上去,一旁的侍衛趕緊遞過來一條烤魚,還說了句。

「木小姐,這是我們殿下特意為你留的」

木婉清欣喜的接過來,也顧不上去找言束了,小口小口的把烤魚吃個精光。

「二叔,那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