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四十章 可拍的狸貓和又來一個

第四十章 可拍的狸貓和又來一個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2-16 16:06  字數:3656

那天早上,狸貓發現大明雀突然不吃東西了,有事就找贏擎蒼,於是她第一時間傳音,贏擎蒼也照例第一時間就回來。

「三個月到了,它要化形了。」贏擎蒼把大明雀放回它的窩裡。

那是狸貓做的,一個狸貓的形狀……

大明雀和睡著了似的,贏擎蒼說不會那麼快,估計要到晚上了。狸貓一聽沒事,就又把他趕去幹活,自己趴在那守了一會眼珠子就開始亂轉。

「吱嘎!」她從盤子里挑了個最小的果子,「反……反正時間還早,老祖去找桃染玩呀。」

桃染正在研究她在大秘境中得到的防禦法訣,一個清秀的小弟子慌慌張張的跑進來。

「師傅,狸……狸貓長老來了!」

現在整個須彌山都知道,贏長老身邊形影不離的那隻狸貓妖已經化了形,而且日後還是他的道侶,這樣的身份,狸貓可以在須彌山橫著走!

「又來了?」桃染騰一下站起來,「快快快,把我的桃花露收好,還有那幾株剛剛冒芽的花苗用防護罩給罩好!」

「啊還有還有……」

大殿內一片人仰馬翻。

「桃染師姐!桃染師姐!」老遠就聽到狸貓脆生生的小聲音,可好聽了!

但是桃花峰的人都抖得跟鵪鶉似的,倒不是狸貓有多可怕,她的恐怖程度已經不能用可怕來形容了……

「小……晴兒!」桃染正襟危坐在大殿中央,「你怎麼有空過來?小師弟又把你丟下了?」

她在心裡把掌門師兄詛咒了一番,要不是他每天叫贏擎蒼去弄秘境的事情,小狸貓也不會有機會來禍害別人。

「我來找你玩兒!」狸貓把指頭大小的果子捧到桃染臉跟前,「禮……禮物呀!」

呵呵……桃染咽下一口老血,在狸貓期盼的目光中把果子咽了下去。

一旁的小徒弟趕緊把準備好的茶遞過來。

「吱嘎?」狸貓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桃染吃她的果子都要喝水。

桃染把嘴裡那股酸澀壓下去:「今天你想玩什麼?」

「玩……玩紙牌?」

「咳咳……」旁邊的小徒弟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因為這個小孩每次都給她端甜甜的桃花露,所以狸貓記住了他的名字。

「吱嘎?柳絮你生病了呀?」

小徒弟扭曲著一張臉搖頭:「狸貓師叔,我……我沒事。」

可人家不叫柳絮啊!人家叫柳紋……

「吱嘎!」狸貓拍了拍他的小肩膀,「那……那快點去叫人呀。」

紙牌原本是桃花峰特有的娛樂項目。因為桃染是妖,所以她的弟子大多數也是妖。也不知道是從哪個老不死的妖怪那學來的,用法術把各種妖做成紙,然後幾個人面對面坐著輪流出。

手裡的紙牌妖撕碎了對方的,就算贏。

「好……好的……」小徒弟顫顫驚驚的去了。

桃染揉了揉眉心:「小晴兒啊,咱們商量件事?」

「吱嘎?」狸貓特別認真的看著她,「商量呀!」

「如果你再贏了,能不能不要讓他們去山下做……做那些奇怪的事。」桃染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可憐一點,好博取同情。

果然,狸貓噘著嘴思考了一下點頭:「吱嘎!好。」

其結果跟以前一樣,狸貓輸了弟子們不敢叫她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只是象徵性的要求去搬個椅子,掃個落葉什麼的。

「吱嘎!」而狸貓贏了,他們就要倒霉了。

想到今天答應桃染的事情,狸貓覺得自己要做一隻說話算數的好狸貓。

「不能下山呀!」她一臉惋惜的說。

陪玩的弟子眼睛裡閃著小星星,紛紛看自家師傅:師傅您是最棒噠!

就聽見狸貓說。

「吱嘎!那……那就去天上呀。」她指著輸掉的那個弟子,倒霉的柳紋。

自以為逃過一劫的柳紋,被這句話嚇掉半個魂。

「天上?」

「吱嘎!」狸貓得意的扭著胖身子,「御……御劍呀!飛去大廣場上,然後在上面喊我是可愛的小柳絮。」

眾人:Σ`д′ノノ

其他山頭的兄弟姐們得知狸貓又上了桃花峰,就紛紛放下手裡的活往須彌宗的大廣場跑,等著桃花峰的人過來。

「你說,他們今天還喊什麼?」

「哇哈哈哈,喊什麼都好高興哇哈哈哈!」

「前天有個師兄喊誰送他花他就給誰洗內褲嘻嘻嘻……」

「那算什麼,大前天有個小師弟在廣場上扭屁股,一邊唱他要洗澡!」

桃花峰今天演什麼?今天你看錶演了?

已經成了所有弟子見面打招呼的問候語。

然而,為了怕禍水東引,他們都是在背後默默的吐槽,省得桃花峰的人惱羞成怒,把那位小祖宗丟到其他山頭去……

「啊啊!來了,來了!」

「咦?怎麼今天在天上了……」

柳紋看著廣場下密密麻麻的人頭,默默的流下一串眼淚,然後閉上眼,氣運丹田大喊一聲。

「我……我是可愛的柳紋啊!啊!啊!」然後兩隻手在臉跟前比了個二。

廣場:……

之後。

「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小師弟沒錯,你太可愛了。」

「哈哈哈哈,比手指是什麼鬼!」

「……」

下面的人笑成一團,柳紋早就架著劍逃回了桃花峰。

「吱嘎!」狸貓高興的沖他招招手,然後把紙牌一甩,「接著來!」

贏擎蒼來接自家狸貓回家的時候,對上一排幽怨的目光。

「小師弟,讓你家小晴兒去二師兄那禍害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