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現代篇——蘇蘇(三)

現代篇——蘇蘇(三)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2-11 05:04  字數:3789

章節內容,

「蘇蘇,你怎麼老去洗手間?」贏修好奇的問,「還有,不要拿著食物去,在裡面吃完了嗎?」

自家妹妹平時很講究的,今天是怎麼了

「你是不是肚子疼?」贏楚伸手摸了摸蘇蘇的肚子。

蘇蘇推開他:「沒有啊!我剛剛水喝多了嘛。」

說完她站起來:「我吃飽了。」

「站住。」贏楚把她攔住,「又去?」

「蘇蘇!告訴二哥,是不是肚肚疼?」

蘇蘇眼珠子轉了轉:「是!我要去大號。」然後刺溜一下跑了。

「哥,你看見沒?」贏修瞪著眼睛,「她把一個蘋果帶進去了。」

贏楚皺了皺眉:「難道裡面藏了什麼小動物?」

「我去看看!」

「別去。」贏楚把背包背好,「如果真是小動物,她一定會想辦法帶上車,到時候自然就知道了。」

他們家妹妹打小性子就倔,認準的事八匹馬都拉不回來。

「小動物」正啃著蘋果,看著坐在馬桶上晃小胖腿的丫頭,「謝謝,你該走了。」

蘇蘇眨眨眼,長長的睫毛好像兩隻蝴蝶翅膀。

「大姐姐!你是不是沒有地方去?」

「不是,我只是」

「騙人!」蘇蘇撇嘴,「你還穿著上次在機場的衣服,都已經破了。」

「大姐姐」抽了抽嘴角,「我只是暫時不能回家。」

蘇蘇刷一下蹦到地上:「那你去我家吧!」

下午的遊覽,蘇蘇顯得很心不在焉,贏楚兄弟倆認定她是想帶小動物回去,也就不再擔心,只是盯著她,以防跑丟了。

「二哥,你陪我回校車。」過了企鵝館,蘇蘇突然跑過來說,「我的褲子濕了,我要換褲子。」

贏楚皺了皺眉,低頭看到她的褲腳的確濕了一點。

「好!走。」贏修毫不懷疑,畢竟自家妹妹平日就是這麼龜毛。

跟帶隊老師打了個招呼,兩個人回到門口的校車旁邊。

「二哥,你在下面等我!」蘇蘇推開要上去的贏修,「女孩子換褲子你不能看。」

贏修摸摸她的頭:「好好好,你上去吧!」

因為這次出來都是低年級的孩子,所以生活老師給每個人都帶了替換的衣服,萬一弄髒了什麼的好有個換的。

蘇蘇先裝模作樣的換上自己的褲子,又跑到最後一排翻出個包包從裡面拿出一套裙子塞進自己的企鵝背包,這才哼哧哼哧的跑下車。

「好了?」贏修看了看她。

蘇蘇一邊點頭一邊說:「嗯嗯,快點進去吧!」

下午四點,參觀結束了,同學們要排隊去洗手間,然後上車回學校。贏修看到妹妹蹦蹦跳跳的上了車,身上並沒有帶什麼可疑的東西

「蘇蘇。」贏楚看著她走到最後一排,「坐前面來。」

蘇蘇打了個哈欠:「不要,我困了,後面沒人我可以躺著!」

贏修都坐下了,趕緊站起來:「我陪她坐後面。」

「那二哥你坐我前面。」蘇蘇噘嘴,「不然我就不能躺了。」

其他同學都坐好了,贏修也不好意思讓人家再起來,只好坐在她前一排,贏楚坐下的時候又瞟了蘇蘇一眼,見她一副很困的模樣。

「她沒帶小動物啊!」贏修小聲說,「難道我們猜錯了?」

贏楚瞟了他一眼:「她帶了。」

「哥你又去聽蘇蘇心裡的話了!」贏修不滿的道,「讓她知道又要告狀的。」

「我只聽了一半,她藏了什麼在車上。」贏楚不會隨便聽別人心裡想什麼,一是不禮貌,而是他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聽到,必須要集中精神,很費心神的。

贏修卻瞪圓了眼睛:「藏了什麼?」

「我怎麼知道。」贏楚靠在椅背上,「總歸不是什麼有害的東西,蘇蘇沒那麼傻。」

然而,當他們晚上在蘇蘇的房間發現一個大活人時,都嚇了一跳。

「蘇蘇,你有什麼話要說嗎?」贏望看著坐在飄窗上吃飯的,穿著不合身校服的「女孩子」。

辛容則看向兄弟倆。

「媽媽你別看我,我我不知道妹妹帶了個人回來啊!」贏修馬上說,「我們覺得她不對勁,還以為她偷偷帶了什麼小動物回來。」

哪想到會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呢!

「蘇蘇。」辛容一眼就看出那是個男孩子。

「麻麻!你不要讓大姐姐走,她沒有地方住。」蘇蘇撲過來抱住她,「麻麻你不是說我們要幫助有困難的人嗎?大姐姐現在就有困難。」

那不是大姐姐喲我得寶貝女兒

辛容抽了抽嘴角,卻見那孩子站起來:「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我馬上就走。」

「不不用這麼急。」辛容反而不好意思了。

這孩子看上去也就十二三歲,還沒有變聲,又長的比女孩子還精緻,怪不得蘇蘇把人家當大姐姐。

「你跟我來。」一直沒說話的贏望陰森森的丟下一句,就轉身出去了。

蘇蘇急了,辛容摸摸她的腦袋:「蘇蘇乖,爸爸並不是要趕大姐姐走,而是問他一些事情。」

「我帶你去書房。」贏楚走到那孩子身邊點點頭。

蘇蘇把兩人送到門口,還不忘記拉著人家的手說:「大姐姐你放心,要是我爸爸敢把你趕走,我就跟你一起走!」

「我沒事,你不要擔心。」對方猶豫了一下,摸摸她的頭,跟著贏楚下樓了。

贏修一臉妒忌的說:「喂喂,你對我都沒這麼關心!」

「你又不是女孩子。」蘇蘇噘著嘴,「大姐姐一個人多可憐啊,沒有飯吃也沒有床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