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三十六章 要僕人不要道侶的狸貓

第三十六章 要僕人不要道侶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2-05 07:24  字數:3629

章節內容,

「這是什麼?」慈念蕭也愣了。

空蕩蕩的大殿里什麼都沒有,只有滿滿的黑色死水。

狸貓有些心虛,晃了晃尾巴:「不……不知道呀!」

「你不是說有寶物嗎?」慈念蕭覺得自己是不是傻了才會聽一隻靈寵的話。

白天心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肯定要護著狸貓的,於是往大殿里走了一步:「難道在水底?」

「別動!」梁水突然把她拽回去,「這好像是弱水。」

慈念蕭臉一變:「弱水?」

「弱水是什麼水?」狸貓咬著毛爪子問。

白天心後怕的說:「傳說任何東西都無法浮在水面上,弱水可以吞噬一切。」

慈念蕭丟了一根自己的頭髮下去,輕飄飄的髮絲慢慢落在黑色的水面上,然後……轉眼沉沒不見。

「吱嘎!」狸貓瞪大了眼睛,也從自己爪子上薅了跟毛丟下去,同樣沉入了水底。

她往白天心懷裡鑽了鑽:「可……可怕呀!」

明明剛剛進來的時候是火,而且都被火靈吃掉了。怎麼現在變成這麼恐怖的東西,而且贏擎蒼也不見了。

「弱水下面怎麼可能有寶物。」慈念蕭冷冷瞟了狸貓一眼,「就算有,我們也拿不到。」

狸貓特別同意的點著小腦袋:「是……是呀!我們快離開這裡吧。」

慈念蕭不想再搭理那隻狸貓了,出了紅色大殿往旁邊的一處黑色大殿走去,突然一個人影憑空出現,伸手向他這邊而來。

「哪位道友竟然偷襲?」慈念蕭說著,打出道法訣,卻見那人揮了揮衣袖便輕鬆化解了。而對方的手也不是伸向他,而是白天心懷裡的狸貓。

贏擎蒼抱著狸貓落在幾步之外,狸貓一臉茫然的發現換了人。

「吱嘎!放開老祖!」

梁水趕緊喊道:「贏長老,這是飄渺閣小丫頭的靈寵!」

白天心也回過了神,使勁點了點頭:「這位……道友,你為何捉走我的靈寵?」

「你的?」贏擎蒼緊緊抱住狸貓,皺著眉看過去。

梁水拉著梁皮跑到他跟前:「長老要是喜歡,我們跟她換?」

一邊使勁沖贏擎蒼擠眼睛……

「可以……」贏擎蒼終於點頭了,「我要這隻狸貓,你想要什麼。」

慈念蕭在聽到梁水他們叫贏長老時,心裡便一驚。再看對方的模樣連自己都望塵莫及,他從未聽說破元大陸還有如此驚艷絕絕之人。

除非……

「不知這位長老是貴宗什麼輩分,晚輩好行禮!」雖然懷疑,可慈念蕭覺得對方太年輕了些。

梁水終於能得瑟了,扯著嗓子喊:「當然是百年前的贏擎蒼長老!」

「晚輩慈念蕭見過贏長老!」慈念蕭行了了個大禮,壓下心頭的震驚。

贏擎蒼沒理他:「狸貓我帶走,你也來。」

「是前輩!」白天心恭恭敬敬的跟上去。

慈念蕭又行了個大禮:「那晚輩就不打攪前輩了,日後一定和家父上須彌宗拜訪!」

「謝謝少宗主一路照拂。」白天心忍著笑,「如果你看到我們閣主,煩請告訴她我沒事。」

慈念蕭自然應下,站在原地看著幾人走遠,這才快速往相反的地方飛奔而去。

「他倒是挺聰明!」梁水譏笑道,「知道跟著上來肯定一件寶物都得不到。」

白天心笑了笑:「他更著急去通知其他人,相信不久之後他們就會結盟。」

半路遇到了從壺裡出來的二師兄和大鬍子。

「我在裡面看到的是日月星辰和滄海桑田,感悟甚多!」二師兄感概道,「相信不久就可以突破了。」

梁天聽說後也要進去看看,大鬍子告訴他贏擎蒼要去的地方是給白天心準備的,這下樑皮也不用去了,便和老頭一起進了那個大壺。

「你們進去吧,我們在這等你們。」二師兄笑呵呵的道,攔住想一起去看白天心怎麼收服那朵花的大鬍子。

大鬍子眼睜睜的看著贏擎蒼帶著白天心進去了,瞪向二師兄:「我進去開開眼啊!」

「你剛剛不是說小晴兒跟小師弟吵架了嗎,還跟過去幹什麼,不怕小師弟把你踢出來。」

「啊!」大鬍子撓了撓頭,「也對哈。」

重新回到那座大殿里,一直抱著尾巴不吭氣的狸貓看到自從自己進來後,滿殿的冰刃就慢慢消失了。

她摸了摸額頭,心裡說了聲謝謝。

「你去試試。」贏擎蒼抬了抬下巴,白天心看了看盡頭處的那朵花,點點頭跑過去。

贏擎蒼和狸貓站在門口角落裡。

「小晴兒,剛剛是我失態,給我個機會解釋好不好?」

狸貓冷哼了一聲不理她,還故意把耳朵扒拉下來不聽。

「你在夢裡見過那張臉是不是!」贏擎蒼自顧看著她道,「夢裡我們是一對夫妻,也就是道侶。」

贏擎蒼慢慢的把他和辛晴的故事講給狸貓聽,但是故意忽略了討債的兒女們……

「你……你是說,那個世界是你真正生活過的?」狸貓眨眨眼,毛茸茸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那……那是踏碎虛空了呀!」

贏擎蒼笑了笑:「不知道,也許吧!可我死後又回來了。我就想既然我能回來,那阿晴是不是也在這裡呢?」

「找……找她呀!」狸貓心裡覺得酸酸的,可是又不知道為什麼有些難過。

贏擎蒼摸摸她的毛腦袋:「我找到了呀!」

男人專註的眼神看著她,一雙眸子里只有毛茸茸一團狸貓的倒影,越來越清晰,彷彿整個世界只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