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十六章 瘦了一圈的狸貓

第二十六章 瘦了一圈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25 04:05  字數:3640

章節內容,

老遠就有仙鶴來迎接他們,圍在木船兩邊飛。

「吱吱!」狸貓高興的伸爪去摸。

仙鶴門竟然爭先恐後的往她這邊湊,有幾隻邊飛邊跳舞,企圖吸引狸貓的注意。

「你們要好好吃飼料長的再肥一點呀!」狸貓摸摸一隻仙鶴的腿,覺得不夠胖。

仙鶴們頓時四處逃竄,一眨眼就飛的一隻不剩了……

「吱吱!」狸貓叫起來,「大……大膽!快……快點回來。」

她還想騎一騎來著。

「噗!」白天心忍不住笑出聲,見狸貓瞪她,趕緊說,「你想吃也不要說出來呀,都要被吃了它們肯定要跑的。」

狸貓轉了轉小豆眼:「不……不說出來?」

「對……」白天心正想說下去,察覺有道不滿的目光投向自己,趕緊改了口,「我的意思是,不要當著它們的面說,告訴我們還是可以的。」

贏擎蒼一定是嫌自己教壞狸貓,口不對心的哪有現在這樣可愛呢……

「吱嘎!」狸貓不知道從哪學的新詞,說完以後自己還反應了半天。

贏擎蒼彎了彎嘴角,想必是夢聽見過。

木船直接飛到落霞峰,然後就看見老遠的主峰上騰起幾道光芒,朝著這邊急速而來。

「師弟!」人未到,聲音已經划過雲霄。

贏擎蒼收起木船,轉身看著正好落地的幾位師兄師姐。

「哎呀,回來啦!」杜若打量著他還有懷裡……又胖了一圈的狸貓,正想問後面三個人是什麼玩意,就被一臉鬍子的師弟打斷了。

「小師弟,聽說天極樓的新娘子跑了?哈哈哈,婚沒迎成?哈哈哈,跑的好啊!那小娘子要是在我跟前,我一定表揚她!」

贏擎蒼淡淡的道:「她就在你跟前,你可以表揚了。」

眾師兄:Σ`д′ノノ

「晚輩白天心,見過各位前輩!」白天心上前一步,行了個大禮。

嚇得幾個人蹭蹭後退。

「你……你說你叫啥?」杜掌門覺得心口好疼。

「我是天極樓的白天心,就是……就是你們剛剛說的逃婚……逃婚的那個。」白天心小聲說完,然後乖乖站著不敢動了。

杜若好想暈過去,可惜修為太高了沒有這個技能。

「媽呀!」大鬍子後知後覺的喊一聲,「你不是醜八怪啊?」

然後被落雨狠狠瞪了一眼:「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不是我說的啊,外面都這麼說……」

桃染嫌棄的看了眼還一臉世界末日模樣的掌門師兄,上前拉住白天心的手:「別理他們,他們沒見過世面,不就是逃婚嗎!肯定是慈航宗那傢伙是個人渣。」

「那個人可壞可壞!」覺得自己被忽略的狸貓不滿的看著他們,「你們竟然不跟老祖打招呼?」

杜若一臉要死的模樣看著她:「狸貓啊!是不是你要把人帶回來的?」

就小師弟那個尿性,人家死在他跟前他都能從屍體上邁過去,怎麼可能主動救人。

「是啊!她是我的四號僕人!」狸貓得意的指著後面的梁水梁皮,「這是二號三號。」

杜若就見那個老頭朝他露出猥瑣的笑容,至於那個小男孩……竟然得意的挺了挺胸脯?

給一隻狸貓當僕人有什麼可自豪的??杜若默默的翻了個白眼,又看向被桃染摸小手摸小臉的白天心。

「……」心好累,為什麼我是掌門,為什麼我猜拳要出剪刀/tot/~~

其他幾人早就偷偷跑了,他們著急過來是想聽聽大秘境的事,現在多了個逃婚事件,還是先躲躲回頭再問掌門吧!

「老頭你哭了呀!」狸貓咬著爪子,特別不走心的安慰他,「放心吧!沒有人知道她在鬍子宗。」

杜若一點都不放心,可又能怎麼樣呢?人已經在這了不是……

「小師弟,我們談談正事?」他當看不見贏擎蒼一臉不耐煩,「是你去我那,還是我進去?」

狸貓一副通情達理的模樣拍了拍贏擎蒼:「你去吧,我回屋把東西整理整理。」

她這次下山可買了不少東西呢,要偷偷的放起來!

「太累就等我回來,出門一趟,你都瘦了。」贏擎蒼在掌門師兄一臉震驚的表情下淡定的說,「回頭得好好補補!」

梁皮在旁邊一陣點頭:「就是,比第一次見面時瘦了好多。」

「……」杜若捂著胸口走了,在聽下去怕修為都頂不住。飛到半空又扭頭喊了聲,「趕快去大殿,師兄弟都等著聽你說呢!」

狸貓一蹦一跳的進屋去了,贏擎蒼讓梁水和梁皮住左邊的偏殿,白天心住右邊。離的主殿都有一段距離,這樣他和小晴兒還清凈點。

然後便飛去主峰,大殿里大家都等著,杜若第一句話還是關於白天心。

「你打算把她怎麼辦?一直留在宗里?」杜若剛剛尋思了一下,「也不是不行,聽說外面很少有人見過她的,大不了就說是你桃染師姐新收的弟子。」

贏擎蒼搖頭:「她要去大秘境,自然會碰到天極樓和慈航宗的人。」

「那你還敢把人帶過來?」

「她說不想躲一輩子,早點突破,自然就不會被慈航宗威脅。」贏擎蒼看了他師兄一眼,「她和小晴兒有些淵源,我不能不管。」

杜若皺眉思索了半響,有些瞭然的問:「那個老頭,和半妖也和你家狸貓有淵源?」

贏擎蒼頷首:「我帶回來的人,自然我只負責,不會給宗門添麻煩。」

「你這是什麼話?」一旁的桃染不幹了,「咱們可不是怕麻煩,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