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篇——蘇蘇(四)

現代篇——蘇蘇(四)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2-11 05:04  字數:3520

章節內容,

贏望走出書房的時候,就看見蘇蘇蹲在走廊另一邊。贏楚和贏修看著她,不然早就闖進去了。

「大姐姐!」一見兩人出來,蘇蘇急忙跑過來,「你今天跟我一起睡,媽媽同意了。」

辛容了解贏望,既然談了那麼久,恐怕多半還是留下那個孩子的,所以已經去準備新的被褥了。

「他不能和你睡。」贏望把女兒抱起來,「還有,他也不是大姐姐。」

蘇蘇本來都要哭了,以為爸爸還是要趕大姐姐走,聽完後傻乎乎的眨眨眼:「那那是什麼?」

「我的傻妹妹,他是男的,怎麼跟你一起睡?跟我們睡一個房間還差不多。」贏修哈哈笑著說。

蘇蘇蠢蠢的看了雷玄一眼,然後從贏望身上下去走到他跟前仰起頭:「你你不是大姐姐嗎?」

「不是,我是男的」雷玄還想說什麼,卻看到小小的女孩眼淚滿是淚水。

他本能的道歉:「對不起,我」

「哇」蘇蘇哭著跑了。

贏望揉了揉眉心:「你不要管,贏楚,帶他去客房。」

雷玄並不知道贏望有什麼安排,但是他承諾了自己,最多一個月就會送他回歐洲,這段時間他要老老實實的呆在贏家。

除了不能出去,其他都還好,要說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也就是現在了

「哼!」下學回來的蘇蘇狠狠瞪了他一眼。

雷玄把一個蘋果遞給她:「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第一次見面我沒來得及說。」

「哼!」蘇蘇又瞪了他一眼,不過蘋果接過去了。

「第二次我怕說我是男的,你會嚇跑」

蘇蘇撇嘴看他:「人家人家一直希望有個姐姐,可以一起扮公主,玩芭比娃娃,還以為你是,結果」

「對不起」雷玄見她又要哭了,脫口而出,「我和你玩芭比娃娃!」

說完他自己都覺得不對勁,想要改口,蘇蘇卻已經一把抓住他的手:「真的?你肯陪我玩?」

「」小女孩漂亮過分的臉盯著他,清澈的大眼睛倒影出雷玄的影子,他莫名覺得耳朵有點燙,不動聲色的後退一步。

「真的,你想玩什麼我都陪你。」

於是在雷玄留在贏家的第三天,大家發現蘇蘇突然不生氣了,不但不生氣還像個跟屁蟲一般,放學回來就粘著雷玄。

周末更是如此,連一向嫌棄不肯陪蘇蘇玩芭比娃娃的贏修都有些吃醋,跑去妹妹房間想陪她玩。

「二哥你穿錯了,要穿藍色的涼鞋,不是黑色。」蘇蘇沖他嚷嚷。

贏修左手拿著個金髮的芭比娃娃,右手正努力的給娃娃穿鞋,好不容易穿上了,又穿錯了

「哎呀,黑的藍的有什麼區別,差不多啦!」

蘇蘇氣呼呼的把芭比娃娃奪過去:「二哥你不要搗亂,你出去!」

「我是你二哥耶!」贏修指著默默在一旁給一隻玩具狗穿鞋的少年,「你怎麼不讓他出去?」

「玄哥哥又沒有穿錯。」蘇蘇瞪他,「你都穿錯好幾回了!」

贏修把那個娃娃拿過來甩了甩:「啊,你說,藍色和黑色有什麼區別?有什麼區別!?」

「黑色那雙是配這身衣服的。」雷玄默默遞了個娃娃過來,「穿錯不好看。」

贏修:「」

「聽見了吧!」蘇蘇把贏修往外推,「好了二哥,你別搗亂了,自己玩遊戲去吧,去吧!」

被趕出來的贏修聽到背後門砰一聲關上了。

「啊氣死我了!」他咚咚咚跑下樓,「爸,那個人什麼時候走?」

贏望正陪著辛容看電視呢,見老二一副被拋棄的模樣沒理他。最新

「贏修,你怎麼說話呢?」辛容拉他坐下,「雷玄比你大,你要叫哥哥的。」

「我才不要!」贏修想不想就拒絕。

誰要叫那種奇怪的人哥哥,雷玄除了蘇蘇看誰都淡淡的,好像其他人在他眼裡都是空氣。

「哥!」贏楚從外面跑步回來了。

贏修又衝過去:「我們去教訓那個傢伙一頓吧!」

「打不過。」贏楚從他身邊走過去。

「兩個打一個你說打不過?」贏修見他要上樓,「你等一下啊!」

贏楚瞟了他一眼:「起開,我要去洗澡,熱死了。」

「好嗎!那你快點下來。」贏修鬆開手,等贏楚走了撇撇嘴,「一個兩個都這樣,早知道我才不要做老二,做最小的那個才好!」

轉眼,就到了月底。這半個多月來,蘇蘇對雷玄的熱情不減,贏修繼續妒忌,贏楚看熱鬧似的看著自己的蠢弟弟上躥下跳。

「蘇蘇,你不是一直想要大姐姐嗎?」這天晚上辛容給蘇蘇吹頭髮,見她手裡不停玩著個木頭小鳥,笑了,「這是雷玄給你做的?」

「可愛吧!」蘇蘇得意的舉了舉,「玄哥哥可厲害呢。」

辛容戳了戳他的腦袋:「不是嫌人家是男孩嗎?」

「玄哥哥跟其他男孩不一樣!」蘇蘇歪了歪腦袋,「他會賠我玩娃娃,二哥就不會。他還會做小鳥,二哥只會打樹上的小鳥。」

辛容提醒她:「你這麼說就不怕你二哥傷心啊!」

「那媽媽不要告訴他!」蘇蘇眨了眨眼,「其實二哥也很好啦,不過我覺得玄哥哥只有一個人,我要是不陪他玩,他太可憐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的雷玄眼神恍惚了一下,然後悄悄的轉身離開,在樓梯口遇到了贏望。

「三天後送你走。」贏望丟出一句話。

雷玄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謝謝」

「不要讓蘇蘇知道。」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