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九章 孵出鳥的狸貓

第三十九章 孵出鳥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2-16 16:06  字數:3691

章節內容,

贏擎蒼要處理大秘境的事情,之後的幾天非常忙,儘管如此,他依舊不理會掌門師兄在山腳下眼淚汪汪的召喚,一定要等到狸貓醒了才走。

「梁水梁皮和天心呢?」狸貓覺得自己好幾天都沒見他們了。

贏擎蒼把掌門師兄的傳音仙鶴猜在腳底下,無視那只可憐的紙鶴噗呲噗呲拍翅膀。自顧著給狸貓擦臉梳小辮。

「他們都閉關了,不在落霞峰,我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幫他們做了洞府。」那三隻很積極的提出想閉關的時候,贏擎蒼也很積極的幫他們找地方。

閉關了就可以滾蛋了,就不用在小晴兒跟前晃悠了~\≧▽≦/~

「吱嘎!」狸貓揪了揪剛換好的粉色衣裳,「你走吧,我去後面看鳥蛋呀。」

回到須彌山後,桃染看過那隻大明雀說它快孵出來了,需要在靈氣充足的地方,這樣以後的小鳥才會長的健康漂亮。

於是狸貓便把鳥蛋放到了落霞峰後面結界中的水潭裡。

「我最多再有兩天就會處理完,到時候就可以陪小晴兒了。」贏擎蒼戀戀不捨的把狸貓抱起來走出屋子,「中午記得好好吃飯,有事給我傳音。」

愚蠢的人類就是這麼捨不得主人呀!狸貓得意的扭了扭小身子,從要贏擎蒼身上滑下來:「吱嘎!老祖……老祖知道了,你安心工作去吧」

她突然咬著胖嘟嘟的小手咦了一聲:「工作……工作是什麼?」

「就是幹活。」贏擎蒼摸了摸她的腦袋,知道這定是她夢裡聽見過的。

狸貓哼哧了一聲:「那……那你快乾活去呀!」

說完頭也不回噠噠噠的跑掉了。

「小……小師弟?」杜若疊了一百隻傳信鶴,都缺腿少翅膀的回來了,好不容易見到人,對方還一副誰欠了他幾百塊晶石的臭臉。

「走吧。」贏擎蒼沒好氣的從他身邊走過去。

杜若趕緊追上來:「我有個想法,談談唄小師弟,很重要的!」

「沒空。」

「現在這不有空嘛!來,師兄帶你飛,我們邊飛邊談。」

「不談。」

「哎呀不要這麼冷酷無情,來談談……」

「……」

狸貓蹦蹦跳跳的跑進結界里,贏擎蒼早就在水潭邊放了軟塌,撲上了軟乎乎的被子。小桌上放著蜜水和靈果。

還有一個很大的水晶盒子,這裡面用陣法做了個恆溫環境,食物永遠不會涼,而且很新鮮。

「吱嘎!」狸貓叼了個果子趴在水潭邊上,摸了摸浮在水面上圓乎乎的蛋,「快……快點出來呀!」

雖然蛋不會回應她,但是不妨礙狸貓折騰,她把蛋不停的推來推去,在水上轉圈。然後又爬到樹上摘了兩個大柿子,最後還拿出法寶把對面的山轟出一個個大洞。

「吱嘎!」做完這一切後,狸貓覺得自己應該吃午飯了。

於是從水晶盒子里拿出炸小魚和燒鵝,吃的滿嘴流油後抹到那顆鳥蛋上。

「吃飽……吃飽了呀!」她挺著小肚子一頭栽到軟塌上。

吃飽了當然就該午睡啦!

「……」安靜了一會,塌上的小人動了動,又爬起來,「好像僕人說睡覺要點上這個,這樣才會睡得香,做美夢!」

狸貓滾到小桌旁邊,把引魂香點上,然後又滾回軟塌上,鑽進小被子里抱著小枕頭睡著了。

夢裡。

「贏擎蒼,你不要我了?」一個女人哀傷的哭泣著,那悲傷彷彿就在狸貓心裡,她看著贏擎蒼冷漠的推開那女人,摟著一個醜八怪走了。

女人追上去,死死抓住他:「我等了你三年,你現在要跟這個女人走?」

「辛晴呀!阿蒼已經不愛你了,你纏著他也沒用,不如想想怎麼打官司,贏氏我們是要拿回來的,公司和阿蒼一樣,都是不屬於你的……」

贏擎蒼冷冷看了辛晴一眼,跟另一個女人走了。

「媽媽!」一個小男孩不知道從哪跑了過來。

留在原地的女人抱住他,一大一小嗚嗚哭的可傷心。

「小晴兒?小晴兒!」耳畔傳來焦急的呼喚,狸貓睜開眼,看見贏擎蒼擔憂的望著她。

狸貓肉呼呼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發現是濕的。

「吱嘎?」狸貓大怒,一把拍掉贏擎蒼的手,「你……你敢舔老祖的臉!」

贏擎蒼:「……」

「我沒有,是小晴兒哭了。」贏擎蒼拿出軟乎乎的帕子給她擦臉,「做噩夢了?」

狸貓眨眨眼,突然更生氣了,站起來就要踢他。

「小心,疼!」贏擎蒼怕她弄傷自己,趕忙把手心迎上去,被白嫩嫩的腳丫踹了幾腳。

踹完了,狸貓有用一臉你這負心漢的眼神看他。

贏擎蒼便知道準是在夢裡看到什麼了。

「你……你呀!」狸貓特別的有正義感,對這等負心漢必須嚴懲,「辛晴哭的可傷心呢,還有一個小孩子……」

她突然眨了眨呀,夢裡看到的那個小男孩,怎麼有些面熟呢!

「那是有原因的。」贏擎蒼沒想到贏望那小子也會出現在夢裡,馬上打斷她的思緒,「小晴兒慢慢往後看就知道了,我上輩子這輩子都只有你。」

狸貓撇嘴看他,顯然不相信。

「真的!」贏擎蒼不動聲色的掏出一包蜜餞。

狸貓動了動鼻子撲進他懷裡。

「我讓下山的弟子帶回來的。」他用漂亮的手指夾住一顆探到她嘴邊,「嘗嘗好不好吃!」

狸貓啊嗚一口咬住他的指頭,小小的舌頭從上面拂過,贏擎蒼心裡一陣酥麻。他神色幽暗,把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