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六十七章 最厲害的狸貓

第六十七章 最厲害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7-01-07 21:00  字數:3688

章節內容,

狸貓尾巴炸起來了,那女人也看著她,滿眼惡意。

「吱嘎!」她遠遠的揮了揮爪子,扭著胖嘟嘟的腦袋問白天心,「有沒有毒藥?」

白天心正研究在哪休息呢!聽見這話一愣:「師娘要毒藥做什麼?」

「毒死她吱嘎!」狸貓指著遠處又湊到太子身邊去的木婉清,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

梁皮已經把一個圓形的金屬球從儲物袋裡拿了出來,很大,那是他的法器,可以防禦和休息,自然也是贏擎蒼給的。

「師娘,你打算把毒藥下在哪?」他好笑的問了句。

狸貓一副你個愚蠢人類的眼神:「當然是爪子上!」

撓不死也毒死她丫的。

「」

白天心見贏擎蒼看過來了,默默的找到合適的大樹把用藤蔓做了個房子,然後緩緩上去。

「吱嘎?」狸貓還做著發狠狀呢,怎麼人就走了。

贏擎蒼把一臉兇殘的狸貓抱起來:「傻瓜,你的爪子不想要了嗎?沒毒死她,先把自己毒死了。」

對呀!狸貓反應過來了。

「噗噗!反正要弄死她呀!」狸貓想到那女人的眼神,「她她也一定想要弄死老祖的。」

贏擎蒼拍了拍她:「綠光森林,妖獸無數,誰知道她會不會不長眼被吃掉呢,是不是?」

「吱嘎!」狸貓捂著嘴笑的可奸詐,「是呀!是呀!被吃掉。」

木婉清纏著太子,想上他的馬車去休息。

「太子殿下的馬車那麼大,多我一個也不多嘛!」

反正她一定是未來的太子妃,就算現在和言束髮生點什麼也無所謂。

言束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木姑娘金枝玉葉,怎能委屈與我共住,傳出去對你的名聲不好。」

「我們修道之人不在乎那些!」木婉清眼神嫵媚的看著他,可惜臉被遮住了,實在看不出美不美。

跟著太子來的其他修士都不忍心看了,太子的手下也瞪著她。

你不在乎我們太子在乎啊!

「婉清」木錦堂揉了揉眉頭,「你一個未嫁女兒怎麼能和男子共處,趕快過來!」

木婉清還想糾纏,言束笑了笑:「木姑娘還是好好休息一晚吧,不然萬一有損了容貌可就麻煩了。」

木婉清一聽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臉毀了,要是半夜想干點什麼也太煞風景

「謝謝殿下的關心!」她嬌滴滴的說,然後站起來準備去自己的營地,卻無意間看到了不遠處的小船。

「二叔,那些人身上好東西不少啊!」她在木家長大,也算見多識廣,那木船和金屬球都是上等的法器。

木錦堂點點頭:「我早說過他們來歷不小,且看著吧!」

除了他們兩撥,還有另外一波人,他們是沖著賞金來的,現在突然多了狸貓一隊,競爭就更激烈了。

「你們看到那幾個傢伙的法寶沒有?都是上品!」一個頭髮亂糟糟的散修喝了口酒,「我看這一次吃不到肉嘍!」

他對面坐著一對道侶,樣貌已是中年,聽他這麼說面露愁容。

「我們是為了兒子的病才來冒險的,

若是分不到晶石,那連來時的路費都要白白浪費了。」女的語氣無力,他們這些散修有的混的不好,還不如普通百姓。

男人摟著她安慰:「綠光森林這麼大,就算我們拿不到賞金,路上殺幾隻妖獸賣賣材料也夠了!」

「嗤!」旁邊有個年輕男子笑道,「別到時候餵了妖獸就好。」

「你說什麼?」

「怎麼了?我也是好心。」

「唉算了別吵了。」

「行了,行了,不早了,都休息去吧!」

贏擎蒼睜開眼,懷裡的小姑娘睡相不怎麼好,一條腿搭在他腰上。他笑了笑,把人往懷裡抱了抱。

「吱嘎小魚乾」狸貓吧唧嘴。

贏擎蒼微微低頭,唇瓣抵在了柔軟的小嘴巴上。許久才放開,又舔了舔。他突然覺得自己控制住狸貓的生長是多麼的有先見之明。

如果現在的狸貓就長一副成熟的身體,卻懵懂如稚子,苦的還是自己

「唉」他長舒一口氣閉上眼。

寬大的馬車上,太子正在聽手下報告。

「查不到,那三個人彷彿是突然出現在綠光森林的,昨晚也住在酒館二樓。」

言束手裡捏著顆棋子,慢慢落下:「他們那艘木船怕是日行萬里,破元大陸這麼大,查不到也很正常。」

「殿下,您覺得他們是敵是友?」一旁坐著個年長的老頭,皮膚老態,眼底卻滿是精光。他是言束的謀士兼保鏢,一個大乘期的高手。

「賀老,那抱著狸貓的男子,你也看不出他的修為?」

「看不出」賀老神情一閃,「他身上估計帶了什麼掩蓋修為的法器。」

言束又拿起一顆棋子,頓在半空:「你這麼有把握,他不是因為修為比你高」

「不可能!」賀老馬上道,「破元大陸沒有渡劫期的修士,如果真有,也一定會鑽在那苦修好早日飛升,不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言束笑了笑:「你別激動,我不過隨口說說。」

「殿下,您還有心情和老夫開玩笑啊!」

言束的嘴角更彎了:「雖然我看不出那個人的修為,但是我看得出他並不愛管閑事。不過明天吩咐下去,那隻狸貓」

「那絕對不是普通狸貓!」賀老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咬牙切齒。

言束以為自己聽錯了,微微抬頭,樂了:「賀老,你怎麼了?」

那一臉的苦大仇深。

「那狸貓身上帶的都是寶貝,錢都買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