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二十二章 得到藏寶圖的狸貓

第二十二章 得到藏寶圖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22 20:35  字數:3556

章節內容,

梁水一聽眼睛瞪的更大了。

「所有你就把師傅賣了?」

梁皮抬了抬眼皮:「你本來就是人家的僕人。」

「胡說!」梁水不小心提高了聲音。

狸貓丟過來一句:「大膽!你敢不承認?」

「不不不,小的不是不承認哈哈哈,怎麼會呢哈哈哈!」梁皮發現自己被一股氣勢鎖定了,毫無疑問是贏擎蒼。

自己要敢惹這隻狸貓生氣,恐怕下場會很慘

「那個身為您的僕人,我們該做什麼呢?」梁水心裡苦逼的想,難道要去伺候這隻狸貓嗎。

顯然他想多了,贏擎蒼怎麼會讓別人靠近狸貓。

「聽話!」狸貓得意的仰著毛腦袋,「要做聽話的僕人,老祖讓你們幹什麼就幹什麼。老祖沒想到讓你們幹什麼的時候,你們也要主動幹什麼!」

梁皮在死和僕人之間選擇,最後大義凜然的

「好!小的以後都聽老祖您的差遣,老祖您真是一隻頂好頂好的狸貓!」

這等無恥的馬屁讓贏擎蒼都忍不住動了動嘴角,只有梁水早就習慣了,特別淡定的把老頭推開。

「我們去天極樓還有一個目的。」他不顧梁水拚命擠眼睛,全都交代清楚了。

原來,梁水不知道從哪得到一塊藏寶圖,這些年他一直在研究,終於確定這就是世人都在尋找的那個大秘境。

聽說這次天極樓的婚宴後,個大宗門世家要討論秘境的事,所以他才巴巴趕去。

「他說謊。」贏擎蒼一點都不高興,自家狸貓整晚的注意力都在一個老頭和小孩身上,他不客氣的說,「地圖在天極樓和慈航宗手裡。」

狸貓的尾巴在他手心撲棱撲棱:「你怎麼知道?」

「大家都知道。」贏擎蒼抓住她的尾巴輕輕捏了捏,「那地圖指的地方,正是我後山的鬼谷嶺。」

狸貓突然抽回尾巴使勁抽打了他幾下:「大膽,你早就知道,竟然不告訴老祖?是不是那個鬍子老頭告訴你的?」

「咱們出來時,掌門師兄說的。」贏擎蒼忙用手接住她的尾巴,生怕敲打在別的地方磕疼了,「沒和你說是因為不是什麼大事,等這些人商量出個辦法再告訴你也不遲。」

見狸貓還瞪著眼睛,贏擎蒼又補了句:「小晴兒怎麼能為這種小事分神,都交給我就好。」

「」梁皮覺得自己的馬屁拍的太不到位了,和這位比算個屁啊

梁水則眼睛亮亮的,感覺自己發現了和狸貓大人相處的新世界大門!

「給給你摸呀!」狸貓滿意的把尾巴放回贏擎蒼手裡,覺得僕人這麼盡心為自己考慮,是要給摸尾巴獎勵一下的。

然後想起什麼伸出爪子做了個撓的動作:「涼水,你騙老祖?」

「不不不!我怎麼敢呢!」梁水馬上說,「我說的地圖,那不是秘境的地圖,那是秘境裡面的地圖啊!」

狸貓一臉茫然,到底是啥?

「地圖呢?」贏擎蒼突然問。

梁水眼珠子轉了轉,剛想糊弄,就聽見對面的男人說。

「我可以搜索你的記憶,不過之後你會不會變成傻子就和我沒幹系了。」

「呵呵,我馬上拿給你們看!」梁水擠出個笑容,順便狠狠瞪了梁皮一眼。

小男孩沒理他,特別殷勤的給狸貓拿了個軟墊子:「坐這上面吧!軟乎。」

「我抱著她。」贏擎蒼冷冷瞟了他一眼。

果然兒子什麼都是討厭鬼

小男孩神色暗了暗,見狸貓拍了拍墊子說:「吱吱,你這個墊子太薄了,回頭老祖給你個更好的!」

「真的!」梁皮眼睛亮的都能放出光來,特別激動的看著狸貓。

狸貓馬上在項圈上摸了摸,一個方形的藍色小枕頭掉出來。

「老祖從不騙人,給!」梁皮趕緊把抱枕拿過去,因為他看到贏擎蒼已經準備搶了。

枕頭果然可軟乎,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特別舒服。

「要好好珍惜呀!」狸貓拍了拍他的腦袋。

梁皮一臉嚴肅的點頭:「嗯,每天都枕著睡!」

贏擎蒼收回目光,心想著怎麼才能把這個小子丟掉,他太吸引狸貓的注意了。不過他又一想,也許這樣可以幫助小晴兒想起前世的事?

可為什麼不是他而是贏望那個臭小子?難道在辛晴心中他沒有兒子重要嗎?贏擎蒼陷入了糾結中

「那個」梁水覺得自己被無視了。

一個枕頭有什麼好稀罕的?看那小子抱著一臉陶醉的模樣。

「拿來。」贏擎蒼心情不好,自然語氣也差。

嚇得梁水一個哆嗦,差點把地圖丟出去。

狸貓探了探腦袋,那是一塊不知道什麼動物皮做的紙,上面有樓台亭閣,還有山水瀑布,甚至有一望無際的田野和沙漠。

「會會動?」狸貓揉了揉眼睛,小爪子碰了碰地圖。

地圖上的水會流動,瀑布還有水花。樹上的葉子也在擺動,地上的還有花瓣飄來飄去。就連沙漠里,都能看到風吹過砂礫滑動的軌跡。

贏擎蒼的目光從地圖上掃過:「這上面用了特殊的陣法,所以讓地圖變成了活的。」

「那這些什麼?」狸貓指著一片綠色的草原,那上面時不時閃過一個個黑色或者紅色的光點。

梁水搓了搓手主動說:「我覺得是妖獸。」

「那有好多呀!」地圖上面的各個角落,不停的有光點閃現,不止黑色和紅色,還有金,藍,綠和白。」

狸貓頭一次見這等寶物,目不轉睛的盯著,還用爪子去抓河裡的水,可惜卻從空中穿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