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十九章 害怕書咬她的狸貓

第二十九章 害怕書咬她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26 22:13  字數:3715

章節內容,

「贏長老不去嗎?」慈航宗這次來的不是宗主,是一位分神期長老,還有慈念蕭兄妹和另外幾個出竅期的修士。

他們也是實力最強的一夥。

黃真聽到他提贏擎蒼的名字臉色有一瞬間不自然,讓正好過來打招呼的慈念秋髮現了。

「真姐姐?你怎麼了?」

「是念秋妹妹啊!」黃真已經恢復了自然,笑著和她打招呼,「你也來了!」

慈念秋看著那張美麗的臉,要說不妒忌是假的,可她知道自己從樣貌到修為都不過人家,日子久了也就麻木了。

「我昨晚去找你,她們說你閉關不方便見我,真姐姐可真勤奮!」

黃真掩住眼底的神色拍了拍她的手:「你呀,還跟以前一樣那麼貪玩。」

「念秋。」慈念蕭看向這邊。

和黃真對視時,他微微低頭。

黃真也頷首微笑:「行了,快過去吧!一會去了裡面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可別亂跑。」

另一邊杜若正笑呵呵的道:「我師弟一向不喜歡人多,你們是知道的,而且他有些私事,這次就不來了。」

「贏長老不去?」在場的人神態各異。

大秘境對所有人都是個機會,除了天靈地寶,還有大機緣,對修為很有幫助。今天在場的人大多想在裡面突破的,可贏擎蒼竟然不去……

「難道他沒有受傷,修為並沒有落?」白玉鷗悄悄傳音給慈念蕭。

慈念蕭:「說不好,或者是傷太重,連進入秘境的機會都只能放棄……」

他們當然希望是後者。

「大家要是沒問題了,我們就進去?」杜若這話問的是白玉鷗,誰讓地圖在人家手裡呢!

而此時鬼谷林深處。

贏擎蒼抱著三歲的女娃娃哄她喝玉露。

「愚蠢的人類!」女娃娃的台詞很是熟悉,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老祖……老祖不想喝了。」

這正是今天清晨化形的狸貓。

「多喝才能長大。」贏擎蒼又掏出一顆靈果,「那吃這個?」

狸貓接過來:「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不化形!」

破繭而出的狸貓變成了個三歲的小豆丁,比贏擎蒼第一次見她時的人形還小,而且丹田是空的,連妖丹都沒了。

「多補充靈氣,才能早日結丹。」贏擎蒼心疼他家狸貓。

現在跟普通的小孩沒什麼差別,一切都要從頭來。這也意味著,恢復記憶什麼的遙遙無期啊……

「這樣很可愛!」蹲在一旁的梁皮紅著臉說。

變成娃娃的狸貓胖乎乎白嫩嫩,一雙大眼睛總是眨呀眨的看著人,小嘴巴粉嘟嘟的噘著,特別可愛!

「我也覺得可愛!」白天心往狸貓頭上別了朵小花,「你看,連花朵都喜歡你呢。」

狸貓小心的摸了摸腦袋上的花朵,自打白天心告訴她這些都是有生命的,她就很不想弄傷這些花朵兒了。

「老……老祖果然沒有毛也很可愛啊!」她嘎嘎了兩聲,窩在贏擎蒼懷裡踢著小腿問,「我們先進去嗎?」

贏擎蒼在天極樓就用玉簡複製了地圖,他們早早進了鬼谷林,連杜若都不知道。

「你抱著。」贏擎蒼把狸貓交給白天心,「你們後退。」

梁水最積極,馬上拉著兩人退到幾十米外。

「等會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動。」贏擎蒼抬手掃過來,一個透明的罩子將四人罩在裡面。

見狸貓盯著他,贏擎蒼笑了笑:「馬上就好!」

他走到地圖顯示的地方,按照上面的提示在幾塊怪石上點了幾下,怪石抖了抖,轟鳴著沉入地下。

中間的空地上,緩緩升起一個石台,上面蹲著一個透明的怪獸。

「天!那是食靈獸。」梁水叫了一聲。

罩子內的其他三人都看向他。

「食靈獸是什麼?」狸貓問,「能吃嗎?」

「啊呦我的小祖宗……」梁水哭喪著臉,「那玩意哪能吃啊,它吃咱們還差不多。」

白天心也好奇的問:「到底是什麼?」

「食靈獸顧名思義就是吃靈氣的獸啊!」梁水解釋道,「我在一本書上看過,以前破元大陸上有很多這種玩意,它們一出生就不能動,只能呆在一個地方。」

因為這種特點,一些修士便用這食靈獸來鎮守洞府或者福地。闖入者要想進去,便要用靈氣餵飽食靈獸。

「可厲害的是,這食靈獸一旦跟人契約,便可以將自身靈氣轉化給主人。主人需要的越多,它就吸食的越多。」

白天心突然臉色一變:「如果……那個食靈獸是跟大秘境連著,會……會不會永遠吃不飽?」

「吱嘎!那僕人就是被吸幹了也打不開呀!」狸貓急了,「老祖要出去。」

「等一下,你們看!」一直盯著那邊的梁皮興奮的說,「食靈獸……食靈獸被拿下來了。」

傳說中一旦落地便生根不動的食靈獸,就那麼輕鬆的被贏擎蒼拿了下來,然後地面還是晃動,地下傳來轟隆隆的聲音,一個石門升至半空。

「好了,過來。」贏擎蒼一揮手,四人頭上的玻璃罩消失了。

還沒到跟前,狸貓便伸出小胖手,贏擎蒼笑著把她抱過去:「要用小晴兒一滴血了!」

「大……大膽!」狸貓捂著小胖手,「不……不給!」

「滴血後,它就是小晴兒的了。」贏擎蒼抬起手,掌心坐著食靈獸。

其他人都沒見過,圍上來。

「這傢伙是不是活的啊?」梁水戳了戳,硬邦邦的跟石頭一樣。

白天心也戳了戳:「軟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