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十九章 和人搶寶貝的狸貓

第十九章 和人搶寶貝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22 20:35  字數:3568

這次的拍賣會幾乎都是些中品丹藥和材料,偶爾有一兩個中品武器什麼,也很快被人搶了去。而慈念秋的目的則是馬上要出場的那件寶貝。

「下面我們要拍的是抹香鹿的香袋!」台上漂亮的女拍賣師請侍者放下托盤,上面是個拳頭大小的白色袋子,不像是布的,更像是某種器官。

狸貓一臉嫌棄的扭頭問:「那是什麼?」

「是抹香鹿死去留下的。」贏擎蒼解釋給她聽,「抹香鹿喜食花蜜,所以常年撒發香氣,可是死後能留下香袋的少之又少。」

狸貓聽到少之又少這四個字眼神就不對了:「意思是很稀有?很寶貝?」

「嗯,回顏丹的重要材料。」

所謂回顏丹,就是可以服用後讓人返老還童的丹藥,因為材料稀少且很難煉製,所以一直是修士們嚮往的寶貝。

畢竟,誰不想變年輕呢

「不過,香袋還有一個作用。」贏擎蒼覺得自家狸貓應該喜歡這個,「通過簡單的處理,便可以掛在身上當香囊,味道永遠不會褪。」

果然狸貓的眼睛亮了:「這這香噴噴的最適合老祖了呀!」

「那就拍下來。」

慈念秋就是為了這抹香鹿的香袋來的,她不需要什麼回顏丹,她只要做個香囊讓自己有獨一無二的香味便好。

「小姐放心,應該不會有人拍的。」

回顏丹不是誰都能煉製,今天來的人也不會花上品晶石買個香囊回去,所以他們想著可以速戰速決,剛剛少主已經發來傳音催他們趕快到天極閣去了。

「起拍價是十塊上品靈石!

「十五塊!」穿紅色長衫的是雙胞胎弟弟,他直接加了五塊,好告訴別人這香袋他勢在必得。

拍賣師也知道對方的意思,一下加這麼多,想必不會有人再加了,正要開始喊,就聽到一個稚氣的聲音。

「二十塊!」

正得意的慈念秋臉變了:「誰喊的?」

「不清楚,好像是對面的包廂。」雙胞胎也沒想到真有人拍,這下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接著喊啊!」慈念秋一拍桌子,「下面的人都知道咱們在這,要是人搶走了,面子往哪擱?」

雙胞胎只好接著出價。

「三十塊上品靈石!」他們加的更多,希望能把對方嚇住。

誰知道稚嫩的聲音毫不猶豫的跟上來:「四十塊!」

「到底是什麼人?」慈念秋坐不住了。

「聽聲音像個小孩?」雙胞胎里的老大道,「要不我過去一趟?」

慈念秋把茶杯往桌上一擱:「老二你接著加價,我和你哥過去!」

她到底是哪來的人敢和她搶東西

「他們怎麼不喊了?」狸貓正過癮呢,聽見對面沒動靜了。

拍賣的人已經喊到第二次,這時候對方又加了十塊上品靈石。

「六十」狸貓剛開口,他們包廂的門就被推開了。

贏擎蒼淡淡的瞟了一眼:「洛家的拍賣場越發不堪了,什麼人都亂闖別人的包廂。」

「對對不起啊!他們他們是」侍從結結巴巴的,他不敢得罪慈航宗的人。

雙胞胎老大揮手讓他下去,慈念秋打量著贏擎蒼,有些失望的問:「是你和我搶東西?」

她原來想著能出起這麼多靈石的人,樣貌也必然不差。誰知道長的這麼普通,而且才金丹期。呵呵!一個金丹期的修士竟敢得罪慈航宗。

「明明是老祖,你的耳朵有問題嗎?」稚嫩的聲音傳來,一個毛茸茸糰子跳到桌子上。

慈念秋瞪大了眼睛:「這這是靈寵?」

「愚蠢的人類,我是老祖!」狸貓說完,不忘記扭頭對著外面喊,「六十塊上品靈石!」

慈念秋臉色一變:「你個畜生竟敢啊」她突然被雙胞胎的老大推開,空氣一盪,原本站的地方多了道劍痕。最新

「你敢動手?」慈念秋大怒。

狸貓比她更生氣,炸著毛罵:「你個醜八怪沒有錢還敢來搗亂,你買香袋幹什麼,這麼丑再香也是臭的!」

「放肆!」慈念秋揮動手中的五彩羽毛扇,五道空氣化作利劍射向狸貓。

贏擎蒼眉頭微動,卻是將狸貓抱進懷裡,一動不動。

門外突然有人笑道:「各位,拍賣場不能動武,有什麼恩怨去外面解決可好?」

此人說話間,那五道利劍在空中散開,盪起的氣流吹動所有人的衣袍作響,可見威力之大。

「慈航宗的丫頭,你還要不要繼續拍?」一個金袍老人走進來,先是看了看贏擎蒼,然後才笑著問慈念秋,「不拍的話,就是這位道友的了。」

慈念秋認識這個人,洛家的長老,修為甩自己八條街。面對比自己強的人,誰還能端著架子,她趕忙行了個晚輩之禮。

「趙老,沒想到驚動了您,晚輩一時衝動,請見諒!」

「沒事沒事!我倒是奇怪你怎麼會在這?你哥哥可已經到了天極樓了。」姓趙的老頭摸了摸鬍子,「又是偷跑來的吧,哈哈!趕快去找你哥,別耽誤了接親。」

慈念秋知道今天是拍不下那個香袋了,她身上就80塊靈石,留下來也是丟人。

「是,晚輩這就是動身前往天極樓,給您老添麻煩了!」她又行了個禮,然後冷冷看了狸貓一眼,帶著人出去了。

姓趙的老頭等她走了,在房間布下禁止,這才饒有興趣的盯著贏擎蒼。

「不知是那位故人?」

狸貓已經得了香袋,放心的跳回來打量著老頭。

「你認識的?」她問贏擎蒼。

贏擎蒼搖了搖頭:「不認識,他那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