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七夜寵妻 >第八章 比賽抓魚贏了的狸貓

第八章 比賽抓魚贏了的狸貓 (1/2)

小說名稱《七夜寵妻》 作者:妖妖之心  更新時間:2016-11-22 20:35  字數:3732

費止芙沒來得及阻止,只能看著她走到贏擎蒼跟前。/

「不過租金你也要付一半!」費止盈甩了甩裙角的彩帶,「我們付了兩塊下品靈石,你是給銀子還是靈石?」/

普通老百姓也願意要靈石的,可以去一些店裡換靈藥和符咒。/

「止盈!」費止芙瞪了她一眼,「你怎麼這麼唐突,人家也許有事不方便呢!」/

她看著贏擎蒼:「這位道友,你願意於我們同住嗎?」/

淡淡的笑意卻帶著疏離,連狸貓都看出來她不想讓贏擎蒼答應。/

「哼!」胖狸貓把臉埋進尾巴里,不去看那兩個醜八怪。/

贏擎蒼一個兩世都有潔癖的人,當然不會和別人住一個院子,他微微退後了兩步:「不打攪二位,我另找地方住。」/

說完就抱著狸貓離開了。/

「咦……什麼態度啊他?」/

費止芙拉著她離開:「還不是你自己送上去的,都和你說不要隨便和人的搭話,你知道他是誰嗎?什麼身份,有沒有危險?」/

「你看他那樣子,頂多是個外門弟子,身上連個像樣的法器都沒有。」費止盈撇撇嘴,「搞不好是個散修。」/

「是什麼都和你沒關係。」費止芙突然腳步一頓,「算了,還是告訴你吧,省得回頭再出事。」/

二人已經進了租來的小院子,費止盈見她神情突然嚴肅起來:「怎麼了姐?」/

「你沒看到剛剛那個人給它的靈寵用的什麼嗎?」/

費止盈搖搖頭:「誰會看那些啊!」/

「是白蠶獸的絲和金桂汁。」費止芙提醒她,「你覺得隨隨便便給靈寵用上品材料的人,會是普通人嗎?」/

「真的?」費止盈驚訝道,「你怎麼知道的?」/

費止芙戳了戳她的腦袋:「你以為我是你啊!只知道玩。總之,你給我離那個人遠點。」/

「哪又怎麼樣,也許是什麼大門大派的唄,他修為還沒姐你高呢!」/

費止芙沒理她,如果不是對方的修為沒她高,她早就拉著這個麻煩的妹妹離開千葉城了……/

「天快黑了。」胖狸貓蹲坐在贏擎蒼肩膀上拍他,「本老祖是不會住小客棧的!」/

贏擎蒼摸摸她的毛腦袋:「我們去城外住。」/

「你要讓我住野地!」狸貓大怒,「你要失去你的主人了,愚蠢的人類!」/

「不會,我捨不得。」贏擎蒼又用妖艷賤貨的眼神看自家狸貓了。/

狸貓馬上捂住臉,用屁股對著他。/

「呵呵……」贏擎蒼很高興,小丫頭知道對著他害羞了。「我身上有件法器,可以當屋子住。」邊說邊趁機捏了捏她毛茸茸的尾巴。/

「你一定會喜歡。」/

出城走了幾里路,贏擎蒼便選好了地方,正好挨著條小河,因為氣溫適宜,草地開滿了野花。胖狸貓一見就跳下去打滾了。/

「吱吱吱!」她開心的叫起來。/

贏擎蒼髮現狸貓每當特別開心或者特別憤怒的時候,就會這麼叫。/

「法器呢?大院子呢!」胖狸貓一路滾到他腳步,仰起毛腦袋問。/

五顏六色的小花粘在她滾圓的身子上,贏擎蒼忍著笑把一朵花帶到她耳朵旁。/

「我是不是特別美麗?」狸貓扭扭身子,在胸口摸了摸掏出把小鏡子照了照。/

一隻圓滾滾的胖狸貓坐在那就是一顆球,球上插一朵小花……實在讓人好笑。/

「很美麗!」偏偏就有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狸貓更得意了,扭著身子往小河邊滾,想去照個全身。/

贏擎蒼拿出一艘木質的小船,巴掌大小的木船做工很精緻,看上去樓台雕閣的挺高級。/

「去。」他把小船拋到半空,打出兩道法訣。/

那小船驟熱變大,最後像一艘正常的小船般轟然落地。上面的儼然是一間小巧的木質閣樓,還有隨風輕擺的薄紗和船頭的紅色燈籠。/

「房子?」狸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滾了回來,伸出爪子戳了戳。/

贏擎蒼抱起她踩著木梯上去:「這是我無意間得到的,不但可以當暫居之所,還可以日行百里。」/

「這麼好的寶貝竟然不獻給主人!」狸貓扭著胖腦袋瞪他。/

「你喜歡就是你的。」贏擎蒼翻手在她頭上點了點,一道白芒閃過,「如何控制小船的方法我已經告訴你了,以後它就是你的。」/

胖狸貓的小豆眼閃過一絲迷茫,等消化了剛剛得到的訊息,立馬鋥亮。/

「你睡這裡可好?」贏擎蒼抱著她上了二樓,臨窗有張軟塌,他揮手鋪上軟軟的褥子把狸貓放到一旁。/

狸貓是很愛乾淨的,沒有洗爪子才不會上床呢!/

贏擎蒼決定之後的路程都住在野外,那對姐妹想必也是去參加婚禮的。此去路上必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修士。/

太影響他和狸貓培養感情了╭╮/

「晚上吃什麼?」太陽剛落山,玩了一身水的狸貓跑過來叫餓。/

一直在旁邊看著她在河裡撲騰,贏擎蒼突然想到什麼說:「要不要吃烤魚!我看到這河裡有不少大魚。」/

「對!」狸貓一揮爪子:「我剛剛也看到了,那你……」/

「你不會抓魚吧?」/

卻聽見男人問。/

胖狸貓愣了:「我……」/

「狸貓不是都會抓魚嗎?」贏擎蒼看了眼那圓鼓鼓的肚子,忍下心來接著道:「我們一起去?」/

眼看著男人往河邊走去,狸貓老祖覺得哪裡不對,可是還是不由自