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九章 貪心想要其他僕人的狸貓

第九章 貪心想要其他僕人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22 20:35  字數:3671

章節內容,

「賊人,將我妹妹放下!」

一聲大喝從空中傳來,被炸飛的花草斷枝紛紛落到地上,一個老頭狼狽的爬起來。

「我說了沒綁你妹妹,有這個時間和我糾纏你妹妹早被人帶走了。」

費止芙從一片綠色的大葉子上跳下來,那葉子變作發簪插進她的髮髻間。她抬手用劍指著那人質問:「我明明看到你從我妹妹房間出來,如今她人不見了,我不找你找誰?」

「我去的時候你妹妹已經不見了啊!」老頭灰頭土臉的一身黑,胳膊好像也受了傷,顯然剛剛的爆炸威力挺大。

費止芙一劍刺過去:「我不信!快點把人交出來。」

老頭狼狽的躲開,翻了個跟頭看到了站在小河邊的贏擎蒼。

「瘋丫頭,我和你說不清!」他一邊喊一邊往贏擎蒼這邊跑。

費止芙早就發現贏擎蒼了,不過她一個元嬰期的修士,自然不會怕金丹期的贏擎蒼。

「這位道友,你來評評理!」老頭已經跑到贏擎蒼跟前,抹了把髒兮兮的臉告狀,「我真的沒見過她妹妹,她啊……」

剩下的話他沒說完,因為一隻毛爪子撓了過來,撓他一臉血。

「啊啊啊!」老頭捂著腮幫子跳起來,「好疼好疼好疼。」

贏擎蒼皺眉看著懷裡的狸貓:「怎麼那麼用力……」

「對呀對呀!」捂了一手血的老頭指著胖狸貓喊,「你的靈寵這麼不聽話,快點……」

「傷到怎麼辦?指甲痛不痛?」贏擎蒼揉著小肉墊,一臉心疼,「下次讓我動手就好。」

頂著一臉血的老頭驚呆了,這……這……是他眼瞎了嗎?

「這位道友,此事與你無關,還請速速離開。」費止芙走過來看了眼對她呲牙的狸貓,還以為小東西是嚇的。

「愚蠢的人類!」胖狸貓揮著小爪子,「兇手,你這個兇手!」

費止芙皺了皺眉:「它怎麼了?」

「你毀壞了花草。」贏擎蒼淡淡的說。

「還有喜歡老祖的螢火蟲!」胖狸貓一臉心疼,明明……明明剛剛她還是會發光的狸貓來的。

頂著一臉血的老頭眼中划過道精光,馬上指著費止芙:「是她乾的!不止花花草草螢火蟲,她連我都差點毀了。」

「這位道友,我妹妹現在下落不明,我沒有時間和你胡扯,這個人我帶走了。」費止芙不耐煩的說完,就要去抓想跑的老頭。

半空卻突然多出來一隻手,很漂亮的手。

手指修長,每一處關節都完美的如同上好白玉打磨而成,就這麼輕輕的夾住了她的劍刃。

「換個地方。」贏擎蒼食指輕彈,費止芙卻踉蹌後退了兩步。

她神色大驚,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贏擎蒼。

「賠錢!賠錢!」狸貓跳到贏擎蒼肩膀上喊,「你們倆都賠!」

「狸貓大人說的是,我梁水非常同意!」頂著一臉血的男人殷勤的往這邊靠了靠,「等這個女人走了,我就把儲物袋上供給狸貓大人。」

贏擎蒼冷冷掃了他一眼,後者當沒看見,眼睛都在他家狸貓身上。

顯然……這個叫梁水的老頭是個非常厲害的老頭!

不然怎麼知道這裡誰才是說了算,是真正做主的那一個呢……

「愚蠢的人類很聰明。」狸貓用特別挑剔的眼神看著他,「不過想要當老祖的僕人還差一點。」

「那是那是!我會繼續努力的。」梁水在贏擎蒼你要不要臉的眼神里,不要臉的站在了狸貓身邊,還伸出手擺出一副萬一狸貓大人掉下來我好馬上接住的姿態。

費止芙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回過神來,這個男人不過是金丹期,竟然不費吹灰之力能夾住自己的劍……

「你到底是誰?」費止芙警惕的看著贏擎蒼,偷偷拿出玉簡記錄。

她自己清楚剛剛是用了力的,更別說自己那把劍可是中品靈劍,竟然被那麼輕鬆就逼退,如果不是她反應快,就不止是退後幾步這麼簡單了。

「路過的修士。」贏擎蒼往前走了幾步,好離那個不要臉的梁水遠一點。

費止芙要是相信他這麼多年就白活了。

「你想怎麼樣。」

「我說了,換個地方。」贏擎蒼說完見自家狸貓已經伸爪去拿梁水的儲物袋了,臉色更冷了些,「往南三十里,如果你快點,還追的上。」

費止芙一驚,懷疑的問:「你……你是說我妹妹?你怎麼知道?」

「四十里。」贏擎蒼轉身往木船走去。

費止芙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往南邊追去。

「你為什麼不叫熱水?」狸貓顯然很滿意儲物袋裡的東西,已經開始和不要臉的梁水話家長了。

「……我姓梁,不是涼……」

「哦!那為什麼不叫熱水?」

「……」

贏擎蒼上了小船,轉身看著梁水:「你不走?」

「我……我能走?」梁水掩住高興的神色馬上點頭,「這就走,這就走!」

說完把腿就跑進夜色了,幾下就不見了。

「大膽!」胖狸貓沒想到新收的僕人這麼快就叛變了,氣的跳腳,「老祖不會放過你的,老祖要報復你。」

贏擎蒼把她放到床邊上擦爪子,眼神幽幽的說:「他那麼狡猾,哪裡有我好呢!你有我就行了。」

「誰會嫌僕人多呢!」狸貓卻甩了甩尾巴,「不過你放心,她拍了拍贏擎蒼的肩膀,「你一號僕人的位置不會動搖的。」

贏擎蒼掩住神色,抱起她放到床上:「不會有其他人了。」

誰敢窺視他的狸貓,一律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