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四十三章 不能和她玩的狸貓

第四十三章 不能和她玩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2-16 16:06  字數:3555

「她有雷靈根!」大鬍子激動的喊,顯然是想收這個小姑娘的。13579246810ggggggggggd

呂秀才晃了晃扇子:「你不合適,人家嬌滴滴的,再說還有水靈根呢!」

落雨和杜若都是水靈根,落雨主攻草藥學,如果賀雪跟了她也是可以的。

「如果落雨收了那小姑娘,老三你也可以教她。」杜若並不想和師兄妹搶人,須彌宗從來不注重個人忍辱,都是以宗門和弟子的前途為先。

「拜兩個師傅就好了。」桃染挑了挑好看的眉眼,「當年小師弟可是拜了我們所有人的師傅呢!」

大鬍子一聽他也能教就樂了:「好啊好啊,我沒意見!」

「不過還是聽聽小姑娘的吧!」落雨卻說,「製藥需要耐心,如果她喜歡攻擊類的還是師兄你收吧!」

杜若用的是劍。

「啟稟掌門,弟子帶他們過來了!」一名一代弟子走進來先行了禮,然後恭敬的問,「可否現在就開始?」

「讓他們進來。」杜若坐在上首,身上的氣勢外放,準備拿出掌門的氣質來。

下面幾個也難得正襟危坐,除了贏擎蒼,他懷裡還抱著狸貓,狸貓肩膀上還站這隻鳥

「你們不要怕,我們會根據剛剛測試的屬性來挑選你們,當然你們也可以自己挑選師傅。」杜若板著臉,聲音卻不嚴厲,原本害怕的孩子們眼神漸漸明亮起來。

他們都知道,能進入這裡,就表示跟下面那些孩子不一樣,從今天起,他們即將展開完全不同的人生。

「你先來」

杜若他們一個個選過去,最後輪到賀雪。

「我我能自己選嗎?」她彷彿鼓足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幾話,眼神忐忑的看著杜若。

杜若摸了摸鬍子:「當然可以,我剛剛也說過,你想拜誰為師?」

「我我想」賀雪的目光投向贏擎蒼。

狸貓看見了,眨巴眨巴眼:「吱嘎?她她想拜你為師呀。」

「我想當贏長老的徒弟!」賀雪終於大聲說出來,然後臉紅撲撲的低下頭不敢看人。

桃染笑起來:「小丫頭很有勇氣,可是他不收徒弟的,我建議你拜落雨師妹為師,三師兄和掌門師兄也可以教你!」

「是啊」杜若一臉慈愛的道,「你贏師叔是不收徒的。」

他瞪了贏擎蒼一眼,這麼好的苗子都不要。

幾人倒是沒有因此對賀雪不滿,這孩子的眼神很乾凈,並不是阿諛奉承之輩,選贏擎蒼也是人心所向。

畢竟都知道眼前這個就是破元大陸最厲害的人不是。

「不不收徒」賀雪顯然被打擊到了,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小姑娘眼睛濕漉漉的,眼淚都要下來了。

贏擎蒼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想走攻擊類的路子,就拜掌門師兄和三長老,如果想走輔助,就拜五長老學製藥。」

他頓了一下又道:「須彌宗不像其他派各自為政,六大主峰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選哪一位做師傅都沒關係。」

「我我想用劍!」賀雪點點頭,對著杜若拜下去。

杜若笑道:「好,那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親傳弟子了。」

「弟子拜見師傅!」

最後賀雪又多拜了大鬍子為師,日後好學習控雷。

大家領著各自的徒弟回去,贏擎蒼也抱著狸貓離開,狸貓趴在他肩膀上看到賀雪正高興的接過杜若的拜師禮。

「吱嘎她以後會很厲害呀!」

贏擎蒼騰空而起:「不一定,有很多天才後天不努力,最後還是淪落成普通人。」

「那個賀雪。」贏擎蒼皺了皺眉,「小晴兒喜歡她?」

狸貓今天玩累了,懶洋洋的靠在他懷裡搖頭:「不不相干的人呀!」

「嗯,那就離她遠點。」贏擎蒼拍了拍狸貓的小腦袋。

狸貓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一下子就清醒了:「吱嘎?她她怎麼了?」

「沒事!」見她突然這麼精神,贏擎蒼有些好笑,「不過是有些地方覺得奇怪。」

狸貓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哪裡?哪裡呀?」

贏擎蒼搖頭:「只是一種感覺罷了。」

總歸在須彌宗的地盤,是鬧不出什麼幺蛾子的,只要賀雪有一點不對勁,都瞞不過他

「小師妹,這就是咱們滄木峰的後殿,目前只有我和你,大師兄和二師兄都出去歷練了。」長相清秀的師兄帶賀雪走進一座小院子。

「這裡壞境最好,也最漂亮,你自己住不怕吧?」

賀雪眯著眼睛笑了笑:「謝謝三師兄,我不怕!」

「好,那你先收拾一下,東西我已經放在最中間的房間里了,晚上就去前面大殿吃飯。」三師兄覺得有個小師妹真好啊,還是這麼可愛的小師妹。

賀雪把人送走後在院子里轉了一圈她未來要生活的地方,然後才走進房間換上親傳弟子的服飾。

「小師弟!」

贏擎蒼哄狸貓睡下,外面已經月色漸濃,卻收到了桃染的傳音。

他拍了拍狸貓,才輕輕去到院子里。

「小師弟。」桃染的傳音符是一朵桃花,在半空打著轉,月光下很漂亮。

贏擎蒼嗯了一聲:「師姐,有事?」

「關於賀雪那個孩子」桃染的聲音有些困惑,「我覺得她身上有很熟悉的味道,可又想不起來是什麼。」

「熟悉的味道?」贏擎蒼皺了皺眉,「師姐是指她是妖?」

花瓣顫了顫:「不,我肯定她是人。」

贏擎蒼沉默了,桃染接著道:「但是總是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我也不清楚是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